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广州国安局的卑劣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2001年5月我与另一同修到香港参加和平炼功,抗议到港参加财富论坛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10日我坐直通车回广州探亲。在边检处我将护照递给边检官员,即有十几人涌上来把我押到一个小房间,搜查我的行李,搜出我的书籍、真相光盘及资料,还有一本通讯录。后来有一自称姓李的人(后来得知其实他姓张,是广州国安局“610”的一个处长),洋洋得意地说早就知道我要来,并讲出我同行的同修的名字。随后我被张和其他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姓黄)开车押到广州流花路广州军区总医院旁的一幢楼房,非法关押了33天。

为了掌握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洪法活动情况,广州国安局在此期间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对我进行监控、审讯。由国安局及公安局组成的小组共12人轮流值班24小时看管我,另外每天有固定的人来审问我,他们都是科长级的,有姓黄的女科长,姓李的男科长。姓范的男科长专管联络及生活。对我的一举一动甚至睡觉的状态都在观察,这是其中一个国安局的人有意无意告诉我的。

他们表面上表现的很和善,企图骗取我的信任来配合他们。当我不配合他们时,他们就勾结广州中医药学院的心理教授邱洪钟来威胁我。邱洪钟播放诬蔑大法的电视片,并说:如果不放弃法轮功就送我进精神病院,而且他还说:在中国制造冤假错案是很容易的事情,贺龙将军就是这样被害死了,你又能怎么样?姓张的处长“许诺”:你说的我们保密,说了马上回家,不需签字画押。

由于有怕心、有保护自己的私心,违心地配合了恶人,将大法弟子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主要是姓名、性别、年龄、家庭情况、工作、参加的活动、资料的印制等。虽然我没有跟他们说实话,但也是配合了邪恶。他们拿出一本相册,里面有很多单人照,让我辨认。另外,他们还给我看我在香港和平请愿时的炼功照片,以显示他们掌握了海外法轮功的活动情况。后来他们还想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我断然拒绝了。

来自海外,特别是加拿大的强烈的营救呼声,使广州国安局不得不于6月12日将我释放。在放我的那天晚上,李建华科长让我在记录上签字、按手印,我说张处长“承诺”过不需签字,李建华说不可能,而且用录像机将我签字的情形录了下来。临走时,对我说:你自由了,可以随便走走。当然这又是它们的伎俩。其实我回到家中一直是被监控的,甚至到商店购物都有便衣跟踪。国安局还告诉我的家人说朱颖不能与她的加拿大朋友联络,可见他们出尔反尔的卑劣行径。

在我离开广州的前一天,李建华和科长黄某将我从家中带到广州华侨酒店的一个房间,把扣压的护照交还给我,但条件是:我不能在加拿大将我被关押的情况公布于众,否则我的生活及学习将受影响;还让我及时汇报海外学员的情况,换言之就是给国安局当特务。

回到加拿大后,我思想很消沉,因为出卖了同修,给师父、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心里很难过。同修们帮助我一起学法,在法上认识到必须揭露邪恶而不能陷于自责。我写了严正声明,并开始参与各地学员组织的新闻发布会,将我的经历告知公众,揭露广州国安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

此时,广州国安局看到它们的阴谋破产,就指使科长范某对我母亲说:广州市政府欢迎朱颖回国投资做生意;并且用人民的血汗钱买礼品送给我家人,其真正目的是想欺骗他们,诱使我回国。我曾经打电话给李建华,劝其不要再干坏事迫害法轮功,李支支吾吾地无言以对,后来我再打的时候手机已换了号码。

我在此将广州国安局的罪行揭露出来,警告跟随江××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恶人不要再继续行恶,善恶有报是天理。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给我机会纠正错误,走回正法的大道上来。

朱颖
2003年12月17日于加拿大蒙特利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