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山东省青州市谭坊镇乡亲通报本地恶人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30日】

父老乡亲你们好!

谭坊镇是青州市学大法人数最多的一个乡镇,在这里,恶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残酷的,使用的手段也是卑鄙邪恶的。在这里我们概括地披露一部分已调查清楚的迫害事实,具体对个人的迫害将陆续披露出来,请乡亲们留意、关注我们散发的真象资料。

我镇被迫害致死大法学员一名;被不法官员非法劳教的4名;非法拘留的12名(其中有多次被拘留的);被非法送青州洗脑迫害的7名;在镇上被毒打折磨的大法弟子太多了(具体数字待查),个人罚款数额最多的上万元,少的上千元。从镇驻地到各村路程不到10公里,绑架一名大法学员交车费100元,抄家的也是太多(具体数字待查)。抄家时恶徒随便拿学员家的东西(大到摩托车、保险柜、电视机、录音机、录相机音响、小学生复读机,小到书籍、磁带、录像带、笔记本、手灯、眼镜,连镢柄锄柄都顺手拿走)。

在迫害中恶徒使用的手段下流卑鄙:不准学员睡觉;两手平身坐在地上端水盆;戴手铐;麻绳捆;抱粗树铐;用木棍胶管、麻绳淹水、木板毒打;背铐在树上腿底下垫砖;冬天在院子里冻;脱光衣服从头顶上浇水;更甚者仰面铐在树上用冲刷汽车的水管往脸上冲水;强捏着鼻子灌酒;鼻孔中插一软树条到咽部来回抽拉;鼻孔中插香烟;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以后这些恶人知道了打大法学员遭报应,浑身难受,就拿着人民的血汗钱雇用打手毒打大法弟子(其实,这种行为同样会遭恶报),我们被打的青一块黑一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有的骨头都被打骨折了。最令人发指的是毒打老人,60多岁的老太太被四五个恶人用各种刑具毒打,皮带都被抽断,只打的老人鼻青脸肿,奄奄一息,晕死在地,然后抬到派出所里挂吊瓶,直到天明后才通知儿女领人。

书记大小干部不顾人民公仆形象,赤膊上阵,亲自动手毒打大法学员,而且是满口脏话,污言秽语,从肉体上毒打到精神上侮辱,无所不用其极。

2002年期间打人极其凶狠、迫害大法与学员的恶人冀富被提升为政法委书记610头子。此恶徒上任后更是肆无忌惮,变本加厉,为所欲为带领一帮恶人,伙同派出所到处迫害大法弟子。郑母镇一大法弟子在谭坊一功友家,被冀富抓去,送劳教所劳教;2002年秋昌乐尧沟一大法弟子与青州城里一大法弟子在谭坊洱河桥散发真相时被恶徒们抓去,送青州后被劳教。绑架我镇一大法弟子要去送劳教,因身体不够条件,恶徒们用一千多元行贿劳教所,劳教所收贿后,收下大法弟子,进行非法迫害。随便绑架为大法弟子说句公道话的亲属邻居,到镇上毒打,并罚款后才放人。这帮恶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就随便爬大法弟子家的墙头,劈开大法弟子家的门抄家,这与过去的土匪有什么两样!2002年的国庆节前,这帮恶人又逐村逐户逐人的强行叫大法弟子在“转化书”上签字画押,并照相。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和双目失明的老太太也不放过,强行拽着她们的手按手印。这群拿着百姓血汗钱不干好事的恶人,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我们写出这些迫害事实,并不是想搞臭谁,目的是让他们认清自己也是被江氏集团欺骗的牺牲品,应当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不要为一时的一己之私做这些伤天害理、丧尽天良、让乡亲们戳脊梁骨,使父母兄弟、子孙后代没脸见人的坏事。也希望这些人的家属、亲朋好友、熟识他们的人规劝他们停止作恶。

法轮大法使我们祛病健身、道德升华,福益个人、家庭、社会。愿所有善良人请记住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谭坊镇党政办公室 于洪福 办公室电话:3841011 手机:13031672327
郭文杰 此人是个犹大 现被邪恶之徒弄到潍坊继续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
宅电: 3225201 传呼:95806-5222808

恶人电话号码:
贾庄村支部书记 杨洪军 0536-3841907
张永生 0536-3842684
原贾庄村主任 宋保忠 0536-3843333
村委成员 杨文学 电话号码不详,其父电话:0536-3841363
谭坊镇委 秦华君 迫害大法弟子凶手,家住大推庄,宅电:0536-3841050

谭坊镇恶人榜

钟安信 原谭坊镇书记,现调潍城区,7.20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首恶。
冷传波 7.20前后任谭坊镇长,首恶。
王友帮 7.20后,接替钟安信任谭坊镇书记,首恶。
孟广广 继王友帮之后任谭坊镇书记,首恶,亲自行贿劳教所,非法劳教大法弟子。
冯波 7.20后,任政法委书记,首恶。
冀富 2002-2003年期间任政法委书记,其人最凶恶。
于洪福 谭坊610骨干,邪恶。
张立诚 迫害大法骨干,任张羊片书记,后任规划办公室主任。
董承涛 毒打大法弟子的打手(于家村人)。
赵洪江 毒打大法弟子打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