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龙山教养院唐玉宝的公开信:你的罪行已被通报全世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一日】

龙山教养院唐玉宝:

最近在互联网上读到两则与你有关的消息,想必你不一定看得到,现摘录下来给你:

“【明慧网8月5日讯】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男,现任大队长,经常谩骂、侮辱大法与大法弟子,它辖区内的大法弟子很少有没挨过它毒打的,就连有的普犯因同情法轮功也遭过其毒打。大约在6月中旬,大法弟子任淑杰,女,三十多岁,因向唐玉宝直告其应善待年老的法轮功学员,从而遭唐玉宝的电棍及拳脚的毒打。任淑杰的嘴被打肿并歪向一边,眼眶被打青并肿胀,白眼球被打充血,脸部变形,身上多处也有伤痕;大法弟子黄世香,女,五、六十岁,因向唐玉宝提出撤掉地上遭踩踏的法轮功创始人像片,也被一番毒打与电棍电击。”

“【明慧网2003年12月11日】沈阳市龙山教养院第二大队副队长恶警唐玉宝,残暴凶狠,经常毒打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姜英欣因不放弃信仰,被唐毒打。”

据我们了解黄世香是一个腰弯近90度,行动不便的残疾老年妇女。

我们都知道新闻中提到的“唐玉宝”就是你。

信息时代,网络发达,谁干了什么不好的事,用不了多会儿,全世界便都知道了。就说江泽民在海外几个国家正在被起诉这件事吧,会上网的人知道,不会上网的人知道的也越来越多。为什么呢?因为它干了大坏事儿,因为它对一帮子手无寸铁、只做好事、修心向善的黎民百姓下了黑手;因为它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利用权力掌控的媒体和整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大肆造谣诬蔑,利用不炼法轮功的人残忍地上演“自焚”、“自杀”、“杀人”等恐怖事件来给法轮功栽赃。几年来,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已经成为公开的密令。在这种丧尽人性的邪恶指令下被你们残害致死的炼功人已经至少上千人──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告它“群体灭绝罪、酷刑和反人类罪”时,你们的所作所为也是铁证之一,那么你不就沦为从犯了吗?

如今在社会上乃至于国际上的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因为法轮功已经洪传了六十多个国家。他们都知道人应该有最起码的信仰自由,他们都知道这些炼功人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好人。仅凭这一点,在当今道德败坏、世风日下的社会中,就已经是难得了,常人中有几人能做得到啊!

可就是对这样的人,你却偏偏要迫害他们,连老人、残疾人你都不放过,更不可理喻的是,身为“人民警察”,花着人民的血汗钱,本应打击犯罪、呵护善良,保一方平安。但你却在倒行逆施。扪心自问,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么?对得起自己的妻儿老小么?中国人可是讲善恶有报的,这些你都想过吗?

不知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的妻儿知道了你工作的实质情况、所作所为,又会作何感想?

你知道吗?国际上有“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穷追未受惩罚者组织”,还有由来自亚、欧、加拿大、美国、等地的100多个机构组成的“全世界审江大联盟”等组织。江××继被多国法轮功学员告上美国、西班牙、瑞士、澳大利亚、德国、台湾等法庭之后,在2003年11月26日下午1点,“全球审江大联盟”向联合国设在海牙的国际法庭首席法官递交了世界各国起诉江泽民的书面材料,提出审判江泽民的要求。全世界到处都是正义的声音,历史上又有谁能逃过正义的审判!丁关根、李岚清、曾庆红、罗干、刘淇、夏德仁、周永康、赵志飞,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都被告上海外法庭,其中:丁关根、刘淇、夏德仁、赵志飞已经被法庭判定有罪。

告诉你这样一个情况,也是真的为了你好:国外有一个“法网恢恢”网站,将国内传出去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员的姓名、地址和犯罪事实都已记录在案,或正在被收集整理,一俟时机成熟,这些歹徒即将受到法律的追究严惩。

也许有人会认为法轮功学员回到自由炼功的时候遥遥无期。一个明白的事实是:以毛泽东主席的威望和权力,文革也仅仅维持了十年;而被国人人人痛骂的江××如何可和毛泽东相比,那它又能维持多长时间镇压呢?况且已经过去的四年证明江××的镇压是彻底失败的。迫害法轮功之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其他常委无一人同意,包括后来610头子李岚清。为了一己之妒的疯狂谁能赞同呢?就连你们龙山教养院内部了解情况的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将来一定会平反。

江××被起诉了,有人不屑一顾,认为告了也白告,谁能到中国来抓它?其实也用不着谁来中国抓它,不知人们想过没有,当其被判定罪名成立的时候,我们泱泱十三亿大国民众,竟曾被一个罪犯、一个独夫民贼、一个残暴的杀人恶魔“领导”了十三年,这是怎样的奇耻大辱?!相信任何一个良知尚存和懂得廉耻的国人都不会再容它。这样的时日难道还会远吗?

然而最可悲的,却是那些一直在无知中为其作打手帮凶、至今还不警醒的人。二次大战结束了,希特勒以自杀结束了其恶魔般的一生,被套上绞索的却是那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执行法律”为借口的帮凶和走狗;“文化大革命”也结束了,毛泽东因其党尚在执政,虽为开国之君,也未免被定下几分罪错,而当年“四人帮”和那些紧随其意旨上窜下跳,肆无忌惮的搞“文攻武卫”、“打砸抢”的跳梁小丑们也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或锒铛入狱,或秘密枪决……,所谓的“三种人”或开除党籍;或开除公职;或不得予以重用。这段历史并不遥远,以你的年龄是能够了解的。

摘录一段文字给你,希望对你有所启发。“1989年2月,柏林墙。十岁的克利斯和高定在逃亡时被击倒,克利斯当场死亡,高定足踝中枪。1991年9月,统一后的柏林的法庭上,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子的结论是:以枪射击高定脚部的士兵判两年徒刑,可以假释;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士兵,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法官这样对被告解释他的判决:“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你应该早在决定做围墙士兵之前就知道,即使东德国法也不能抵触那最高的良知原则。”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千古遗训能流传至今是因其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屡试不爽。人无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去承担,古往今来,哪一个能例外呢?江××即将面临的是全世界人民的正义审判,那些至今还不想悔悟而死心塌地为其作打手和帮凶之劣徒面临的是与其同样的下场。所以在这里我们由衷的奉劝你:收手吧,真心地寻找机会将功补过吧!迫害好人的人真的都不会有好下场。为了你,也为了你身边的所有人,因为你坑害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还有你的妻儿老小,不是威吓,不是妄言,有史为鉴,好自为之吧!

沈阳市全体大法弟子
2003年12月8日

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砬子沟村 邮编:110173
龙山教养院电话:24760166 二大队24761735 24761745 一大队24760033—8213或8212 区号:024
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恶警名单和犯罪记录
李凤石(院长,主管迫害):此人公开说沈阳张士教养院洗脑点是他搞起来的,龙山教养院洗脑点也是他搞起来的。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整人的招都是他出的。此人罪恶累累。
李继峰(一大队大队长):向学员家属勒索钱财,开始5000元,后来说5000都不好使了。
杨敏(一大队大队长):其母于2002年4月在沈阳市医大二院做一个很普通的眼科手术失败,落下后遗症。医院说,象这种情况1000个人也碰不上一个。恶人做恶,殃及亲人受害。
李生原(原一大队副大队长):2001年8月毒打大法弟子后,第二天游泳时,一异物扎进耳朵,当时耳膜穿孔后感染,真是恶人遭报。
唐玉宝(二大队大队长):毒打大法弟子最多,利用保外就医或减期诱饵公开向家属勒索钱财,说5000元是底价。传呼:127-346677 王静慧(二大队大队长):主管思想迫害。
魏敏堂(管理科科长):2001年3月将一个姓袁的70多岁的老学员打成重伤(两胁受重伤)。
姜玉波(管理科副科长):编写攻击大法的书。2000年12月25日将一盆电水炉烧的开水泼在学员身上。
李五一(狱医):将法轮功学员迫害得血压180以上,心跳每分钟超过120次,还说学员是装的。
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
沈阳市司法局 地址:沈阳市和平北大街 邮编:110014
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郑朝权 副局长:张宪生 劳教管教处处长:李荣琛
沈阳市司法局:张副局长 024-22854589(办公室)
沈阳市司法局电话:024-22705105、024-22824238 024-2282607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