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被非法关押迫害致失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11日】我是四川法轮功学员,今年61岁,退休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当地派出所恶警以流氓诬陷手段非法抓捕,一只眼睛在关押迫害下失明。

2002年11月×日晚,我到自行车棚取车时,被蹲坑的一群恶人非法绑架,在往派出所的途中,他们像一群流氓抢窃我身上的挂包,抢走挂包里的手表,并将他们造假的传单塞在我的挂包里。在派出所里,女恶警非法强行搜身,我不配合,她就凶狠地将我裙子上的扣子扯掉。另一男警察拿出我的挂包,从里面拿出一传单问“是不是你的?”我说:“不是”,并对他们讲要善待大法弟子。不一会他们把我手反铐起来,推上汽车,到我家抄家,当时有市“610”办的人和警察8~9人,抄完后,强行要我走,我不走,市“610”一恶人,将我背铐着的手铐,用力猛往上提。当时胸部就像被撕裂。拉到派出所后,把我的手铐在办公室椅子上,脚不着地,五个保安轮流审过去,审过来。我觉他们不配。我先给他们讲真象,后来他们骂大法,讥笑,讽刺,我又给他们讲“善恶必报”的道理。后来觉得他们不配听,就不再理他们,一夜都没让睡觉。

第二天上午大约是8点,警察已上班,一保安就把我从办公室弄到臭水井旁的一个大管子上铐起。一会一个身材瘦小的,没穿警服的恶警,大约三十多岁,过来要我照像。我说:“我是好人不照”。没配合他,他就没照成。隔了一会进去办公室又出来把手铐取了,叫我站到那边去照像,我还不配合,于是恶警恼羞成怒,穷凶极恶地使尽他全身的力气,把我的头不停地往地下按,不停地左右拽,弄得我头晕目眩,站立不住,大约折腾了半个小时,他自己也累了,没照成。16日中午就把我送进成都市看守所。

在成都市看守所,我的左眼开始红肿,发胀,疼痛,看不见东西,我曾多次要求主管医生看眼睛,她极不负责,极不耐烦。一次把我叫到监室外的黑暗的走廊说是给我看眼睛,叫我站离她远一点,既不用手电筒,也没用手掰开眼看一看(眼睁不开),然后说:“你老了,是这样的。”医生问我点不点眼药,我说:“没确诊,不点。”这里没有眼科,也更没有眼科医生。已经拖了近三个月,眼睛仍然看不到东西,我曾多次向主管医生,管监室的警察要求,到外面医院去检查。医生说:“不可能”,我说:“你们要实行人道,没被抓进来之前,我身体和两只眼睛都是好的。”他说:“哪个叫你去发传单”接着马上就走了。

我每天坚持发正念,学法,请师父给我加持。3月2日,星期天,情况加重,头昏脑胀,目眩,眼睛胀痛,红肿,不断流泪出现呕吐。监室的人立刻报告值班警,这是第一次到看守所的卫生所,看急诊。给我检查看眼睛的是男医生,他一看,说眼睛是失明了,量血压是230多,心脏也不好。男医生说:明天上班叫主管医生带你到外面医院检查。当时给我药吃,心里想对我不起作用。服药后,量血压,高压下来了也有180多。

第二天上午到成都市医院检查,血压,高压是220多,心脏做的彩多检查,查出有心脏病。医生给我开了药和点眼睛的药。我也吃了,也点了一次。因反痛,就没点了。情况越来越严重,昼夜头昏目眩,眼睛胀痛,左眼睁不开,流泪,眼屎,呕吐,每天量血压都是220多,180多,这是高血压,心脏还是严重。监室的人都很同情,都说:“病成这个样子,把她放了吧!”监室每天都是粉尘作业,犯人们要强制干活。每天工作14小时~16小时不等,噪音大。眼睛越来越不行。我向主管医生要求放我出去治眼睛,不能再延误了,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现在又影响到右眼。恶警医生说:“我跑了好多次,办案单位不来接”我知道她们在骗我,我就开始绝食绝水。20天后,人不行了,脱形,说话困难,气接不上来,生活靠同修护理,关照。同修就报告值班干警,说我有20天没吃饭,喝水了,背到卫生所打点滴,滴不进。打了多少次就是没有回血,大约半个钟头,实在是没有回血,又换另一护士,才打进去了,他们说,等一会打,还是不行。直到这一天,派出所才来接人。回到家里,晚上还昏到在沙发上。

后来法庭非法判我三年刑,现暂监外执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