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少年叙述自己一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我,男,14岁,初中学生。

我从小体质就很弱,村里的医生说我很赶时髦,每年冬季,感冒病流行我总逃不掉,打针、输吊瓶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而且每次至少要10天半个月。妈妈、爸爸为我上了不少的火,操了不少的心。1996年我妈妈修炼法轮大法,我也受益非浅。从99年至今我一粒药没吃,一针也没打,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星期天,妈妈在炼功点学法的时候,我也经常参加,在那个慈悲的场里,真正感受到了法轮大法是块净土。

可是1999年7月22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动了疯狂的迫害。报纸、电台一齐来诽谤、污蔑法轮功,各种谎言铺天盖地涌来。我们全家人去北京反映法轮大法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在北京一句话都没说,就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并关押在丰台体育场,我们在30多度的太阳下晒了一整天。后被押回镇政府会议厅,政工书记领一大群人对刚从北京押回的法轮功学员打骂、搜身。对炼功的大人小孩都非常凶狠。当时我小姨夫正抱着我表弟(他仅有四岁),4、5个政府人员从我小姨夫的怀里把他夺下,就开始打我小姨夫,小弟弟吓得直哭,我看在眼里,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恶徒在我的背上狠狠地砸了两下说:“还炼不炼了?”我说:“炼,法轮大法修‘真善忍’怎么了?”不知咋的,眼泪一个劲地往外淌。姐姐为我擦着泪。后来我被教委主任领回学校。

记不清有多少次了,政府不法人员对我妈妈经常无理抓捕、关押。1999年10月1日,同学们都放假了,而我被扣押在学校3天不让回家,同学们问老师为什么不让我回家。老师说:“这是政工书记的命令。”同学们为我抱不平。以后只要是放假老师总要找借口让我留在学校。

2000年元旦,我、妈妈、小姨妈、小姨夫、姥姥、姥爷、姐姐、大舅、大舅妈,还有其他好多功友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派出所,恶徒不给我们吃饭3天2夜。(那时我11岁)当时我被饿得眼冒金星,一闭眼睛眼前就有个大馒头。邻居大婶给我们送饭,政府一个恶人不让送,我大婶跟他们分辩“不让大人吃,还不让孩子吃啊?”硬是把一大袋糕点塞给我们。第三天,我和姐姐被放回家。

2000年农历正月16日,镇派出所和610的恶警又一次非法闯入我家,把春节我们贴在窗玻璃上的‘真、善、忍’、挂在门口大灯笼上的‘真、善、忍’凶狠地往下撕。我制止他们,不让他们撕。一个恶警凶狠地掐着我的脖子,我爸爸说:“怎么连小孩也欺负?”在众目睽睽下,他只好放手。

2000年10月1日,政府恶人又妄图进我们家抓我妈妈,妈妈不在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因为他们经常抓人,所以我插上了门。我村书记、治安主任领着政府恶人等十几人叫门我不开。他们就拿石头砸,用脚踹,凶狠的砸门声吓得我心惊肉跳,我赶紧把师父法像、还有两个法轮图形大照片取下,藏好后。刚藏好他们就把门砸开,进门之后乱翻一气,没找到我妈妈,就扬长而去。从此以后,妈妈在外流浪,我和姐姐失去了母亲的照顾。可我为妈妈而自豪,为坚持真理这样做值得,为了使所有被谎言欺骗、蒙蔽的世人觉醒,吃再多的苦,我们也无怨无悔。

我在此呼吁全世界所有的法官、律师,所有善良的阿姨、叔叔们了解了我们的遭遇后,明白真象后,都能够站在正义一边,谴责江泽民,使这场邪恶的迫害早日结束。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把这个打击人类道德、迫害善良人们的罪人早日押上历史的审判台,接受人民的公审。还法轮大法一个公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