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加欺诈 邯郸劳教所四年来野蛮践踏信仰自由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朋友们,大家应该知道一些关于法轮功的事情吧!可是,不知您是否知道,在我们如此文明的当今社会,竟然还有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人权行为。请了解一下邯郸市劳教所近年来是如何逼迫那些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转化”他们的吧!

邯郸市劳教所是所谓“全国文明劳教所”之一,自1999年底开始接纳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至今,已有四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记录,为逼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对他们进行所谓强制转化过程中,致死两人、致残多人,通过多方的调查核实,现分三个阶段历数其迫害事实。

第一阶段:1999年底至2001年3月,由于当时劳教所刚刚开始接触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的狱警对法轮功知之甚少,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更是不知从何做起。有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说服教育时,反被法轮功学员问的张口结舌。“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是教人去做好人的,有什么错?”、“中国不是讲信仰自由吗?我为什么不能信仰法轮功?”、“中国公民不是有向国家信访部门上访的权利吗?为什么政府规定法轮功问题不能上访?不让上访我还不能去跟别人说说吗?”在这种情况下,邯郸市劳教所警察是非不分,对法轮功学员一会儿体罚打骂,一会儿又哄又骗,一段时间不让与家属接见,一段时间又请家属来劳教所里帮助施压。

法轮功学员杨宝春就是在这段时间被迫害致残的。杨宝春是邯郸市人,2000年被非法劳教,刚到劳教所被安排在第五中队,期间因坚持法轮功信仰和坚持炼功,多次被毒打、体罚。之后,杨宝春被转到入教队,帮教队长为恶警薛沛军(邯郸市武安人)。在恶警薛沛军的指使下,入教队组织了一伙劳教人员对杨宝春进行严密看管,不许炼功,只要杨宝春不放弃信仰,就要千方百计地对其进行体罚和折磨。这伙劳教人员基本上都是因打架斗殴、诈骗盗窃而被劳教的地痞无赖,他们还将杨宝春的棉衣脱去,让其只穿着秋衣秋裤光脚长时间站在雪地里,有时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睡觉。据几位知情犯人讲:2000年冬天杨宝春经常被入教队恶警和犯人集体毒打,被打的不能动弹,然后扒光衣服(有时只留内衣)扔在雪地里长时间挨冻。恶警在一边盯着。冻完后,恶警又将其放在热暖气片旁烤,重复数次后,杨宝春的身体被严重冻伤,最终在2001年春导致右腿膝盖以下截肢。之后,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2001年秋河北电视台一节目中播放了邯郸市劳教所对杨宝春如何关心教育的骗人报道,其中还有恶警薛沛军对杨宝春的造谣。电视报道说:杨宝春故意在劳教所内滋事,不去厕所,在床上大小便,弄脏被褥,还有一个特写镜头。据几位知情犯人讲:杨宝春被折磨得不能动,无法自行上厕所,又无人照顾,大小便只能在床上。

第二阶段:暴力转化阶段。这一阶段是指2001年4月至2001年底的那段时间,由于当时邯郸市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工作不力”,在上级施加压力的情况下,邯郸市劳教所采取了其它劳教所犯罪恶警的经验,由所长亲自挂帅,召开了多次动员和部署大会,将所内被劳教法轮功学员一一分析,分别承包给每一狱警,限定时间,无论采取什么方法,必须转化。

就这样,对法轮功学员疯狂的暴力毒打开始了。只要法轮功学员坚定信仰就被暴力迫害,几乎每月都有一两次对所有法轮功学员一一“过堂”的事情发生,让其写“悔过书”之类侮蔑大法的材料,喊骂大法的口号,如其不做,马上会遭到多人的毒打,一直打到其服从“命令”或完全昏迷为止。毒打的方法也是多种多样,如:多人将其按住用木棒、橡胶棒打,用电棍电击,用照明电线电,绑,吊,铐,往伤口上洒盐,往指甲缝里插针,“小燕飞”(将人体下肢固定,七、八个人将其上身紧贴下肢按压,以抻拽其大腿和腰部的肌肉,被折磨者痛苦不堪),灌酒,捏挤男体阴部的睾丸等等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另外还采取多种体罚措施,让法轮功学员一人承担几个人的劳动量,不让吃饱,不让睡觉,不许与他人说话,罚站,酷暑天在太阳下晒等。这些手段同样使用于那些法轮功学员中的老人和孩子。

法轮功学员李平昌,邢台市宁晋县人,2001年4月期间,在劳教所入教队遭到多次毒打,臀部被打烂,又被往臀部伤口处洒盐,往指甲缝里插针,但仍然不改变对大法的坚信,后因肾脏被严重打伤送往医院治疗。

法轮功学员高超,60多岁,河北省廊坊市人,2001年8月期间,在劳教所入教队被七、八个壮汉按在地上做“小燕飞”,昏死过去后用冷水浇醒再做,连续昏死多次,致使这位老人两个多月不能直立,上厕所时,两手扶在脚上慢慢向前挪。

法轮功学员任孟军,邢台市沙河人,2001年10月期间,在劳教所第五中队因向队长声明自己以前所写诽谤大法的“悔过书”作废,而被五六名值班队长长时间毒打,后因伤势过重,不能进食,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匆匆办理保外就医将任孟军送回家后不多日就死亡。事后劳教所的警察还造谣说该法轮功学员是因病死亡。……

第三阶段:洗脑加暴力阶段。这一阶段是指2002年初至今的这段时间。邯郸市劳教所总结出了一系列针对不同性格特点的法轮功学员,如何强逼他们放弃修炼的转化措施。在上级部门的指标下,于2002年1月,在劳教所里成立了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专管队。专管队从表面上看好象是一个很文明的教育场所,对法轮功学员都提供了很多优厚的待遇,生活条件也比其他中队好的多,只要你放弃信仰“转化”,可以说对你很照顾,然而对那些坚持自己信念的法轮功学员迫害起来也更加凶残、更加隐蔽,创新了许多残害生命的历史记录。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从各个方面进行摧残,身体上折磨,精神上打击,理论上欺骗,感情上伪善的关心,只要被转化者在某个方面一出现松动或让步,马上会抓住其弱点进行重点突破。

一般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刚被送到专管队时是采取先礼后兵的步骤,一开始对你很客气,热情地找你谈话,了解你的思想情况,劝说你不要再炼法轮功了,因为再不放弃法轮功就要面临着被长期劳教、判刑、开除公职等等,让你真的感到他们(专管队狱警)是诚心地在为你好,是为了你的生活出路、家庭幸福着想,但是他们不讲也不承认信仰自由的问题。之后,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就开始了残酷的迫害。身体上的折磨除了第二阶段的毒打方法外,突出在不让睡觉上,因为不让睡觉既能让人特别痛苦又不会在身体上留下外伤,只要你身体累不垮,就每天24小时不让你睡觉,十几个人轮班看着你,并一直向你灌输诽谤法轮功的理论,有连续四、五天的,六、七天的,八、九天的,十几天的,二十几天的,最长的有断断续续近三个月的(一般时间长了的每天都有几次打瞌睡的机会)。

据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付敌方间谍的手段之一就是不让其睡觉,但一般七天为极限,超过七天会使人精神失常的,而专管队的恶警们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时,只要死不了,是不讲极限的!精神上的打击主要有羞辱、谩骂、开批斗会、诱导其亲属来哭闹死劝等,如有的法轮功学员想见亲属,可当其家属来探望时就偏偏不让接见。同时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学习一系列批判、诽谤、栽赃、侮辱法轮功的音像制品和书籍,还编造了一系列让人放弃法轮功的说道来迷惑法轮功学员,真有以假乱真的水平。感情上的伪善主要表现在当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到生命垂危的地步时,一般情况他们都会停止对其身体上的折磨,而对其表现出异常的关心,送医院、让人喂食、照顾,还用摄像机把情景拍摄下来为日后造谣作准备。一旦其身体得到一定恢复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与迫害。

法轮功学员秦中科,邯郸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2002年7月2日至7月23日连续21昼夜不许睡觉,不许躺倒,期间还对这位老人长期进行罚站、在烈日下晒、双手长时间举物等等体罚,单是连续几昼夜的罚站就使秦中科老人双脚和小腿严重肿胀、毛细血管破裂渗血。为了制止恶警的残酷迫害,秦中科用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反被恶警连续多次强迫灌食,并让秦中科的家属承担医疗费用。后因秦中科继续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被转送至高阳劳教所继续进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蒿文民,邯郸市魏县人,2002年6月至8月期间连续近三个月不许睡觉,开始十几天连眼睛都不许闭,后来蒿文民才有机会每天打一两次瞌睡,另外还对蒿文民进行体罚、毒打、欺骗等等手段。8月中旬,在蒿文民绝食抗议十几天,身体已十分虚弱的情况下,仍对蒿文民进行毒打,将其身体多处电伤,腋窝处被电警棍电出许多水泡,破裂流水。后因蒿文民伤情严重、有生命危险时,才将其送往医院治疗。

一位沧州籍法轮功学员,在2002年11月底,因绝食抗议关押并长期遭受迫害,身体被拖垮,送往医院抢救无效而含冤死去。……

目前邯郸市劳教所专管队的恶警们还在疯狂地做恶,其中主要有:高飞(其还是邯郸市610办公室人员)、邢延生、姚建明、高金利、李海明等。……公安人员如何使用警具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劳教所里也明确规定劳教狱警不准打骂、体罚被劳教人员,然而邯郸市劳教所里长期以来发生的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却一直在逐步升级着。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坚持自己的信仰有什么错?他们炼炼功祛病健身对谁有危害呢?为什么江集团要无限度的造谣诋毁法轮功?为什么要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如此非人的折磨和迫害?明天邯郸市劳教所里又要对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做些什么?全国许许多多的劳教所正在对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做什么?……我为中国的人权担忧!我为中国人民的明天担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