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醒

更新: 2016年10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25日】我是醒悟很迟的弟子,四年来,我所走过的路都是很平淡的,但是在师尊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我也经历了一些磨难并渐渐在大法中醒悟和精进起来。今天我更加认识到修炼和正法的严肃。

99年7月20日的时候,我是迷在人间最深沉的一类人。当时残酷的暴力镇压,恶毒攻击、造谣、诽谤、无中生有的谬论,那真是铺天盖地,有着几十年来在历次社会运动中养成的逆来顺受的我,少不了担惊受怕和恐惧。由于平时法学得不扎实,被自己后天的观念无形的束缚了。也有同修劝我上访,我根本想都不敢想,只是在家唉声叹气,虽不甘心向恶人低头,但也无胆量走出去证实大法的美好,就等着师父去收拾这些邪恶生命。

恶人对大法的迫害已过去了一年,我仍旧怕心笼罩,不敢迈出一步,尽管如此还是未逃脱黑手。一天,我在家心烦意乱,突然有人敲门说:居委会有人找。我说有事就推了,一会又来人说:“明天8点到公安局。”我想我没来找你,你们却找上门了,有我的师父在,我又没犯法,怕什么,去就去,我鼓足勇气在心里说,我是不会向邪恶低头的。第二天,我准时到了公安分局,我还没坐稳,他们就朝我破口大骂。当时悟性低还以为是给我消业,我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尽管心里很难受,还是忍了。他们问:“你还炼法轮吗?”我回答说炼,那么好的功为什么不炼!他们改变了刚才的野蛮态度说:“你不是不炼吗……不过,炼就好。有人举报你发传单呢。”我立即悟到是师父在帮我。恶警还想诈我,我不能上当,我朝着他们大声说道:“谁看见我发的什么传单,我知道你们是见我没去发传单觉得不对是不是?是,我自己也觉得不对,以后有传单一定去发。”他们赶紧说:“随便问一下,没发就算了。”……就这样结束,回到家我才想了又想,我咋变得不怕了呢,我深深的感到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和力量,一定要珍惜并继续努力。

从此,我家门前就成了他们聚会说笑的最佳地方,说好听一点就是“保镖”。我退休十多年了,单位的头头、工会不断登门“拜访”;有时还连哄带威胁说,如果你要上访,上面就要扣我们工资,是我担保你不走。我笑着说:“谁都保不了,脚长在我的身上,头长在我的脖子上,我们师父教我们堂堂正正做好人,我还要谁担保?”有一次,我在阳台上学法,监视我的人在外面问我看的什么书,我说我在看《转法轮》,我给你看看,让你也提高提高思想……她灰溜溜的走了,这时,我才真正的悟到大法的威力坚不可摧,邪恶永远不能战胜真理。

2001年被迫参加了工厂的强制洗脑班,有时正念不强,有一些关没有过好,后来在渐渐的学法和同修的交流中继续向前走,也做讲真象的事。2002年有个同修因贴真相标语被恶人举报,恶人绑架了她,然后立即转向我家抄书。公安局政委又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我不炼你们不相信,说炼你们又害怕,我还是不说的好。他们没有找到什么就走了。过后我才松了一口气,当天同修送给我的资料还在菜包包里面。我感谢师父的呵护和帮助,我才平安无事,有惊无险。此后,我们在接真象资料时都要智慧理智的做,不要让邪恶有空子可钻,做到稳和实。今年夏天不小心被恶人跟踪我到菜市场。我刚接到资料不到十分钟,居委会的人来说我年纪大了,提着不方便,要帮我拿。他们想的什么我知道,师父教导我们要着眼于大处去修,我们做的最正的事,有什么可怕的。我就大大方方的给了她,我看你们敢做个啥子,我和她一边走,我一边发正念,没走多远,她把包给了我。我悟到又是师父在帮助我去怕心。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那些另外空间的邪恶魔鬼费尽了心机干扰我们证实大法和修炼,不管它们如何恶毒,只要我们坚信大法和师父,就没有走不过的路;只要我们正念正行,所有的邪恶就会倒在你的脚下。

这是我第一次写出我的心里话,也是师父的指点和同修的帮助下鼓起勇气写的。写出这些,就是希望和我一样的同修能精进起来,赶快抓紧时间,走好最后的路。没有什么可怕的!

请我的同修们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