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湖南新开铺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26日】我是一名法轮功弟子,在几年的修炼中,我体质变好了,多年的关节炎也好了,以前干不了的重活现在我可以干得了。我家邻居们更了解我,我和大家一样每天做着自己的生意,只是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晚上别人看电视、打牌的时间,我就看大法的书,早上早点起来炼功。在社会上我的所作所为大家有目共睹,有许多人说我忠厚老实、有许多人愿意和我做生意,他们认为我和气、做生意价钱公道,守信用让人放心。我心里更明白是因为我是修大法的修炼人。

99年7.20以来,电视媒体把法轮功说得一无是处,不准老百姓学炼,对法轮功进行歪曲栽赃,我在家看不下去就进京上访,可得到的是关押,去年因为我发了真象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那里我亲身经历了他们干的那些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多么的邪恶,我不知江氏一伙给了他们什么特别待遇,也许有什么死命令,促使他们如此死心塌地、绞尽脑汁地迫害修炼者。

在看守所他们指使犯人殴打我,那些恶警打人比犯人打得更凶,还不时抽着烟对着我吹烟气,他们的目的是要我“转化”,放弃修炼,他们才能得奖金。我在社会上做的是好人,信仰的是“真、善、忍”。不知他们要把我往哪儿转!后来他们把我送进了劳教所。

刚进劳教所,警察们就派人对我进行夹控,不准我与别人说话,不准我走动,控制我的活动范围,无论我吃饭、上厕所还是到哪儿,夹控我的人总在我后面限制我的行动。几天之后它们开始对我紧起来了。早上别人没起床就叫我起床,逼我写“三书”不写就叫我站钉子(站在小板凳的四支脚上)、威胁要拖我到水房里打我,逼着我看诋毁大法的书,整天它们轮流地往我耳朵里灌不好的东西。不写就回不去,不转化就把我整成“红六”(即要把我整成精神病)。每天逼我做多少事,做不完就不让我吃饱,在平常生活中总是找岔子整我,使我精神上没有一时松弛。这些都是恶警指使着干的。

狱警的手段更卑鄙,他们以做工作为名,采用车轮式地手段叫我坐在小凳子上跟他们谈话,一谈十几个小时,坐着那里不准动,有几天是坐到早上3点多,早上6点不到就叫我起来。叫我回答他们那些无理的、低级的、有时是下流的问题。我知道是在故意消耗折磨我,他们还狡猾地说:我不逼你写“三书”,你自己考虑。还假惺惺地问我吃得饱吗?可是暗地里加派坏人整我。在我进劳教所之后,他们就不断地在精神上给我施加压力,想把我整垮好达到他们的要求。

夹控我的犯人为了拿到减期采用各种手段整我,上面的要求是不惜一切手段要他们征服“法轮功”,转化一个减教期二个月,还每月奖11天。许多人变得没有良知,对我变本加厉地折磨,欺侮,整天对我恶狠狠。我善念对待他们,有的夹控犯和我好了,警察看到后就另换别的坏人。

回想起来我都不知是怎样过来的,我并没有犯罪,相反在社会上是做好人,我们修炼人是对得起政府、人民的。江泽民为满足他个人的妒忌心理,居然如此下流卑劣、用邪恶手段来整法轮功。我们修的是宇宙的真理,法轮大法是来救度世人的。善良的人们啊,不要听信江氏的造谣,相信你们亲眼所见的,看看你们身边的大法弟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对大法的一念将决定人的未来生命,大法法正人间指日可待。所有反对大法的人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都将自食其果。现在法轮大法在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地区洪传,江泽民在海外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遭到起诉。我也奉劝那些执迷不悟的、助纣为虐的人赶快停手吧。

湖南新开铺劳教所警察电话

常青:新开铺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主管迫害大法弟子,此人手机13908462007。
杨晓波:新开铺劳教所二大队对大法弟子实行精神迫害,多名大法弟子被其用邪恶手段逼迫转化。二大队办公室电话:0731—5260066转804。
段松华:包夹犯,迫害大法弟子多名。0731—5129019(不一定在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