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遭非人折磨 妻子被赶出家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2日】卜庆金、付传美夫妇曾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卜庆金全身患心脏病、胃溃疡、关节炎等多种疾病,长年带病坚持工作,每到天冷就直不起腰,双腿沉重如灌了铅。就这样一个病人,下班后还要照顾比自己病得更严重的妻子。付传美因患心脏病、高血压、肾病生活很难自理,每年的医药费是家庭的重要开支,全家欠债。小两口心力交瘁,日子难耐,矛盾日益加深。

正在走投无路之时,一九九五年十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卜庆金、付传美夫妇二人有缘喜得大法。经过修炼,两人不但身体健康,而且精神愉快,工作干劲十足,家庭和睦,小日子过的幸福美满。他们把“真、善、忍”作为生活中的最高道德标准,处处为别人着想,严格要求自己按法轮大法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几年来他们省吃俭用,把全部欠债还完,98年长江发大水,他们把几年来积蓄下来准备给孩子买电脑的近一万元钱全部支援抗洪救灾,得到各级领导的表扬。

一、迫害开始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全国上下开始对大法各辅导站负责人进行突然大搜捕。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公民的基本权益和信仰自由,为了维护宪法的尊严,相继进京上访,告诉有关部门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人民身心健康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带着这样一个目的,卜庆金夫妇于7.20进京上访,在北京被抓后遣送回原单位,被关押7天,家中70岁的老父亲和13岁的孩子无人照顾。放出后,又在孤东作业二大队被关了两个星期,工资、奖金全部扣发,生活没有了着落,全家人不得不节衣缩食,老人、孩子日渐消瘦。治安办及本单位派下来的看管人员还经常来家中骚扰,说是怕他们再进京上访,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二、再次进京

为了告诉人们自己学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福分,为了让不明白真实情况的人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明白真象,卜庆金夫妇于99年9月23日又一次进京上访,被公安人员押回仙河镇分别在河口孤岛派出所拘留15天。因为不放弃信仰卜庆金遭受了非人折磨。出来后又被孤东作业二大队关押起来一个多月,在一个潮湿阴暗的小冷屋子里,门窗上了铁棂子,门天天反锁着,吃饭时才开关一次。在此过程中,凶手在教导员王连杰的指使下对卜庆金连踢带打,两次把卜庆金打得昏死过去,遍体鳞伤,打完后还凶狠地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真是没有了人性。就在这样的逼迫下,夫妇二人也没有放弃修炼,他们认定自己走了一条最正的路,总有一天“真、善、忍”的真理之光会照亮所有生命的路。

他们被放出来后生活就完全处于被监视监管之下,单位不法官员专门雇两个包工看管他们,有一次付传美乘公共汽车去济南探亲,他们硬是不让上车。把她从车上连推带搡拉了下来,本来付传美带的生鱼生肉硬被邪恶之徒造谣说成是炸鱼、炸肉,说要带着食品进京上访,强行罚款1500元,治安办张键收的钱,并给开了一个白条子,本大队又从卜庆金的工资里扣了300多元钱(说是两天的监视费)。

从那时起,每当所谓的敏感日子来临,也是卜庆金一家遭难的日子。他家成了被重点监管的对象。2000年的春节,夫妇二人又被无辜抓起来关在铁笼子里,从元旦一直到3月份,说是防止春节期间“闹事”。留下一个13岁的孩子和一个70多岁的老父亲,无人照管,吃不上喝不上,度日如年,连春节当天都不让回家看一眼。在这种疯狂的迫害下,老人于2001年5月含冤去世。

三、迫害升级

在一次又一次的威胁与逼迫面前,大法弟子以慈悲的胸怀面对着一切,他们不计自己的得失,在生死面前他们选择了“修炼”,不断地把法轮功真象讲给世人。2002年的正月十六,卜庆金又一次被抓,关在胜利油田孤东治安办的铁笼子里,卜庆金抗议绝食,被强行灌食,逼迫写“三书”坐老虎凳,用铐子吊起来。负责人付玉新、盖金春等,看他仍不屈服,就送去王村劳教三年。

刚刚抓走了卜庆金,恶警们就去学校找他的儿子,说:“你爸爸忘了带钥匙,进不去家门。”天真的孩子(15岁)被骗了,结果他们拿了钥匙,打开家门就去抄家。整个家被翻得衣物横飞,连洗衣机都被拆开了,抄走了电脑一台。这些歹徒执法犯法,践踏法律,甚至它们不允许孩子住在家里,这些歹徒倒成了主人,搬到卜庆金家去住。后来孩子据理力争,才把他们赶了出去。

卜庆金被抓走后,他们又到处去抓捕付传美,找到老家,卜庆金的老母亲听说后当场昏死过去,恶徒不仅不管,扔下老人仓惶逃窜。

付传美也没逃出魔爪,也被抓进王村劳教所判刑三年,因身体原因三个月后被放回。在此过程中,无辜的孩子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每天以泪洗面,盼望着爸妈早日回来,孩子不知父母为什么被抓,他只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是好心的邻居看不下眼去,照顾了孩子几个月。

他们的儿子考上了山东某法律学校,九月六日开学,付传美到处借钱想送孩子去上学,钱还没凑齐,九月二号被恶警抓走,送到胜利油田胜采去强行洗脑,100天不见天日,铁门,铁窗……回来后又被孤东采油厂撵走,不准她住在自己的家里,逼她离开本地区,现无家可归,流离失所。

卜庆金目前正在王村男子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2002年刚进去时就被打得面目皆非,整个头肿大起来,连五官都分不清了。他经常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一吊24小时,并且遭受毒打,一个多月不让睡觉,直到现在12点以前不准睡觉,早5点必须起床。不放弃信仰就遭受这非人折磨,卜庆金现在骨瘦如柴,被迫害得不能说话。

以上是卜庆金全家所受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真实情况。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