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挡不住 正信正行破樊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26日】我是阜阳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8月,我在街上被三个穿便衣的恶警绑架到了公安局。他们软硬兼施想方设法想得到我现在的住址。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用大法赋于的智慧与恶人周旋。他们看达不到目的,就把我关进了拘留所。

一间号房关着16个人,有一个73岁的老太太,也是大法弟子,已经被抓来5天了。同号犯人们都不准她炼功,我问她们为什么这样做,她们说:我们怕她夜里会杀我们。我知道她们是受到电视中造谣、谎言的毒害才这样的。我就跟她们讲真相:讲了“天安门自焚”都是江氏导演的栽赃戏;北京“傅××杀人案”纯粹是利用一个精神病人来造谣;讲法轮功教人向善的法理,做人的道理;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真象等,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最后她们都明白了真相。有的说:真想不到政府也会骗人!我们今后不会再被电视欺骗了;有的说:我们出去后,再碰到被电视欺骗的人,我们也会告诉他们真相的。从那以后,姑娘们每天跟着我和老太太学背师父的《洪吟》、经文和炼功。凡是进我们号房的都跟着学背师父的经文和炼功,凡是从我们号房走的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后来恶警又把我非法关进了看守所。在那里同号房有三个大法弟子,她们告诉我:现在看守所关了70多个大法弟子,有的关了8、9个月,有的关了一年多了。我看见她们每天都帮着干活,我就说:她们干活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为大法而来的,我们又没有犯罪。我们的时间就是发正念、学法、炼功。后来她们三人悟到也不干了。有一天,恶警提审我,回号房时见她们三人正在发正念。看我回来了,她们才停了下来。同修告诉我:只要有大法弟子提审,同修就会敲墙壁互相通知,大家就会一起发正念,铲除对大法弟子的干扰迫害,我感到大法弟子真是一个整体。

有十位同修已被检察院非法起诉,法院已非法开庭审理三次,欲对大法弟子施加新的迫害。其中有我们号房的一位快60岁的同修。在交流中我说:这正是大法弟子在法庭上向世人堂堂正正证实大法的最好机会,千万不要错过这个难得的机缘。 另外,如果我们十个大法弟子在法庭上齐发正念,都喊法轮大法好!那会有多大的力量,那会清除多少另外空间的邪恶呢?在另外空间看肯定是惊天动地的。

2003年9月9日,法院通知最后一次开庭宣判。同修出庭回来抱着我就哭,边哭边说:谢谢你的帮助,今天在法庭上大家都做的非常好。在宣判时,她带头喊:法轮大法好!其他9位大法弟子也异口同声地跟着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今天她们十位大法弟子在法庭上堂堂正正地证实了大法。听她一说,我和另外两个同修也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狱中的大法弟子最想念的是师父。同修告诉我:农历2002年除夕之夜零点之前,大家早早地就把腿盘好了。电视中新年钟声头一响,狱中全体大法弟子个个双手合十向师父问好!大家两眼饱含热泪、异口同声连喊九遍:师父新年好!师父新年好!……大法弟子们一声声真切的呼喊感天动地,感动得同号中其他人也跟着流泪。

听了同修的描述,我仿佛看到狱中的大法弟子,那一颗颗对师父、对大法的赤诚坚定的心。我说:你们应该把这些写出来,也是在证实法。我会想办法带出去,请同修发给明慧在网上登出来那该多好。同修说:我们文化不高,怕写不好。再说,你怎么出去呢?我说:心里咋想就咋写,就象跟我说话一样,其他的你们不用管。在我的鼓励下,有两位同修克服了许多困难后,用了几天时间终于把她们想说的写了出来。

转眼间在看守所满一个月了。恶警已没有理由把我继续关押在看守所。那一天出看守所办手续时,上来两个女人搜身。我心里想:请师父为弟子加持,不能让她们搜走我身上带的同修用血和泪写成的揭露残酷迫害的文稿。两个女人把我的鞋和外衣都脱了下来,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啥也没搜到。恶警头子假惺惺地跟我说:上车吧,现在送你回家。我知道他们又在玩弄花招。果然,恶警又把我非法劫持到了公安分局。逼着我说出他们想要的情况,我坚决抵制他们的无理要求。恶警就打电话把我丈夫叫来,逼他交120元看管费,说还要把我送看守所。我丈夫生气地说:不放人叫我来干什么?就是要钱!家人走后,恶警把我非法关在一间偏僻的空屋里,一连过了十几天不闻不问。

有一天,我听到恶警头子和看守说话。看守问:她到期了还不放她吗?恶警头子小声说:给她办劳教,现在看守所不收,等两天看看,不行就想办法把她关到外地去。我明白恶人阴谋继续对我施加新的迫害。我要用正念对待一切,坚决否定邪恶的安排。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请慈悲的师父为弟子加持,弟子一定要把同修托付的事办到!我一定要闯出去,外面还有许多救度世人要做的事等着我呢!我想着用什么办法呢?这时,我发觉腿软的一点劲也没有。

第二天早上,我真的起不来了,病得很重。恶警头子慌了。一边给我家里打电话,一边叫人去喊局长。局长来了一看,我浑身发抖,就问我身上有什么感觉。我说现在手脚都不听使唤啦。局长看了恶警头子一眼说:不能耽误了,快去给她看病。恶警头子忙回答说:好的,就去。她家里马上也来人,已经打过电话啦。到了中午下班时间我家里也没有来人。我的身体状况也非常严重。恶警头子更慌了。忙着一边给我家里打电话,一边叫人去喊个医生来。医生来了一量血压240。医生说:很危险,你看水银柱都顶到头了。恶警头子不敢相信,问医生是不是血压表坏了。医生又给旁边的看守量,血压正常。警察头子真慌了。医生小声跟他说:别让她动,脑血管一破马上就完。他一听脸都白了。

下午四点多时,我丈夫终于来了。一看我的状况,就质问恶警头子怎么把人整成这样?你不是说送她去看守所吗?你们凭什么把她关在这里十几天?!你们这是执法犯法。恶警头子百般抵赖、狡辩,只想把我这个“病包”早点甩掉。恶警头子叫手下喊来一辆出租车,几个人扶着,由我丈夫把我背上车。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走出了魔窟。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浸透着狱中同修血泪的文稿也上了明慧网,有力地揭露了邪恶。值得一提的是,我回家没有多长时间,恶警头子就被车给撞了,这也是现世报应啊,因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会造下很大的业力。望这些人快点清醒,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少造罪孽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