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大法弟子99年720护法纪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16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正是邪恶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刚开始的时候,当天我们在公园里炼完功后得知,全国及沈阳市的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在七月十九日凌晨左右均相继被警察抓走了。不同年龄、不同岗位的学员请过假后,相继到有关部门上访,说明情况。当时上访的学员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到辽宁省委上访,一部分到省信访办上访。当大家到达后,发现这些部门的周围都布满了大量的警力,气氛异常。但是我们是来向领导反映情况的,大家没有在压力面前退却。信访办楼前是一条小马路,当时路的两侧都站满了学员。大约在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就看见警察临时调集多辆大客车,警车封锁其它路口,大客车顺着小马路缓行,走走停停,警察连打带拽,不断地把学员推上车。有位中年女学员不上车,警察把她的衣服和皮包都拽变形了,最后四个警察把她抬上车。这时有位老年学员高声喊道:“大法弟子怕什么,走!我们上车,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样一下子上去了好多学员,这辆车当时就满了(后来悟到应该抵制邪恶)。警察告诉司机“关门,开走”。由于小马路上人很多,大客车走走停停。这时炼功点的辅导员(是个小伙子),张开双臂拦住大客车,不让汽车把同修拉走,警察就连踢带打,把他弄到路边,让车开过去。警车开道,车队走过小马路上了大道,这时同修中的一位大姨,显得有些激动,向窗外不停地喊着:“我们是好人,炼法轮功没有罪。”

汽车从省委门前路过,在省委门前等候上访的同修也都看到了车里的同修透过玻璃窗向外面喊着什么,大家心中的疑团更大了。

大客车一直开到沈阳市体育场。当时体育场里被抓来的上访学员有几千人。离我最近的是铁西区的学员,大家坐得很整齐,有的学员学法看书。其它区的学员有的背“论语”,有的背《洪吟》。学员们分别不时地向在场的警察反映着情况。警察逐个登记着学员的姓名、单位、地址、电话(为他们以后加重迫害收集线索),到了晚上,各区的警察把各区的学员带开,又用汽车把学员拉到荒郊野外,扔在那儿不管了,很多学员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钟了。

次日,学员继续上访。

刺耳的警笛声响了一夜,大家也都一夜未眠,看时间还早,反正也睡不着,那就早点走吧。穿上自己喜爱的衣服;叮嘱孩子一番;和家人道别;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入夜幕中。

大街小巷到处是警察:有的盘查行人,有的截来往过路的车辆,警车还尾随学员到家门口,不让学员进家,送上警车。

辽宁省政府门前警察封锁了路口,警察把上访学员全部强行带到事前准备好的大客车里,装满一辆,驶离上访现场一辆,他们强行把学员拉到了皇姑区体育场,逐个登记着学员的姓名、单位、地址、电话,然后让大家集中一侧,学员们席地打坐,看随身带的大法书,或是相互交流。

后来才知道,这里被抓来的大部分是外地学员,能记得的有锦州、锦西、黑山、抚顺县等地区来的。他们风尘仆仆的坐夜车赶到省城上访,有的在火车站,有的还没到目的地,就被抓来了。这时客车不断送来新抓的同修,大家虽不相识,但都鼓掌或合十,互相鼓励。

这时外地的学员开始齐声背法。当时师父的《洪吟》发表不久,他们也能背下来。警察开始在同修中抓负责人,因为大家齐声背法的时候,要有人起头,被抓人周围的同修都站了起来,胳膊挽在一起,警察就连打带抓,大家齐声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许警察打人”。但是警察们不理这些,把抓出来的同修推上警车带走。

这时天渐渐地亮了,看清了还有几个相识的本地同修,大家就坐在了一起。这时太阳露出了曙光,光芒中无数的小法轮徐徐从天而降,大家不约而同的小声叫着“法轮,法轮”。过了一会儿一位外地同修(是个小姑娘)站起来,手捧着宝书,开始读《转法轮》。一些同修流下了眼泪。

七点多钟的时候,铁栏杆外面的大法弟子开始给里面的同修送食物,有馒头、煮鸡蛋、咸菜。警察进行阻拦。外地的同修也带了食物让大家吃。小姑娘又拿着塑料袋收大家手里的废弃物,地面上很干净,秩序井然。

八点钟过后,警察越来越多,这时开始叫各地同修上大客车,一个地区一台车往外拉人,场上的同修渐渐地少了。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钟了,大家还要上班,我们几个本地的同修决定一起往外走。一个男警察吼叫着:“你们干什么?”我们说:“回家”。“不行”,他说。我们中的一位同修说:“不用你们车送,我们自己走不是更好吗?”也许是看到我们中间有白发老太太,还有小孩,一个女警察说:“走把,走吧,让他们走吧。”又转过身来对我们说:“以后不要再来了(指上访)。”这样我们走出皇姑区体育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