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凋谢的莲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14日】
讲述一位不屈的老人真实的故事,
 它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看完后,您也许会用新的目光
   去看周围的一切……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千年前的那场著名的赤壁之战,和这首千古传诵的词句,使一座小小的城市被历史所铭刻,它叫做赤壁,这里风景秀丽、山峦如画。1999年7月20日之前,整个赤壁城内,朝辉夕阳中,朗月和风里,您会看到:各阶层汇聚的无数群体在做着优美舒缓的动作,氛围祥和庄严,给赤壁增添上无比清新的内涵与新貌。法轮功引领着人们走出生命的迷惘,去获得真正的纯清与永恒。对“真、善、忍”的信仰,带给人们无比的祥和、轻松、高尚。人们因修炼法轮功而无疾无病,人们因信仰“真、善、忍”而无私无恨。法轮功既是一种十分有效的健身功法,又是一种十分崇高的信仰。人们纷纷走入习炼法轮功的行列。

选择信仰什么和选择不信仰什么是上天赋予给每个人正常思维的权利,本身不存在被讥笑、被误解、被仇恨的问题。可是,谁也想像不到,江泽民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太多了,担心它的权力受威胁,出于小人妒嫉,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发动了一场荒唐可笑至极的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成立了“文革小组”式的“610”办公室, (由于海外多国大规模起诉江泽民及“610”头目镇压法轮功的罪行,“610”办公室现已畏罪更名。)各地“610”办公室不顾多年来它们清楚知道的法轮功仅只是炼功、信仰这一绝对真实的事实,助纣为虐,加入了残暴镇压法轮功的行列,罪恶滔天。

四年了,罪恶蔓延至我中华大地每一个角落,美丽的小城赤壁,也蒙上了罪恶的阴影。

下面讲的这个故事, 就发生在这里……

在三国古战场的赤壁镇,有这样一位老人,名叫刘晓莲,今年62岁了。生活的艰辛,劳累过度,使她身体日渐衰弱,得了很多病,人这一生,无非是生老病死,刘太婆这辈子操劳一生,到老也没有过上什么舒坦日子。

96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刘太婆遇到了法轮功,修炼后受益非浅,身体健壮了,未学大法前,在58年大炼钢铁时,她的双眼突然疼痛难当,半个月痛瞎了一只右眼。修炼大法时只有半个月,她的瞎子眼睛亮了。有一次,太婆正在做饭,高压锅突然爆炸,她安然无恙,当时乡亲们听说后,都感叹惊奇说:法轮功真神。

最神奇的是,太婆的脾气也变了,人变得祥和、慈善、开朗,身体健康了,心情舒畅了,心也变好了,李老师教她“真、善、忍”的道理,改变了她的身心。

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为一己权力和利益开始迫害法轮功,全国铺天盖地造谣,许多人迷惑了,这时,刘太婆问自己:“我被骗了吗?”答案是没有,“李老师没要我一分钱,却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让我明白了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法轮功没有错,师父没有错。”于是,2000年12月,善良、耿直的刘太婆到北京为法轮功、为师父上访,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她只想告诉政府,“真、善、忍”没有错。

刘太婆并不知道,等待她的残酷迫害是怎样的歹毒、令人发指!

在天安门广场,警察抓住了她,它们用脚使猛劲朝她小便处毒打,流氓至极。这是刘太婆万万没有想到的,她只想人民公安应该说是一个讲道理的机关,可残酷的事实告诉她,这是个不讲政策、不讲法律的邪恶机关,只有警察毒打恶骂。

三天后将她押往辽宁海城,那里的公安更是打字当头,在海城,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每天每餐一个窝窝头、一点稀饭,无菜无油无盐,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不分昼夜时时遭受邪恶酷刑。在海城,公安三九天大雪冰冻将大法弟子的衣服脱下,学员每人只准穿一套秋衣秋裤,挨冻、挨饿,受尽折磨。

2001年元月17日,刘太婆被赤壁公安从海城市押回,在回途中,赤壁公安将她和儿子脚链手铐扣在一起,太婆的儿子没学法轮功,他是去东北接母亲回家,竟然和他母亲一起遭受如此屈辱。

古代的时候,百姓有了冤屈,可以拦轿鸣冤,不管能不能告成,告状的肯定是无罪的,总得让百姓有个喊冤的机会吧,刘太婆去北京只是去反映情况,却被打入了大牢,一个善良的老妇,遭受如此屈辱,这样的事情还发生在今天我们身边,请接着往下看,您会知道什么叫灭绝人性!

在看守所遭受毒打

开始时,刘太婆被关押在赤壁市第二看守所,它们专门请了一个打手(临时工)叶军来残害她,叶军每天上午毒打她的头部、眼睛、胸部、小腹等部位,有一次,太婆的鼻子被叶军打得凹下去了,过了十多分钟才凸显出来。下午毒打后,罚跪四小时以上,连续一个星期,后来要过年放假了,便将她转到第一看守所,这真是人

间地狱。刘太婆在这里受尽了无数的折磨。

2001年正月18日,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蔡金平来一所第一次提审她,实际就是毒打,开始打手还是叶军,由蔡科长指挥,毒打得她全身骨头散了架一样痛,看不见什么,眼睛也被它们打瞎了,太婆站不起来了,爬也爬不得,这时叶军用猛力打她时,他也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就走了。

剩下蔡科长,它把门一关,然后斜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斜着狗眼,抽着烟。太婆被邪恶们打得躺在地上无力起来,蔡科长就要她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老子要看看玩玩。”太婆对蔡科长说:“你想怎么样?”蔡得意地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干部,你不听党的话吗?党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当时太婆对蔡科长说:“我现年有60多岁了,我跟你母亲年纪差不多少,听你说你是干部,又是党员,你们宣传党员应该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调查事实,解决群众的大小问题,今天你是来调查我解决问题的,你为什么把调查的事情压下,你指挥别人打骂、迫害我,是侵犯人权,你强制把我刘晓莲的衣服脱下,你等于是侮辱你的母亲。”

蔡科长恼羞成怒,上来要扒她的衣服,后来有人来了,它才住手。

毒针摧残

2002年6月28日,这是刘太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也是蔡金平(市公安局政保科长)、邓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主管女号)、宋玉珍(市看守所女号管教干部)等人最“关心”她的一天,那天下大雨,它们对太婆下了毒手。

那天,钱玉兰所长进监狱号子里,她对太婆说:“你炼功快瘫了,领导说要给你打点补药治疗。”太婆不打针,对她说:“我不是炼功致残的,是你们用酷刑迫害致残的。”这时,它们叫来两个外劳,(什么叫外劳?就是罪犯家里出一定钱给看守所后,免关监狱号子,可在高墙内自由活动),拿来脚镣把她铐上,将她拖上车,邓所长亲自开车,车上有蔡科长、钱所长以及看守所狱警宋玉珍,还有拖她来的两个外劳共七人。

把太婆押到了看守所对门的妇幼保健院,有三位女医生问她什么病,太婆说不是病,是警察用酷刑毒打的。蔡科长恶狠狠地对医生说:“不要问!”医生回答说:“不是给你看病,不问清病怎么下药治疗?”那几个公安和医生吵起来了。看来这里的医生职业道德好些,不愿意不明不白地跟着害人。于是,警察们又将太婆押到市人民医院,钱和外劳在车内看守,蔡、邓、宋先进医院联系半小时后,再把太婆押进去,人民医院的医生没问病情,就开始准备药水和针头,恶警们将太婆四肢用脚镣手铐锁在病床的四角,不能动了,蔡、邓、钱、宋还叫外劳把太婆压住,眼睛蒙上,使她看不见任何人,也无力喊叫别人。

就这样,一场罪恶就在光天化日下发生着,破坏人体细胞的毒液被强行注射到太婆体内,大约不到一个小时,注射完了。

也许是恨刘太婆不“配合”,害它们辗转奔波,恶警们指挥外劳,把刘太婆直接拖倒在地上,一路拖回看守所,太婆在路上被它们拖得受不了了,便在路上大喊:“我是个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罪,被他们迫害毒打。”街上来去的行人很多都来看,太婆耳边听到世人骂江××无理太邪恶了,法轮功都是好人,他们什么坏事都不干,为什么把好人当敌人办?

毒液注射进了老人的体内,当天晚上,开始发作了,那真是毒啊!老人家头部七孔出血,双耳象爆炸一样振痛,上吐下泻:上吐,肝、肺、胃好像要从口中吐出来;下泻,大小便先拉血块,五天后,拉的象猪肝色特别腥臭的硬血块,大小便象生小孩一样刮痛,食物不能吃,只能喝点水。多亏监狱里同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时时耐心照顾,喂她喝水,老人多次昏死过去,监狱里的同修和其他犯人都同情地流着伤心的泪水,不停地关心体贴照顾她。

从这以后,它们确实看到太婆生死难料的情况,如果再放她回家,想太婆肯定死在家里了。就是这样,恶警们还没有忘记发财,就向老人的家人放出口信,说她快死了,骗她老伴3000元,还写了担保,将太婆买回了家。2002年8月28日以病解的名义把老人放回去了。

二进看守所,遭遇“五马分尸”

恶警们以为太婆必死无疑,它们是有把握的,那个毒针打下去后,拉出大块的血块,其实是内脏遭受极大创伤所反映的症状,太婆已经60多岁了,虽说是炼功后身体强健,加上农村妇女本身吃苦耐劳,承受能力比城里人要大些,但太婆遭遇的迫害,是历史上极其罕见的无耻、下流、恶毒的迫害,使用手段之残酷、毒辣,一般人根本闻所未闻,所以,按照常规,太婆是很难活下去的。

回去后,丈夫和儿女看见太婆被折磨成这样,敢怒不敢言,太婆家人都是憨厚淳朴善良的农民,老实巴交惯了,面对这般丧心病狂地迫害,唯恐进一步加害,只得忍气吞声,眼看着太婆可能活不长了,大家开始到处借钱,张罗着准备给太婆办后事。

谁知太婆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的奇迹再一次发生在太婆身上,她没有死,甚至还挣扎着爬起来,到外面去揭露这场罪恶荒唐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与镇压,人们都含着泪,听完太婆的遭遇。

风声传到了公安那里,说太婆不但没死,还到处揭露它们干的那些坏事,于是,在太婆挣扎地爬起来的第二天,当地公安直接把太婆从床上绑架走,10月17日又转到第一看守所,太婆又回到了这个人间地狱,面对那些曾经给她打毒针想置她于死地的恶警们。

2002年12月6日,这一天应该是赤壁人的耻辱!赤壁城的耻辱!因为这一天,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邓定生为首多个干警,另加4个外劳共18人一起残忍地折磨了一个62岁的妇女。

邓所长想出了一个“五马分尸”的刑罚。五马分尸是中国古代的一种虐杀刑罚。这天,以邓所长为首的恶警们居然采用它来对付60多岁的老太婆,只因为她信仰“真、善、忍”。

它们叫四个外劳抓住老人的四肢,邓所长抓住她的头,这样五个人就变成了“五匹马”,五个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当时老人的小便处撕开了,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脱节,耳边听见恶警们哈哈大笑,狼心狗肺的恶警们疯狂把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当成他们的玩意儿,玩得“开心”,乱哄哄中,办公室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有好多人也上来参与,先前“五匹马”还抬着老人,其它人轮班用50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硬打、软打老人孱弱的身体, 几乎打了一天,将老人的全身骨头几乎都打断了,巨大的痛苦中,太婆昏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婆缓缓苏醒,邓所长见她没死,又想出一个恶毒念头,它说太婆的脖子(被它们拉得)太长了不好看,它把太婆的头抓着,用力一塞……,可怜太婆,又死过去了……。

神奇的是,太婆还是没死,邓所长就用50斤重的脚镣锁了她一个星期,半个月连水都没喝一口。

2003年4月29日(农历三月28日),那天恶警看太婆坚持“真、善、忍”的真理心不动,用尽方式来“转化”她。什么叫“转化”呢?

比如说,一个人知道她的父亲是个高尚的受人尊敬的好人,现在有强大的恶势力逼迫她承认父亲是个“卑鄙可耻之徒”,逼她和父亲划清界限,揭批、谩骂她最尊敬的父亲,如果她迫于压力,违心地做了,这就是“转化”。相信经历过“文革”的人都会知道。

太婆受尽苦难,可太婆宁死也不昧良心,她对恶警们说:“真、善、忍没有错,大法弟子有一颗坚定的心,谁也转化不了我,你们是妄想。”

那天,以邓所长为首,围着太婆开始“转化”,好一轮毒打,打得老人头上血肉模糊,四肢、脚骨、手骨、胸骨、腰尾骨全部被恶警打断了,凶手以为她死了,把老人丢到花园的水池边,可老人顽强地又活过来了。

凶手们已经完全丧心病狂,老人躺在地上,它们用皮鞋踩着她的四肢,死劲地在地上又踩又搓,将她四肢关节全部搓开踩断,最后,她的手脚上的肉大块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头,有些骨头从中间裂断开,伸到外面……

可是老人仿佛有神助一样,在如此骇人听闻的长时间残暴下,生命的呼吸仍然不停,凶手们也发泄完了。

不久,看守所通知太婆的家人把老人接回去。

恶警放太婆出去时,就曾经说:“如果她不死,那就是放出去一颗炸弹。”

它们是害怕,因为它们干的那些事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罪恶”两个字来概括形容了,所有听到这个故事,良心未泯的人,都忍不住想流泪, 都可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一切都不是人干的!

以下的几个名字,是赤壁人的耻辱,因为它们没有任何人性地残害了一个善良的老人,只因为她不愿改变“真、善、忍”的信仰。

邓定生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钱玉兰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宋玉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号管教

在遭受那样歹毒地反复迫害后,那位不屈的老人还活着,甚至还在渐渐恢复,全身骨骼慢慢还原,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神迹,就是法轮大法的威力。人如其名,她就象一朵永不凋谢的莲花,象征着人类追求真理的圣洁与坚贞。

* * * * * * * *

法轮功不允许修炼人参与政治,所以大法弟子也不会去反对政府,但是我们反对迫害,为了制止当前的这场非法镇压,我们必须要揭露邪恶,为那些无辜而正在遭受迫害的、以及因为实践“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的830多名同胞。

我们没要求您在了解真象后去反对什么,因为知道真象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破除蒙骗,使人心明眼亮,让生活充满光明。请理解我们,让我们的心共鸣——为了开拓我们能够共同正常生存下去的未来空间。 

下载WORD文件(140KB)

附相关责任人电话:
邓定生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长
07155350966
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07155232701 13807245388
钱玉兰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07155222687
宋玉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号管教
0715523569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