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计生办和劳教所惨遭折磨并被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4日】我在没有得法以前,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影响了正常的劳动和家庭生活,经常和妻子吵架,闹的家庭不和。自从我修炼了大法后,“真、善、忍”这三个字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我时刻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任何事情先为别人着想。渐渐的随着道德的升华,心性的提高,我以前的恶习全部去掉了,我的家庭变得幸福美满。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从那时起,我经历了人生最可怕的一场恶梦。

我认为当权者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误的。中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我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于2000年春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我和五位功友被警察强行戴上手铐,我们被拉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被非法关押在一所房子里一天一夜。第二天,我被当地驻京办事处的人押回镇派出所。恶警们非法关押打骂我几天后,因我仍不放弃修炼,非法判我刑事拘留一个月。

2000年7月,派出所一伙恶警晚上非法闯进我家,把我强行从家中押上警车,另一同修也被非法抓捕,恶警把我俩押到镇计生办进行迫害。刚进院,恶徒喝得醉醺醺的,对我俩拳打脚踢,满嘴污言秽语,气势汹汹,进屋他用方木凳打同修的头,把她按在地上,用脚狠踩她的头部,鲜血从脸上流下来,又抓住她的头发用脚猛踢她的臀部。对我也是拳打脚踢,在计生办被关押的还有其他十多个大法弟子,警察在每天酒足饭饱之后,毒打我们两个多小时。他们对我们拳打脚踢后,再用黑胶皮管子当皮鞭对我们每人抽打五十下子,强行我们绕花坛转圈轮番毒打,最后逼我们排成队,将水管插进每个人的嘴里,用潜水泵抽水灌,灌得我们呼吸困难,恶徒邪恶地喊着:还炼不炼了?我们说:炼。他们就用水管狠抽我们,挨个打,打得我们满身是伤,青紫一片,疼痛难忍。

有一天,他们六、七个人对我们拳打脚踢,将我踹倒在地上,又用伞把、凳子等硬物打我,把我打得大便都拉在裤子里,以至昏死过去。他们又用竹竿、扫帚把、水管等硬物对里面关押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打了两个多小时。把竹竿都打烂了,竹刺插进了一位同修的肩头很深。警察用扫帚把又打另一同修的头部,把扫帚把都打断了,又脱下鞋,用鞋底打她的脸和眼睛,打得脸青一块紫一块,眼睛看不见东西,嘴肿得不能吃饭。我们利用吃饭时向恶徒们讲真象,警察对我们说:我们也是身不由己,执行上面的命令。江泽民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卑鄙手段。恶警说:你们去北京又能怎么样,还不是照样抓回来挨打,江泽民不让你们炼,我们不打你们能行吗?领导在这看着呢。就这样我被他们关押折磨了12天才释放。有的被关押了20多天。

2002年春天的一天晚上,因一对同修夫妻都被非法判劳教,他们的果园无人管理,我和几个同修到本村另一同修家,计划第二天给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家修剪果树,被恶人举报,恶警手持电棍、橡胶棒闯进家中,不由分说,大打出手,猛击我们的头部、脸部,打得我们鲜血从头顶流了下来,我头上被打了三道大口子,血直流。后恶警把我们几个强行拖上了警车。路上我们奋力反抗,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响彻云霄。在恶警和恶徒们把我往车上塞时,我的爱人来阻止邪恶之徒的行为,他们把她连拉带拖推向了一边。我爱人说:你们凭什么抓人,他们犯了什么法?邪恶之徒们说:谁叫他们炼法轮功呢?江泽民说了:看见炼法轮功的就抓就打,打死也白打。就这样,恶徒们强行把我们戴上手铐,押回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后,恶警把我和另一位同修铐在暖气管上,另外两位同修被铐在办公桌的腿上,关押了一夜。第二天,一恶警当着我们的面,把我们的大法书放在脚下踩,把我们师父的法像摔碎,嘴里还骂我们的师父和大法。在非法提审我时,我趁机戴手铐逃走,结果被恶警骑摩托车追上,我趁机给他讲真象说:我们学大法的做好人没有错,你把我放了吧。他也知道抓大法弟子理亏,就对围观的群众说:他是小偷。为了让围观的群众明白真象,我说:我不是小偷,我是学法轮大法做好人的,他们要抓我,你们救救我吧。却没有人敢帮我。就这样我又被抓回派出所。第二天,恶警把我们四人非法拘留一个月。二十天后,就将我和一对大法弟子夫妻非法判劳教两年,送往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恶警们不让我们睡觉,坐小板凳、轮番洗脑、诱骗、强迫我们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象。有一次恶警五、六个人将我双手别在后面,铐上手铐,又将我一脚踹倒在地上,其他恶警按住我的腿,解开我的裤子,进行侮辱。恶警还给我数肋骨有几根,其实这是更残酷的刑法。接着又将我拖到另一间空屋子里,把我双手吊铐在窗的铁棍上,对我进行迫害,把我双脚抬起,放上师父的法像逼我踩,采用各种方式迫害我,整整折磨了我一夜。我在高压下写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三书,过后我悔恨不已,非常痛苦,真是生不如死。几天后等我冷静下来,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一律作废,下决心坚修大法,死不动摇,我发下誓言: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并且向恶警们讲大法真象。从那以后,我不愿多说话了。这样在劳教所被迫害整整五个月。真是度日如年。

我和另一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恶徒污蔑为精神病患者,恶警把我俩送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天。又送精神病院药物迫害一个月。最后关进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恶徒剥夺我的睡眠,打骂我,强制洗脑,恶警往我指甲内钉牙签,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还用折叠的报纸和水管等物打我的脸,脸都被打肿了,恶警打得我浑身是伤,罚我站了四天五夜,腿都站肿了。恶警还对另一同修大打出手,拳脚相加,打得他胸口紫黑一片。还强迫给我们注射破坏神经的针,用针灸用的针刺穿我的喉结,刺我脚的涌泉穴,手的劳宫穴,真是疼痛难忍。我还看到恶警对大法弟子用电棍电击,用条子抽,拳打脚踢,各种方法折磨她。共把她抓进洗脑班五次。直至把她迫害得疯疯颠颠的。恶警们还强逼我们踩师父的法像。就这样我被迫害了一个月才被放回家。

2003年春天,警察带领八、九个恶徒又非法闯入我家抓我,我奋力抗争,我爱人听到后,过来阻止邪恶,被恶徒们推拉到一边,他挣脱邪恶躺在车轮前不让走,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围观的群众有四、五十人,我喊:乡亲们快救救我吧,邪恶又非法抓人了。恶警们慌了手脚,又连忙打手机叫派出所加人,40多分钟才走出了村子。他们又把我送进了洗脑班。邪恶之徒们不让我睡觉,进行强制洗脑等迫害,一个月后才放我回家。

从我的经历,可以看到这场迫害不仅是针对炼功者,连炼功者的家属也都在默默承受着极大的伤害。今天我把我的遭遇向世界法官、律师述说,希望全世界的正义人士和我们一起伸张正义,主持公道,把江泽民及帮凶早日押上历史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