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第一劳教所暴行:捆成球状悬空吊在铁钩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5日】广州市第一劳动教养所位于花都区赤坭镇菠萝山下,从2000年1月份开始劫持男性法轮功学员。迄今为止,前后共有两百六十多人被绑架到该所劳教。其中二大队是专门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

大法学员在仓里往往被强迫从早到晚坐在一张塑料凳上,而且要面对走廊的窗户。四名内值几乎不停地来回走动,每隔几分钟就要把整个宿舍巡察一遍,逐一登记法轮功学员的动态。法轮功学员未经许可,在房间里走动或站立起来向外观望是要被喝斥的。蛮横无理的内值只要看到有人嘴巴在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口咬定学员在背经文;闭上眼睛就是在炼功,都要强行干预。每当学员写信时,内值都会抢去看个究竟,没有涉及经文的内容才会退还给你。在管教的怂恿驱使下,内值人员气焰嚣张,骄横跋扈,满口污言秽语。在这里,法轮功学员的人格根本得不到尊重,人身权利也没有保障。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他们学法、炼功,高呼口号,拒穿囚服,排队点名从不答“到”,见到管教从不蹲下。因此,一些学员受到了延期、加戴刑具、夜宿走廊的迫害。有的人被双手吊在操场的篮球架下,两脚踮起,白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其余时间全部吊着,任凭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晚上十一点后除下手铐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后接着吊铐,而且一吊少则二十多天,多则三、四个月不等。由于每天踮脚十多个钟头,有的人脚趾站肿,双腿颤抖不止,手臂要支撑整个身体重量,手腕处皮肤磨破,手铐嵌入皮肉,伤口根本无法愈合。夜间,两个小腿轮番抽筋,痛得无法入睡,白天则昏昏沉沉,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管教们在法轮功学员的身边安插了许多“耳目”,这些人时刻注意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和面部表情,并把它记录有册,每天汇总后上报给管教。同时,为了孤立法轮功学员,他们禁止其他人与法轮功学员说话。违反者,轻者挨打、写检讨,重者加期。此外,他们把法轮功学员每天的劳动任务安排得满负荷,不让学员在头脑中默念经文,利用时间慢慢磨去对大法的记忆。

对于入所三个月以上仍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邪恶的管教利用所谓的“车轮战”、“昼夜战”对付大法弟子。他们把大法弟子独自领到一个房间里,不分昼夜地给他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宣传资料,或者七、八个管教轮番找大法弟子谈话,一谈就是几昼夜,大法弟子每天只能得到一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甚至根本无法休息。或者四、五个管教把该大法弟子团团围住,高声谩骂法轮功,一骂就是三、四个钟头,直到骂累了为止。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邪恶的管教时常亮出“底牌”,摆出荒谬的逻辑来吓唬人。他们经常威胁道:你们不转化是没有出路的,即使在这里不转化,牢期到了,610来人把你们接到“法制学校”(实为法西斯洗脑集中营),如果三个月之内还不转化,马上再送回到劳教所,如此往复。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只要坚持不妥协,牢期是自动往后延迟的。对于绝食抗议、炼功、喊口号的大法学员除了加戴刑具外,全部要给予加期处理,而且每次加期至少是三个月。

对于劳教期满、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采取了能拖则拖的战术。实在拖延不下去了,就假惺惺地办理刑满释放的解教手续,实质上却把大法学员直接绑架进了所谓的“法制学校”继续迫害。这样做,既能避人耳目,又能在相对封闭的“法制学校”内大展拳脚,为所欲为,力保消息不扩散。

从2002年9月以后,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开始大张旗鼓地搞强行转化,并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在硬件设施上,除了原有的禁闭室外,他们还在二大队修建了五间只有十来平米的禁闭室。禁闭室内四面徒壁,光线阴暗。每间禁闭室装有一扇铁门,铁门上装有猫眼,供门外的管教监视,铁门内外都可以反锁,防止人走出门外。就是在这样的“人间地狱”里,上演了一幕幕惨剧。

从九月份开始,无论是新被绑架入所的大法弟子还是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不管年龄高低、体质强弱,只要未曾写过一纸“三书”,都要经历“地狱”式的魔难。

为了逼迫大法弟子屈服,邪恶的管教从犯人中挑选了一批膀大腰圆、浑身蛮力的流氓无赖,免去他们的一切劳动任务,再从奖分上给予鼓励(强行转化一人,减免二十天),让他们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按照两人一组,每组值班八个小时,一天三组轮换的办法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

当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带进禁闭室后,立即被除去衣物进行检查。然后夹控人员强迫其面对墙壁一直站立或一直蹲下不许起身。任凭双脚麻木、两腿肿胀,也决不给半点喘息的机会。为此,他们作出了大法弟子每天只能如厕一次的苛刻规定。如果法轮功学员内急,还需如厕,他们会强迫其便溺在自己的漱口杯中。大法学员稍有不从,夹控人员便会蜂拥而上。他们时刻注视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和面部表情,三天之内是不允许学员睡觉和休息的。只要学员想闭眼睡觉,立即会被摇醒或浇一盆冷水淋醒。

三天之后,学员的精神处于崩溃边缘,夹控人员开始给学员动刑。他们从废旧的军用棉被的被面上撕下五、六条约两米长、一寸多宽的长布条用于捆绑法轮功学员。每次动手时,四、五个夹控人员不由分说地将学员按倒在地,两个人分别拧住两条胳膊,另外两人各用一条绳子在学员的脚踝处勒紧,然后把绳索另一端从小腿处开始往大腿上缠绕,两条腿部密集地缠绕上绳索后,还能剩下一段。这时,夹控人员恶狠狠地说:“你不是要炼功吗?今天让你炼个够。”说完,把学员的两条腿盘成打坐姿势,两个夹控坐在学员身旁两侧的地上,用双脚蹬踏住学员的腿,双手拼命地勒紧绳索,勒紧后把两根绳索系在一起。这时,腿部的血液全部被“卡”住,不能流通,肌肉肿胀起来。另外的两人则用一条绳索把学员左手腕勒紧,用绳索紧紧地缠绕胳膊,从背后通过再缠绕另一胳膊,到右手腕处把绳索勒紧。勒死后,把双手反剪到背后,两支小臂并排朝上捆绑在一起。然后再拿出一条绳索,从中间套住颈部,把身体弯成弓腰驼背状,等头部弯曲到能够碰到腿部后,把这条绳子与腿部缠绕的绳索系成一个活结。这样一来,整个人被捆成一个球状。抬不了头,直不起腰,坐也坐不成,躺也躺不下,非常痛苦,异常难受。尤其是胳膊和双腿,又痛又麻。不出十分钟,全身痛得大汗淋漓,几层衣服都能湿透。这时,旁边的几个人渣也不清闲,为了讨好站在门外观望的管教,他们极尽羞辱之能,肆意谩骂凌辱法轮功学员。大约二十分钟后,这群人渣把绳索松开,让胳膊和腿部的血液畅通一下。两分钟后,再次把所有的绳索勒紧,如此往复三次,时间一次比一次长。第三次捆绑后,学员已经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这时,夹控人员会问你写不写“三书”。如果答应写,他们拿出师父的相片叫你当面撕掉或用打火机烧掉。如果回答不写,他们采取第三个步骤,拿出第五条绳索,从反绑在背后的手臂中间穿过,把捆成一团的人腾空吊在房间顶端挂吊扇的铁钩里,如此往复,逼你就范。有的人当即被勒得大小便失禁,许多人手臂严重拉伤,不能向后弯曲。颈部、胳膊和腿部青紫色的瘀伤两个星期后才能渐渐消去。

在写完“三书”,按上本人指印后,夹控人员才让学员休息。在夜间,禁闭室的灯彻夜长明,另一组夹控人员轮班替换,监督学员的睡眠。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陆续会有一些管教与学员谈话,他们通常会说学员在写完“三书”后精神焕发。如果学员神情沮丧或者说自己是被迫转化,管教马上会面露愠色,起身便走。他们认定该学员是“假转化”,留有“尾巴”,于是会指派人渣们再干一次。

在此后的数周或几个月内,被迫妥协的人被迫坐在昏暗的禁闭室内没日没夜地写“揭批书”,内容全是诬蔑法轮功的。管教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写完,否则以后别想睡觉。“揭批书”的篇幅不得少于六千字,内容绝对要“深刻”,否则打回来重写,一遍不行二遍,三遍……七遍……。如果多次修改仍未通过,烦不胜烦的管教会毫不犹豫地让你重温一次痛苦的经历。

在写完“揭批书”后,管教再次拿来印泥,要求被迫妥协者在“揭批书”每张纸的关键字眼处按下指印,并让其写一张“声明”,内容大致是“本人所写的材料全部属实,同意发表。”然后把所写的材料复印后大量发表,四处扩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