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进京上访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1999年7月17日,得知天津法轮功学员被抓,我和几十个同修要去北京和平上访,中途不幸被抓。17日晚,我们被押到县城的一所学校。18日被乡派出所带回乡里关押5天,日夜看管,就连上厕所也不自由。放回后,逼迫我们每天去乡里报到,因为当时学法不深,顺从了邪恶。

1999年8月25日,乡派出所几个人到我家搜查,把法轮功书籍和磁带都抄走了,他们说:你不老实,把书藏起来犯法,一定得罚钱。勒索200元钱,不给开收据。此后,不分白天夜晚,经常来家骚扰。特别是“敏感日”或是中央开会,怕去上访,就把我们集中到派出所关押。

2000年3月份,中央开会,我们七八个法轮功学员在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3个半月。在这期间,我婶子去世了,他们不让我回去,经家人一再要求,他们才派人带我回家一趟,当时又被带回派出所。

2000年12月,我和几个同修去北京和平请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我被抓到前门公安局,登记姓名、地址,我抵制,他们就打我,后来又搜身,看我的手绢(饭店赠送的)上有地址,就把我押往当地的驻京办事处。途中,办事处的两个人问我哪里的,我不说,他们就打我的头,翻我身,在我身上翻出1000元钱来,其中一人说:好啊,钱带得还不少,拿过来。他接着说:你这个×××(骂人),有钱在家花多好,大冷天上北京来干什么?你们不会享受,咱们会享受。到了办事处,我越想越不对劲,我们法轮功学员省吃俭用的钱不能让这些贪官拿去。我就找他们领导说:你们派出所比土匪还坏,随便搜身,见钱就要……。他们让我说的不好意思了,才问:是谁拿去了?只好还给了我。

在办事处关押了三天。头一天他们不给饭吃,有个同修说:我们有钱买点饭吃吧!他们说:你们炼功还吃饭啊?不给吃。那几天,驻京办事处关押了二十七、八个法轮功学员,关在一间屋里,一个接一个的用手铐铐在一起。晚上怕人跑了,让我们把鞋脱了,他们拿走。就连上厕所都有人看着。

乡派出所去了三个人把我们押回当地。在路上,四个人用三个手铐铐在一起。在火车上,他们让我们把所有钱都交出来。我想:有钱也不给他们,不允许迫害我们。我一分钱也没交。

当天晚上到了县公安局政保科,他们也同样搜身,比土匪还坏。审讯登记后,把进京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关押在看守所和拘留所。我在拘留所里被关押了一个月,按照法律规定拘留不能超过15天,可是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从来不讲法律。每天交15元钱生活费,吃老白菜汤。春节到了,又让交50元钱过节费。他们靠勒索善良人,自己发财。放我们时,又逼家人交2000元钱,说如果不进京,就还给你们。

2001年12月20日夜里11点半,乡派出所4个恶人开车来我家抓我,正好我的两个儿子开车回家来。我抵制恶人,他们叫我去,我就不去。恶人要强行抓我上车。我的两个儿子(不炼功)和他们打起来了,我抽机会走出家门。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11月份,中央开十六大,乡派出所四处找了我半个月,最后宣布谁能找到,奖励1万元。在这期间,县610办公室的人,到我家找我老伴欺骗说:让她回来吧,回来没事了。其实他们想抓我送洗脑班或劳教。

一直到现在,恶人还经常上我家骚扰。2003年国庆那天,他们又去我家找人。他们想尽千方百计迫害我。我家有一辆汽车,恶人把我大儿子带到乡里扣押,说:如果你妈去北京,汽车就充公。逼儿子写保证书。我的家人也受到株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