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病魔离身 坚持信仰屡遭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20日】我是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性情好胜,从不示弱,因这个争斗好胜的个性,致使百病缠身,气管炎、胃病、头疼头昏、肝病、心脏病、咽炎、子宫肌瘤……经常中西药不断,各种偏方土方几乎用遍,也不起作用。常常四肢无力,全身没劲,工作也不能正常去,在单位在家里都是负担。因为上有老,下有小,只好艰难地活着。

98年3月我喜得大法,在炼功点只是连学带炼了半个月时间,全身的疾病就都不翼而飞。从原来的满脸黑青到后来的红光满面,从原来的四肢无力到后来的走路一身轻。从原来的体重不到80斤,到后来体重120多斤。从原来的争强好胜到后来的大度宽容。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亲朋好友都伸出大拇指称赞大法,惊异于大法的神奇。我也为能得到这么好的功法而感到幸运。然而就在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修己利与民”的正法修炼中来时,邪恶的镇压开始了。

99年7月19日晚12点多钟,单位保卫科和地方派出所共20多人突然闯入我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我。当时三个孩子被惊醒,吓得站在旁边一边哭一边哆嗦着,(孩子的爸爸在外地工作,家中只有我和三个孩子)公安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我带到派出所。当时我说:“我没犯法,你们半夜三更来这么多人干啥?” 他们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啊。炼法轮功也没犯法呀?”他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我说:“没犯法怕什么。”就跟他们来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他们问我你们炼功点有多少人,都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我说炼功人数没有固定的,有时多,有时少,没有花名册。炼功时都是各炼各的,炼完后都各走各的,叫什么、住哪儿我怎么知道。他们说:“你是辅导员,你的上级是谁?”我说:“我们没有级别之分,没有领导,只有一个师父。更没有什么组织。大家都是自发的。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根本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并且善意的跟他们说:修炼大法道德回升,身心健康。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是好人,你们这样做绝对错了。他们说:我们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上边叫抓,我们也没办法。你的书和录音、录相带先放我们这里,等以后给你们平反了,我们会归还你的。就这样我在派出所里呆到早晨5点多钟才把我放回家。

2001年3月中旬的一个上午,星期天,我带大女儿参加考试。只有小女儿和儿子在家。保卫科又带一群恶人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先抄了家,抄走大量大法的书和复读机一部。中午我刚到家公安就又一次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到派出所就逼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不配合他们,说是外面拣来的。他们让我骂师父,我说:“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我感恩还来不及呢。我为啥要骂呢?你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吗?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叫你骂你爹你骂吗?你们身为国家干部,怎么教人骂人呢?”公安听后气急败坏地说:“不怕你嘴硬,把你送进监狱吃吃苦头你就老实了。”我说:“你说了不算。”他说:“我说了不算,难道你师父说了算吗?”我说:“对,就是我师父说了算!”

整个下午,我心里都请师父帮助我逃出魔窟。到下午5点多钟他们让我到下面院子一房间里坐下,恶警去吃饭了。这时门口站几个公安,我不管,我要走,我就起身象没事人似的堂堂正正出了派出所大门。

2001年6月10日,我正在单位上班,保卫科再一次带恶人闯入办公室,不由分说又把我抓到公安分局,只说是有事情叫我去说明,半个小时就把我送回来。这一去就是一个星期,敲诈3000元(家里无钱,只交了1000元,另2000元是打的欠条)。保卫科请公安吃喝一切费用540元都算在我头上让我出,因当时没钱,就在我每月的工资里扣,扣了三个月才扣完。

2001年10月10日上午,恶人在单位里又一次把我抓走,到公安局问我大法真象资料和横幅的事,我不配合,它们打骂也不配合,下午就被直接送去了看守所。看守所真是人间地狱。进门后先搜身,搜出的财物全都没收。进看守所每天都干活、洗脑。一间号房关押20多人,一个铺板只能睡12个人,剩下的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吃的是玉米汤里放点面条渣,掺几片烂白菜帮子。碜得不能合牙。喝的是里面生小红虫子的生水。这次我在看守所呆了45天。家人交了3000元钱才放人。

经历了这几年的迫害,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精神上、经济上、物质上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家里人(特别是孩子)遭受的痛苦是无法形容的。三个孩子的父亲远离家乡在外地工作,唯一的亲人被关押,孩子们无依无靠,无人照管,在生活无着的情况下,儿子离开学校到社会上流浪,到现在孩子在学习上还不能归正。这就是我一个普通的修炼者,只因为要做一个好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就受到这样无道理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