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痊愈 讲真话惨遭冤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我于1996年8月喜得大法,从此走上了一条光明的修炼之路。回想起得法前,我这人特别固执,心胸狭隘,脾气暴躁,妒嫉心极强,看谁都看不惯,搞得家里孩子大人都不得安宁,也搞得自己一身病。严重的神经衰弱使我有时十天半月的不睡觉。整天昏昏沉沉的,体重只有80多斤。

邻居有炼法轮功的看到我这个样子,就劝我炼法轮功,我说我啥也不信,我就做一个好人就行了。其实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好人。有一次神经衰弱导致我半个多月也睡不着觉,弄得我心烦意乱、四肢无力,就买了一瓶安定想吃了药就能睡觉了,可是吃了四片没有一点困意,再吃十片还是一点也睡不着,就这样不知怎么吃的,把一瓶药全都吃进去了。这下可“睡” 着了,“睡”到第二天中午,我儿子发现不对劲儿,就叫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时,儿子、老伴、邻居都来了,马上送我去医院抢救。大难不死,我被救活了。

回家后,我四肢无力躺在炕上,老伴也愁得够呛,后来老伴想起他以前买的一本《转法轮》。就找出来让我看。打开这本书,我越看越愿看,越看越觉得这本书上说的太好了,好象都说我呢。师尊讲的法句句都打动我的内心深处,我的心就象打开了一扇窗,亮堂堂的,就这样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随着学法修心,我就象换了一个人,多种疾病不药而愈,我知道如何做好人了,知道了人生命的真正意义。师尊教导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善待他人。教导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严格按照师尊讲的法做,从自己平时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起,处处考虑别人,以“真、善、忍”为准则修心向善,使自己成为一个好人,完全为了别人的人。

老伴看到我的变化,乐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大法好。我女儿也走进了大法中修炼,一家人和和睦睦。后来在我家里成立了炼功点,功友们每天晚上都到我家里来,一起学法炼功、交流心得体会,那段时间是我永生难忘的。大法的美好感染着越来越多的世人,使很多有缘人开始修炼大法。

正当我们沉浸在法光沐浴的幸福之中的时候,风云突变。1999年7月20日,江××出于小人妒嫉之心,一手策划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针对“真、善、忍”大法的迫害。我们伟大的师尊遭江氏小人诬陷、诽谤,众多的大法学员在江氏迫害下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江氏操控国家所有宣传机器进行造假宣传,制造“自焚”、“杀人”等血案栽赃法轮功学员,一时间蒙蔽了全国数亿不明真相的民众,挑起了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为了证实大法,向国家领导及世人讲清大法真相,我决定去北京信访局上访。可是信访局变成了抓人局,根本没有百姓说话的地方,于是我决定走上天安门广场,向全世界人民证实大法,展示大法的美好,讲清大法被迫害真相。

在天安门广场,我遇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二十几位功友,我们商定在广场上炼功来证实大法,我站在最前边开始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这时一帮恶警如狼似虎般地向我们扑来,恶狠狠地拽住大法弟子的头发拳打脚踢地往警车上扔。我坦然不动继续抱轮炼功,开始几个恶警拽我也没拽动,最后他们连拖带拽地把我弄到警车上。当时广场上围观了很多中外游人,还有外国记者。这就是在首恶江氏的指使下,在全世界人民众目睽睽之下,上演的一幕幕践踏国家法律、破坏人权、破坏信仰自由、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百姓大打出手的人间丑剧。在首恶江氏的操控下,这些本应是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的人民警察都变成了残害善良百姓的打手、恶棍。

恶警把我们押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然后由驻京办的恶警把我们带到他们的住处,把大法弟子的钱搜光,我的钱藏在鞋里他们没搜去。恶警把我们俩个人用一个手铐铐在一起,将我们押上火车,在火车上恶警睡着卧铺,大法弟子们都坐在过道上。到长春把我们带到不知是什么地方,再次搜钱后,强迫我们全都蹲到地上,有的大法学员不配合,他们就大打出手。恶警又把我们送到拘留所,有一个姓黄的恶警让我们把钱交出来,他给保存,以后还给我们。我信以为真,就将藏在鞋里的钱交出来交给了他,结果被他贪污了。在拘留所里,恶警每天逼我们写不炼功保证,还强迫我们从早到晚地挑豆子,他们好挣钱。大法学员每天吃的是黑糊糊的发霉的酸窝头和带糠的碴子粥,菜里没有一点油,只有几片菜叶,碗底一层泥,却要收大法学员每天二十几员钱的伙食费。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我们集体绝食、罢工,两天后邪恶非法将我们劳教。在去劳教所的那天,有一个大法弟子把送劳教的票子扯碎,被几个恶警疯狂地毒打。

在黑嘴子劳教所里,每个大法学员有四、五个在高压迫害下屈服的人和劳教人员包夹(24小时看着,一起吃、一起睡),逼着写决裂书。不写就将大法学员弄到一个屋或卫生间毒打,一个屋若有一个不写决裂书,全屋二十多人(包括劳教人员)都不许睡觉。用以促使劳教人员仇恨和迫害大法弟子。有一个大法弟子坚决不写决裂书,恶警四天没让她睡觉,还把她弄到一个屋里毒打、用电棍电等。每天强迫大法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在这样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下,有些人承受不住迫害而违心地写了不炼功的保证。这就是在江氏操控下的造谣媒体所宣传的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春风细雨”般的所谓转化。很多大法学员从劳教所出去后,纷纷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使邪恶妄图通过酷刑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大法的阴谋彻底失败。写完了不炼功保证恶警还不放过,每天还逼着写“揭批”材料,不写就拉出去毒打。还逼着写上天安门广场和上访是违法。我质问他:“天安门广场是人民的,人民为什么不能去?我上广场炼功犯了什么法?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上访犯了什么法?”问得他哑口无言。他们不许大法学员说话,有一天在食堂吃饭,我看到一个认识的同修,我俩相互点头鼓励,被管教看见了,当时就破口大骂,又把我俩弄到管教室用电棍电,拳打脚踢。

在劳教所里邪恶不停的迫害下,我心脏病发作,劳教所通过当地把我接回。公安局政保科长在没有任何手续情况下,勒索了二千元钱,揣进了腰包。

大法学员的人身安全没有任何保证。每至所谓的敏感日,恶警就找机会到我家来骚扰,抓捕。十六大和两会期间,恶警多次来我家抓我,使我被迫离家。有一次我因煤烟中了毒,躺在炕上都起不来了,几个恶警闯进来就要绑架我,我的两个孙子吓得抱住我大哭,怕他们把我抓走。我老伴也急了,向他们喝斥到:人都这样了,你们还要抓走,你们有没有人性?在家人坚决抵制下,才使他们没能得逞。

在这四年多的迫害下,我和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这就是在首恶江氏的操控下,恶警们所干的连土匪都干不出来的事。江氏一伙所犯之罪真是罄竹难书。我善劝世人,了解大法真相,切莫相信江氏政治流氓的欺世谎言,分清善恶,为自己开创美好未来。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