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抚顺市新宾县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讯】

家乡的父老乡亲:

您好!

此时也许您正忙于工作、学习或其他什么事,仅占用您一点时间,请您读一下这封信,也许您会感到震惊,因为它就发生在您的身边。

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迫害大法弟子邹桂荣,并向其家属勒索现金一万余圆。

大法弟子邹桂荣,生前是新宾县公路段职工。她生性善良,纯朴正直,乐观开朗,热爱生活,有一个理想幸福的三口之家。自修炼法轮功以来,她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恪守真善忍,为人处事力求真诚、善良、忍让,凡事多为别人着想,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工作认真,任劳任怨,深得同事的信任。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被江泽民无理迫害,邹桂荣为了向政府,向世人说明法轮功被诬陷,被迫害的真实情况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不屈服被加期半年之多。在被教养期间,因她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先后被非法劫持到抚顺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沈阳大北监狱,沈新劳教所,张士教养院,大北监狱地下监管医院等地迫害,尽受种种酷刑折磨,长达二年之久,对此国际互联网曾有过二十六次报导。

江氏出于个人权利的私欲发动的这场镇压,动用全部国家宣传工具如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等制造和散布欺世害人的邪恶谎言。对法轮功进行栽赃诬陷和诋毁。并下令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中饱私囊,满足他日益膨胀的权钱占有欲,99年7.20以来紧随江氏多次下令在全县范围内,大肆抓捕大法弟子非法判刑,送劳教送洗脑班,长期关押,酷刑折磨,开除公职,抄家绑架,并向大法弟子及其家属勒索钱财。其中邹桂荣家属(其姐姐)被勒索现金一万余圆。

2002年2月5日,一大法弟子在街上与邹桂荣偶然相遇,这时的她已是身体虚弱、走路蹒跚,一条腿被抚顺市教养院恶警刘宝财打瘸。二人暂短的交流后决定直接去找政法委书记宋俊林,要回被勒索的钱财。并借此机会向他讲清真相,劝其不要跟随江泽民迫害好人了。他俩到了政法委找到宋俊林和“610”办公室主任徐杰,说明来意,并用祥和的心态向他们讲法轮功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按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人,讲善恶有报的事实及勒索学员钱财是违法行为,并索要被非法勒索的钱财,宋俊林听后非常惊慌,坐立不稳,好像要逃避她们似的,慌忙对另一法轮功学员说:“你们的四千圆钱,让你丈夫负责要,你不用管。”同修说:“你是冲我炼法轮功勒索的,而且我们的钱是通过劳动换来的,我就是要追回。”宋无言以对准备溜走,忙对邹桂荣说:“你的钱,你去找新宾县派出所去要吧。”她俩随即去了派出所,找到所长孟凡玉说明来意,孟显得特别生气,大声说:“老宋这是推委,要钱是他下的令,先后下了两个批条,我们才去找你姐要钱。”同修问:“钱在那里?”并说“我们炼法轮功没有违法,是无辜被迫害的,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请你们以后不要这样干了”。所长找出一张条子给她们看,说:“老宋告诉钱都交财政局了。”分明是在说谎,其实钱在哪里,宋俊林心里最清楚。

邹桂荣的丈夫与她是同学,同窗几年彼此了解、尊重、信任。读书时互相帮助,互相关心,志同道合。毕业后结为夫妻。婚后更是恩恩爱爱,互相体贴,相敬如宾。后来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这给他们的生活又增添了很多欢乐。她因有幸得法而达到了身心健康使这个家庭更加幸福。不料灾难降临……。就在她被非法劳教被迫害最痛苦的日子里,却有雪上加霜。宋俊林假意关心她丈夫,同时恐吓他。生性懦弱的丈夫承受不住压力只好与她离婚了。2001年春节,宋俊林又威胁她丈夫说出她的住处,派警察抓捕她,关进看守所后又送抚顺教养院,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从她的谈话中可以看出她非常爱她的儿子、仍然爱她的丈夫,多么怀念自己的家啊,可现在她已无家可归。

2002年4月邹桂荣被迫害致死,年仅36岁,留下一个十一岁的儿子。一个幸福、温馨的三口之家就这样被宋俊林一伙迫害得家破人亡。

读了上述文字,不知您做何感想?也许您为人父母,也许您为人儿女,也许您此时正在享受着天伦之乐。请您想一想对于一个永远失去母爱的孩子将是何等的痛苦啊?

邹桂荣被迫害致死与宋俊林有直接关系,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他一次次指使恶警绑架邹桂荣送洗脑送劳教,抚顺教养院不收就送马三家……从未停止对她的迫害。最终酿成这一人间悲剧。

我们也不愿相信这不幸就发生在生我养我的这块土地上,可事实却是无情的。邹桂荣离我们而去,还有许多人在痛苦中煎熬着。

透过下面的事实,请您了解其中的真相。

据不完全统计,四年来全县法轮功学员被勒索钱财近二百万之多,被迫害致死二人,致残二人,非法判刑十三人,非法劳教三百多人次。非法拘留四百多人次。被迫流离失所六人,开除公职多人。

具有三十多年党龄的新宾县委党校讲师王忠胜,因不放弃信仰进京上访,曾两次被劳教,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出狱后面临经济上的窘迫及生活上的困境,为了生存,堂堂一个讲师(他的学位在我们县也是首屈一指的)只好走街串巷,磨菜刀磨剪子。

新宾县法院审判员商勇,因信仰真善忍曾被劳教,后去北京上访讲真相被捕入狱,被非法判刑八年。其妻子郎容华因上访曾被非法劳教。在高压迫害下被转化。后同丈夫进京上访,宋俊林曾多次下令,派人到处追捕,使她被迫流离失所。从网上消息得知,她因去天安门请愿被抓捕,狱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用尽种种酷刑,折磨了她一个月之久。右手左脚骨折,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时被抛至野外,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得以生还。身无分文的她只好以乞讨度日。现下落不明。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举不胜举。

今天时代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在中国,我们向自己的政府向自己的同胞说句真话都能成为判刑的依据。简直不可思议!我们不参与政治,只是我们的社会责任感告诉我们,对真善忍的迫害就是对传统文化和道德理念的破坏,导致的结果就是贪污腐败盛行,执法人员贪赃枉法,刑讯逼供,执法犯法,试想这样一个社会将会走向何方?民族的希望将在哪里?

在宋俊林的影响、唆使和纵容下,他的下属更是肆无忌惮,有的警察走在街上或私闯法轮功学员家中,无故就向学员要钱,不给就威胁抓人,没有任何凭据,分明就是敲诈勒索,公开抢劫。不怪老百姓说这些警察都是上边发了“营业执照”的土匪、强盗。

事实上早在一年多以前,我们就从法网恢恢网站的恶人榜上看到了宋及其几个下属的名字。他们的罪恶早已记录在案。而今天您所看到的也只是宋几年来的恶行被曝光出来的几个片断。

四年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在残酷迫害和血腥镇压下,一直以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心,理智和平、耐心地向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邪恶谎言蒙蔽下的百姓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期待着世人能清醒,明辨是非和真伪,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宋的挽救。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他仍然执迷不悟,做着伤天害理之事。他和他的手下对心地善良的大法弟子,无端迫害,随意抓人勒索钱财……

我们不知道作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宋的同事、同学、亲朋好友,妻子儿女,对他的所作所为持何态度?我们也不知道您对法轮功究竟了解多少?但我们知道人应该善良的活着。我们知道行善会有善报,作恶会有恶报。历史的转盘在反复地向人类昭示着一个最简单的法则。迫害好人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江氏为了一己之私发动了这场比“文革”还恐怖的血腥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残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而如今江氏及其同伙在海外多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等罪名告上国际法庭(其中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已经被判有罪,现在出国,随时可被逮捕),这些恶人即将面临全世界的正义审判。在这场历时四年的邪恶迫害即将走向覆灭的时候,宋及其手下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其充当帮凶打手,无知地作恶,多可悲呀!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人们还清楚地记得,国家主席毛泽东以最高领导人的威望和权力,发动的那场荒唐的政治运动,也只闹十年,待他一去世,也就结束了。“四人帮”的下场人们都看到了,而当年那些跟在后面摇旗呐喊,红极一时的打手们下场如何呢?报应的因果、历史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啊!江氏这个“人权恶棍”他知道自己将面临的下场,所以他不敢下台,死死地赖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在人们认清了他的邪恶本质之时,他还能大权在握多久?这场迫害还能维持几天?

目前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完全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慈悲、纯正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如今法轮大法已传遍世界六十多的国家和地区,仅台湾一地修炼者已达三十多万之众。法轮大法所到之处使修炼者告别病痛之苦,同时使社会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荣获世界一千多项褒奖。

法轮大法慈悲众生,尽管行恶者作恶多端,天理难容,然而作为大法修炼者慈善与宽容之心同在,念人身得之不易,不肯漠视一个人堕落,尽力挽救生命于万一。真心的希望他能立即收手,悬崖勒马,弃恶从善,将功补过。现在亡羊补牢,尚为时不晚。同时也真诚的希望他的亲朋好友、妻子儿女能本着对自己对他人负责的态度奉劝其停止恶行,回归人性。

亲爱的同胞们,让我们共同抵制这场残酷至极的迫害,结束这场令人痛心的民族浩劫,共创美好明天。

谨致谢忱

新宾县全体大法弟子

附相关责任人联系电话(抚顺区号0413)
新宾县政法委书记 宋俊林 住宅电话 5031879
新宾县公安局长  王云飞 住宅电话 5034567
新宾县公安副局长 李国生 住宅电话 5032715
新宾县看守所所长 赵亚忠 住宅电话 5033750
新宾镇派出所所长 孟凡玉 住宅电话 5020989
新宾县公安国保科长金凤广 住宅电话 502767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