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女子监狱折磨得我气管食管变形浑身浮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22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因送法轮功真象材料被抓,被非法关押到昌乐看守所。2001年6月份这里非法关押过我一次,因我绝食抗议,才把我放了,这次又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为早日结束这种无理迫害,我又开始了绝食抗议。一个恶警告诉我:“这次是批捕,绝食也出不去了。”在那里我坚决不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坚定正念。绝食到第八天,他们开始给我灌食,他们把我强行反铐在铁椅子上,有两个犯人抓着头发,按住头,来插管。我决不配合,每次他们都插数次,坐着插不进去,就铐在死刑床上,迫害得人不行了就打点滴,曹狱医看我灌食痛苦的样子,幸灾乐祸地说:“这是剪彩。”有次狱医插不进管去,想从嘴里插管,我紧闭嘴,姓刘的狱警把烧红的火钩就向我嘴上烙,被人挡住。昌乐法院非法判了我7年,法庭上我严正告诉他们:“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你们这是替江泽民卖命,希望你们赶快明白过来,把我们放了,对你们自己和家人都有好处。”他们不听劝说,还说就听江××的,江××给钱。

  昌乐看守所非法关押了我两个月,2002年1月31日,由看守所所长李庆果和一个女狱医把我送到济南女子监狱,我一路上发正念抵制迫害。到监狱医院查体,大夫说我瞳孔放大,心脏有问题,高血压拒收。恶警李庆果说紧张造成的,过会再查,过了一个多小时,结果一样,大夫说不收,李庆果不罢休,玩花招,等到下午把我拉到警官总院查体,查完后,医院让李拿钱治疗,李跟她们施计谋非法把我关进了监狱。

  监狱里的迫害是很残酷的,照样强行灌食,每次都有抓头发的,有用手按胳膊的,有按腿的。起初来个下马威,用的管子是液化气用的管,又粗又硬,灌完后呼吸困难,处于休克状态。她们赶快输氧,还说这样的管子灌食,再坚强的两次就吃饭,有的只插一半就吃饭。她们让我穿囚服,我坚决不配合,我说我没罪,她们5、6个人把我弄到地上有踩腿的,有脚踩胳膊的,还有踩头的,强行穿上,再反铐在铁椅子上。我喊大法好,她们就打我的嘴,把辣椒酱抹到嘴里,指示犯人用抹布、袜子、鞋子堵嘴,往我嘴里吐唾沫;宽胶带绕头数圈扎紧,嘴里都辣起了泡。有次插管插了数次插不进去,院长让护士拿开口钳,我想你打不开,她们把嘴都撬破了,流出血也没打开,又从鼻子插,管子插在嘴里恶心,被她们用开口钳撑开了嘴,犯人王丽从嘴里插进去不灌来回拔几下,再拔出来,再从鼻子插进去灌。这次被他们迫害的厉害,灌完食拔出管子来,都带有红血,嘴鼻子都流血,卫生纸用了一大堆,到最后灌了2000多毫升,肚子胀得难受,到现在腹部还很大。

  他们软硬兼施,姓李的监狱长说:一天灌一次不行,我到过精神病院,那些人一天灌3次。后来真的一天灌3次,每次插管都是很痛苦的。

  那时我思想空空的只有反复背法。4月份的一个上午,监狱长李某和科长胡某拿着电警棍走进禁闭室(因我抵制她们的迫害,天天喊大法好,她们就把我关进禁闭室,不让我接触任何人,只有灌食的狱医和看我的犯人。)开始对我酷刑折磨,手、嘴、脸都电,被她们电的啪啪直响。她们边电边骂,我就大声背法,最后她们不得不收场。

  2002年5月9日下午3点多,有一个同修遭迫害。为鼓励同修,我大喊大法好,科长胡某和狱警李淑芹各拿电棍冲进关我的房间,对我进行酷刑折磨,耳朵、手、嘴、脸啪啪猛电,把我的头按下,电脖子后头,托起下颚电脖子,前边还有一个打我的,折腾了一大阵子,再去对另一个行凶。过后,我感到麻辣辣的痛,脖子前后电起了泡,很长时间才好。看管我的犯人也是打人最狠的,只要我炼功就遭毒打,每晚上她们都用绳子绑我好几次。我只有去厕所回来时就赶快打坐,哪怕一分钟,但每次都被犯人毒打,每天毒打5至6次,都是被拖回来的。她们把我抬起来就往墙上碰,有好几次被他们打得昏过去,晚上把我放到木板上睡觉。我抓紧时间炼功,她们就把我绑起来,脚上吊绑在铁椅上,头在木板上,腰悬在半空中,手反绑着。那是极其痛苦的,一秒一秒的度过,由于长期铐在铁椅上,浑身浮肿,胳膊、腿、脚都肿着,脸、眼皮都肿着,每个星期查体一次,都被她们抬出去,拖回来。一次查体结果:气管食管都插变了形,肺、胃、心脏、肾脏各个器官都不正常,眼看就不行了还不放我。

7月10日又把我送到警官总院治疗(说是治疗,实为迫害)。李姓监狱长说,死在监狱里她有责任,死在医院里她没责任。警官医院里有两个很邪恶的主治护理师,她们插管不消毒,不用水管洗,抓起来就插,向里插插再向外拔拔,边骂着说:“这是破烂机器,咱就当个试验品,你怎么难受怎么来,我们有的是时间,你不是拔管么,拔吧,拔出来就插,一天插100次也奉陪。”两脚铐在床头上,两手绑在床边上,身子再用绳子固定好,日复一日天天如此迫害,强行灌食,强行打点滴。我在警官总医院又被迫害了两个多月,抽血化验,血都是黑色的,两腿是茄子颜色的,从胃里抽出来的也是红糊糊的东西,吐出来的是胆汁,真是皮包骨头。据她们说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眼看不行了才用救护车把我送回家。

我被非法判刑7年,但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我在绝食10个月后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

在非法关押期间不但对我精神和肉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同时牵连了我的家人。2001年的年三十,人们都在忙着过年,我的儿女、弟弟们被恶人骗去看我,见到亲人我认为接我回家过年,结果不是,恶人想利用亲情让我吃饭。儿女一边一个,他们看见我的样子,都哭喊成了泪人。此时我只有摇头摇头,嘴里只是说:“我没罪,没有罪。”是啊,谁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儿女,谁不想全家团圆,可许多大法弟子被江××剥夺了这一切,它让我们尽不到对父母的孝心、抚养儿女的义务。大过年的人们都在忙着过年,可我这样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的好人却被江××迫害的不能和家人团聚,像我这样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有好多。邪恶的监狱长本想利用亲情来迫使我吃饭,从而达到他们长期关押迫害我的目的。后来一看没起作用,就让我的亲人带着不安的挂念回家了。

  监狱里三番五次干扰我的家人,每过一个阶段就叫我的家人来看我。高考结束,又把我儿子叫去,把我的堂弟、堂姐、女儿叫去。8月份堂姐一进病房看我被迫害的不像人样,放声大哭,女儿当场哭昏休克。那个把我迫害成这样的狱长还骂我“没良心”。是谁没良心,是谁没人味?!哪个做母亲的不疼爱自己的子女。我只因进京说句公道话,99年的春节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只因向人们讲清真相,2000年我被非法判劳教,绝食放回去又抓我,我只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2001年又被非法关进监狱。多次被抓,孩子无人照顾,12岁的女儿自己在家,14岁就在外边炸油条,打工挣钱供哥哥上学,手上被油烫的都是泡。如果不是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女儿正在学校接受这个年龄应有的义务教育,享受父母的关怀,拥有少女时代应有的快乐生活。然而这一切都让江××政治流氓集团残酷无情的剥夺了。在中国像我女儿这样遭遇的儿童还有很多很多,真的希望早一天结束这场迫害。

  我在监狱关押时,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知道的有:青岛的王金玲、王锡玉、梁兆辉;昌乐的庞冬梅、田瑞臻、庞新芬、王惠贞、国素芬;安丘的李翠平、张振乡、刘清梅、安丘还有一个被非法判10年刑的大法弟子,我不知道其姓名;从北京转济南一个上校叫刘锡珍的;济南的张志刚、路玉英。只要是坚定的大法弟子都遭电警棍的迫害。在6月底的一个下午,一个恶警科长领着大法弟子去看我,说:“看见了吧!谁要是不听就是这个下场。”里面还关押着很多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