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之一——野蛮灌食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19日】在四年的迫害中,江××一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洗脑和肉体摧残时使用的酷刑至少在四十种以上,甚至不惜玷污医德来残害法轮功学员,如注射破坏脑神经药物、野蛮灌食等。根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10月22日的报导,已被证实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805名法轮功学员中,有78名法轮功学员在野蛮灌食中丧生。

* 玷污医德的野蛮灌食

灌食本是一种救死扶伤的医疗手段,而今天在中国大陆,在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却完全被玷污了。许多迫害案例显示,中国劳教所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不是出于人道目的,而是明明白白的折磨、酷刑。采取的手段包括:

特意用粗管子、特别是脏管子给法轮功学员灌食,并反覆使用,管子故意不涂润滑油或润滑粉,多次插管,从一个鼻孔插入抽出,又从另一个鼻孔插入,过程中,故意反覆抽拉皮管,导致绝食者巨痛,恶心、呕吐、剧烈咳嗽。

撬嘴直接灌食,强行将学员捆绑起,在试图掰开嘴唇和撬开牙的过程中,受害者的嘴被撕裂、牙被撬掉、喉头严重受伤。这种野蛮灌食方式,很容易将水、食物等强行灌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有的法轮功学员当场被灌死。

灌高浓度盐水、粘稠玉米糊、辣椒水等。有的因胶管插入气管窒息而死。

这里是一个因偷盗被劳教的目击者写下的发生在武汉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一幕,他曾受减刑的诱惑而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灌食:

2002年4月中旬一天的中午,当时轮值的是管教干事高军安。他比电影中审讯江姐的国民党特务还要凶狠得多。他披着制服,嘴里叼着烟,一只脚踏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根小指般粗的竹棍,口里骂个不停:“××党不叫打人,没有不准老子整人。反正整了法轮功不违法。状都告不进,政府规定法轮功的案子不受理。今天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无产阶级专政硬。你们都赤手空拳有什么了不起,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被打垮了。”他要我们将一位50多岁的法轮功的头、膀子、腿分别向五个方向拉着,由他来灌食,他插进去,抽出来,再插再抽,往返无数次,理由是没插好,直到食管上带有血迹他才说插好了。灌了约10cc米饭和水捣成的糊糊,高军安要我们打这位老法轮功,我们五个人没有动。一来这位法轮功学员年纪比较大,二来我们看到他是条硬汉,不管怎么样他的眼睛都不闭一下。所以我们没听高军安的指挥。此时高军安暴跳如雷,挥起手中的竹棍子乱打我们中的二个,可是我们还是不动手。高军安只得亲自动手,他说:“老家伙几天没吃,消化不好就会出危险,搔痒可助消化。”他的双手在老法轮功学员的腰子处猛力向内抠,并拢五指从两边在腰子部位狠命地向里插。这里常叫“下腰子”。他至少折磨了老法轮功学员十五分钟。高军安好象气还没消完,要我们又把老法轮功学员按坐在地上,高军安骑坐在老头的大腿上,并拢五指有节奏的在老法轮功学员的腋下用最大的力一顶一顶的,慢慢的高军安由满头大汗到衣服湿透方才停手。好长时间,老法轮功很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后,高军安洋洋得意地问:“你们看见我打人了吗?”我们哪敢说真话,否则,我们也会遭到一个或几个警察的暴打,所以只能说没有打人。高军安得意地大声说:“对呀,我们××党的警察不打人嘛!”

2002年7月上旬的一天,灌食的轮值干警是李靖。他要求每一个被灌的人一次要将二三个干大蒜头、半根黄瓜、三棵小白菜混合捣成浆,加生水稀释后全部灌进去。我们其中有人说法轮功的人胃里是空的,这样会受不了的,李靖却恶狠狠地吼道“受不了活该,整死他们都没有关系。”我们谁也不敢吱声,李靖暗示一定要按他说的办之后就离开了现场,不与法轮功见面。第一个送进来的是20多岁的小伙子,灌了后不多久,这位小伙子双手捂着胃,站也不行,坐也不行,只见他脸色苍白,头、脸都渗出豆大的汗珠。我看见小伙子非常难受的样子,我的心开始软了,后悔自己上了贼船,不自觉地当了迫害法轮功的凶残的刽子手。我开始冷静,反思,对照当前政府歌颂自己是依法治国,歌颂××党领导的中国是人权状况最佳时期的宣传,真有一种被欺骗后的耻辱感。

月中的一天又是李靖轮值,他要我们除按上次的办法外,还另外要把辣椒粉加在里面。我一听就暗地里骂李靖是狼心狗肺,这一招比上一次的还要狠毒,我再也不忍心看到悲惨的场面,内心里默默地叫着:法轮功你们停止绝食吧。我在李靖不注意时偷偷溜出了民管会。

* 野蛮灌食下的冤魂

由于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同时以层层下压的伎俩,以政治前途、经济利益、株连九族等相胁,确保这一灭绝政策的实施。使得这种灭绝人性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被全国劳教所普遍使用。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的案例:

*孔晓海,男,38岁,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由于不放弃信仰被罚小号,坐不下,站不起来,手被铐吊着,整七天,极其痛苦。从小号出来时,两个脚背上都起了大水泡,不长时间就化脓,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站立、行走都很困难,就这样还被迫长时间劳动。

2001年5月份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要求最基本的人权保障。在大法弟子绝食的第五顿,所长石昌敬亲自助阵,狱医马××故意用力给大法弟子插管,而且是多次插管,从一个鼻孔插入,抽出,又从另一个鼻孔插入,就这样残酷地折磨大法弟子。插管完后,大法弟子们都不同程度地吐血。孔晓海被灌完后大量吐血,捂着肚子蹲着,被人扶回教室后,趴在桌子上极其痛苦。四队队长和管教却置之不理。

孔晓海在痛苦中度过一天半后,队里组织打篮球,他被扶到篮球场,到篮球场就不行了,后送往医院,在途中就去世了。所长史昌敬开会时还说孔晓海死于心猝死。

*刘绪国,男,29岁,山东邹城市化肥厂工程师。2000年2月10日,被济宁市劳教所强行灌食错插入气管造成肺部损伤死亡。

*高献民,男,41,广州暨南大学教师。2000年1月在广州天河区拘留所被警察残暴灌食高浓度盐粒,被害致死。2000年1月18日警察通知高献民家人这一死讯。

*梅玉兰,女,44岁,北京法轮功学员。2000年5月23日,被北京市朝阳看守所粗暴灌食浓盐水和豆奶后死亡。

*赵冬梅,女,28岁,山西省临汾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27日在临汾市看守所被强制灌食,致使食物呛入气管死亡。

*孙桂兰,女,46岁,陕西省宝鸡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0月9日,被宝鸡市60军医院强行灌食,皮管插入气管窒息死亡。

*刘晓玲,女,37岁,黑龙江省肇东市五站镇法轮功学员,于5月13日被肇东市看守所强行灌食致死。

*吴宝旺,男,36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法轮功学员。2002年5月17日左右被双城看守所强迫灌浓盐水后昏迷不醒,于当天去世。

*刘桂英,女,43岁,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10月24日被密山市看守所野蛮灌食致死。

*李慧文,男,32岁,山西省阳泉矿务局医生。2003年2月26日被太原新店劳教所野蛮灌食致死。

*谭成强,男,43岁,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红城村法轮功学员。2003年7月19日,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野蛮灌食,造成肺软水、腐烂不治死亡。

*李玮红,女,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李玮红2000年底被浙江温州警察强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滚,导致她食道、肝、肠胃等器官严重受伤。李玮红后来被非法判刑1年,保外就医,在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住院,医生开刀后发现她肠胃都烂了。2003年4月19日李玮红死亡。

*郭美松,女,38岁,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被非法关押,由于被长期暴虐灌食致使肺部溃烂,于2003年5月8日去世。

* * * * * * *

由以上部份被灌食致死的案例中可见,野蛮灌食作为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在四年迫害中,被全国持续而广泛地使用。从案发时间上看,自2000年2月至2003年5月都有发生;从案发地点上看,遍及全国各劳教系统甚至医院。

法轮功自1992年在中国传出,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短短几年数千万人身心获益。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使数千万修炼者道德回升,对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起到了积极的改善作用,这使江××一伙的“假恶斗”暴露无遗。江××对法轮功的妒嫉与日俱增,并在1999年7月开始了全面镇压,而迫害中采用的一切手段都是为逼迫修炼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让人屈服于江××集团的精神控制。

这场持续了四年的迫害还在继续着,明慧网上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还在不断上升。那决不仅仅是一个个生命被迫从地球上的消失,那是对人类道德的一次次践踏。在对这样一批因信仰“真、善、忍”而走上道德回归之路的中国公民进行的迫害中,虐杀的不仅仅是人们的血肉之身,还有社会稳定、国家昌盛的根本——道德与人心。面对一场对人类道德的全面挑战,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做出自己良知的选择。

(明慧记者黎鸣撰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