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历证明《华侨时报》恶意诋毁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1月8日】引言:在中国大陆,我经历了那种一言堂、一边倒的对法轮功的狂轰滥炸式的诬蔑宣传,经历了那种说真话就被抓、被打、被判刑、甚至被打死的残酷和黑暗。

探亲来到加拿大后,看到海外中文周报《华侨时报》不甘落伍地紧跟中国大陆喉舌,贩卖谎言,用极其下流、不堪入目的语言在民主自由的国家散布对法轮功的仇恨,却是匪夷所思。作为一名法轮大法学员,我有责任以我的工作生活经历和学法修炼经历,澄清事实、讲清真相。

一、我的经历

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现年51岁。今年7月份来加拿大探亲。我出生于中国大陆,从小就接受无神论教育,从1970年到1990年在中学从事教学工作,1992年后下海经商,曾在国内任汽车配件公司经理。在生活中我养成了一种习惯,非我亲眼所见所闻之事绝不相信。

我曾经有一个聪明、伶俐毕业于中医学院的妹妹,她小我13岁,从她上初中到高中及大学毕业直到参加工作,她一直就在我家住,衣食住行、培养教育都由我承担(因母亲身体不好)。我在她身上花的心血与精力超过我对自己的一双儿女。1993年她被评上了医师,又处了对象,并定于1994年10月1日结婚。然而,1994年8月10日的早上,一场车祸夺去了她仅仅28岁的生命。这一晴天霹雳震昏了我,我拽着她渐渐凉下来的手,失声痛哭。巨大的悲痛几乎把我击倒,血压降到了60~90,我每天坐出租车上下班,持续了一个多月。对妹妹的思念,使我常常一个人落泪。生活变得枯燥无味,整个心灵被痛苦所占据,身体也越来越憔悴。慢慢地我开始琢磨人生,开始去想人到底为什么活着?人生为什么不一样?妹妹她在哪里?人到底有没有灵魂?宇宙中到底有没有佛道神?一连串的疑问在我脑海中徘徊,百思不得其解。

1995年9月26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转法轮》,当看完书中开篇“论语”第一段时,我就感到这是一本不寻常的书。拿回家便通宵达旦地看。《转法轮》语言通俗易懂,内涵却博大精深,解开了我所有的疑问,书中告诉我如何做一个好人,以至于一个更好的人,直至返本归真。从此我的心里象开了两扇大门,豁然开朗。我对这部大法爱不释手,打那以后便每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我越学心里越亮堂,越学越觉得大法珍贵。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懂得了人生皆是缘,有缘则聚,无缘则散,人各有命。

未炼功之前,我体弱多病,如青光眼、神经衰弱、胃病、腹泻、风湿症、咽喉炎、颈椎病等等。因常年教毕业班,天天刻钢板,颈椎增生,常常因脑供血不足而头晕,有时虚脱。眼睛过早地衰老,视物不清,看书串行。青光眼又使我眼眶、眼球经常疼痛,严重时恶心,呕吐。较严重的咽喉炎,使我一节课上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加上带着两个孩子,家务繁重,常常是筋疲力尽,长期的劳累使我的体重不足100斤。炼功以后,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不知不觉地什么病都没有了。从我记事起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没有病的滋味。我自己也感到奇怪,怎么会这样呢?过去天天吃药,一年花几千元钱也没有什么效果,现在什么病都没有了,身体越来越好,浑身轻松,体重增加到136斤。后来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法轮大法是超常的,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心性多高功多高,心性上来了,什么都跟着往上上,心性上不来病也不会去的。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

我在国内是经商的,经营汽车零部件销售。汽车零部件有原厂和副厂之别,副厂件外观上可以以假乱真,但价格相差悬殊,只占原厂件的20%。由于市场疲软,竞争力强,同行们都把副厂件当作原厂件销售。在这一点上,我和他们是截然不同的。我是个修炼的人,严格地遵照师父的教导去做,绝不骗人,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我把不同的配件摆在柜台上让司机识别,在经营中实行包退包换,没用上的拿回来一分钱不扣;无论半夜还是凌晨,不管买多少货,哪怕看完了不买,也是热情服务,以诚相待。我把商店当成一个工作、一个修炼的环境,在这里去各种执著心;哪怕再苦、再累、再麻烦、再吃亏,我的心态都是祥和的,平静的,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无论是同行还是司机,我都能使他们高兴而来,满意而去。我因此而赢得了用户和同行们的信任和赞誉,被称为信得过的单位。

现在的社会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往往都是自私的,处处事事都为自己着想,而修炼的人则恰恰相反。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所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在现实生活中,当我遇到问题时,遇到个人身名利益受到损害时,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发现对方也是很难的,往往也是由于他的处境促使他不得以而为之;即使是他非要那样做的,就想占点便宜,那也是他那颗常人之心所带动的,我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又怎么能与他计较呢?当我每遇到问题都这样想的时候,心一下子就宽松了,祥和了,不但理解了对方,谅解了对方,还觉得他可怜呢。也许这就是师父所说的慈悲心吧。

那么,慈悲是什么呢?慈悲就是善,做事能先为别人考虑,能忍受痛苦。除了先为别人着想之外,作为一个炼功人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还要找一找自己的毛病,看看是不是自己还有哪些心没有放下,看看自己所想的、所说的、所做的是不是符合大法的要求,用师父的话来对照自己,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纠正自己,改正自己,去掉不好的心,逐渐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这样一点一点提高,每提高一个层次就是向圆满迈进一步。

圆满是修出来的,不是通过某种方式、方法人为地所能达到的。通过“自焚”、自杀想达到圆满的目的是荒唐的!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杀生问题”中明确地指出:“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我们讲,当一个人针对另外一个人做了不好的事情,他就会给人家相当大的德作为补偿,这是我们一般指占有别人的东西等。可是一下子把一个生命结束了,动物也好,其它生物也好,那么就会造下一个相当大的业力。杀生过去主要指杀人,造的业比较大,可是杀一般的生命体也是不轻的,直接产生很大的业力。”(《转法轮》)由此可见,江氏造谣媒体,制造导演所谓“自焚”,来宣传说是为了“圆满”,这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也是很荒唐的。

二、《华侨时报》是在恶毒诽谤

2001年11月3日《华侨时报》以“加拿大法轮功受害者之声”为题,用整版的篇幅,极尽诽谤、造谣之能事,杜撰诬陷法轮功,随后又在2002年2月2日发表长达12版的“特刊”,重复诽谤之词,与前期诋毁一模一样。虽然其所登文章语无伦次,没有一点真凭实据,但不明真象的人看了都会由此而引发对法轮功的仇恨。也就难怪有些华人一见到大法的真相资料非但不敢接,而且目光里充满了仇恨和鄙视。

当我看到《华侨时报》这样连篇累牍地攻击、诽谤、诋毁法轮功的那些文章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我为我们师父遭到如此的侮辱和陷害而感到万分难受;我为《转法轮》这部伟大的宇宙大法竟这样为世人所不解甚至遭到谩骂而感到难受;我为《华侨时报》和它的作者这样曲解法轮功以至于恶毒地诽谤,在不知不觉中造着无边的罪业而感到难受;我为读者心灵受到毒害而感到痛惜。

法轮大法是生命之法,师父是我们修炼人最敬仰的人。是师父使我们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是师父给我们带来了幸福,给世界带来了光明,给人类带来了美好。来自世界各地的上千个褒奖,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华侨时报》及其作者这样颠倒黑白、侮辱我们的师父,我的心在流血呀!文章虚构出来的丑恶,使读者的心变得昏暗、恐惧,继而在他们的心中就变成了一种对法轮功的仇恨、厌恶。这正是江××利用谎言煽动民众的仇恨、在国内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贯手法。

在中国,媒体的不实宣传完全改变了人们的观念。有这样一个令人心酸、心痛的事情。一个警察把我们师父的照片放在地上让上客车的人用脚踩,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他没有去踩,“扑通”一声跪在了师父的像前,手捧着师父的像,泪流满面。在场很多人,他们没有被感动,相反还嘲笑他,说他是老糊涂了,甚至还有人说他是精神病。不仅如此,这种媒体的不实宣传也导致家庭破裂。我的栾姐,也是个老年法轮功弟子,因其进京上访说句真话而被劳教。本来她们夫妻感情很好,但她丈夫看了“自焚”的宣传后,说什么也要和她离婚,理由是他怕妻子半夜起来杀他。

在加拿大,《华侨时报》的这些文章,其实只要细心一点就知是假的,文章的落款没有真名实姓,也没写法轮功学员,也没写法轮大法弟子,而是署名“加拿大法轮功习炼者”。“法轮功习炼者”这个称呼,谁都熟悉,它是中国大陆的媒体、610办公室、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惯用的称呼。由此不难看出这些文章它来自何方,为什么会登载在《华侨时报》上。

结语:《华侨时报》在加拿大这片自由和法治的土地上充当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进行诋毁的打手,无视法律、在民主社会煽动仇恨,等待它的将是和江××一样的命运──道德、人心法庭和正义的全面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