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上访被长期关押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7日】99年10月16日抱着一颗证实法、捍卫大法之心,携妻子、女儿进京上访。

27日晚我县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就有十人被抓,我于28日在中央档案馆招待所被抓。30日被加戴刑具连同其他十一名大法弟子被押解回原籍看守所,我随身带的七千元钱被没收。恶警在攻心迫使写三书不成的情况下,于2003年2月25日把我绑架往劳教所。初到劳教所时在一大队让我和年轻人一样干土方活,由每天挖5方土逐渐增加到13.2方土超体力劳动。

2000年6月29日恶警为所谓的分化、攻心,将我与三位同修分开,单独把我调到五大队(该队是个外勤队)。当时全国两劳单位(劳改、劳教)刮起一股“转化风”,上边有文件,对所谓转化有功的警察给予加薪、提级的奖励。为此五队队长指示犯人折磨我,并承诺如能把我征服,剩下的两个月劳教期一风吹。该犯人未能完成任务,恶警又把我交与另一犯人,并许以完成任务后,减免余下的五个月劳教期。一月后该犯人又没完成任务,恶警又把我交给一个恶犯人加剧迫害。该犯人劳教为三年,刚服期十个月,如能完成任务立即放人。他和以前的那个犯人分作昼夜两班,白天由一个犯人给我戴上手铐,拉着上工;中午他们睡午觉把我锁在院子中一块水泥墩上让太阳曝晒;晚上他们休息吃瓜、聊天时,用铐子把我吊在楼梯拐弯背风处,让蚊子叮咬。八点钟交班,犯人再把我带到二楼无人房间,起初两天夜里,先是用手打,手打疼了换作棍,棍打断后换用鞋。见我一声不吭就说:怪能吃菜馍呀!以后就改变方法,铐着双手前面吊、反背吊,用手铐铐着双脚,脚脖子粗不易铐住,硬性砸上,把双脚扣得发紫,而后倒着吊起来。又改变方法,把我上衣脱去,把小凳子反过来四条腿朝上,再把我仰面朝天躺在凳子腿上,并将双脚吊起和上身保持平衡。再就是让我躺在床上两手分开扣在两边的床柱上,背下放一个杯子。三伏天蒙头盖脸盖上五条被子,又用打火机烧我左手。手背烧了几个大泡,在腕处烧伤严重。留下樱桃大一个疤。又把我仰面躺在一个大尿桶上,有大半桶尿。桶口搁着腰,身子两头不接地,反弯曲着身躯,本来呼吸就困难,还要忍受着腰痛和臊气。恶徒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将我仰面躺在床上两手分别扣在两个床柱上。然后让一个傻子嚼馍往我嘴里抹,又将一碗放有一勺子盐的面汤强行给我灌下。白天强行拖拉着到工地捡煤炭,夜里通宵受折磨,致使我夜里睁不开眼,恶徒用火柴把我双眼撑起。看着我被撑大的双眼,没人性的哈哈大笑。六天以后,恶警撤去了他俩,变换了一副伪善的方式劝我放弃大法修炼,仍无效果,就凶相毕露的分派给我最重的活。

2001年7月下旬明慧网披露了劳教所迫害我及其他几位大法弟子的部分恶行。为了掩盖事实真相,8月7日我被突然送到二大队。并于不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把我叫到二队办公室,由两名分队长询问我并作着记录,其内容是:“有没有人打骂你,有没有人用烟头烧你,抢吃你的食品或衣物等。”我回答在这里没有,这些现象在五队都曾遭受过,并大体谈了一些迫害我的情况。可是当让我签字时,才发现我所谈的内容一字没有,记录的都是没有。我不愿签字,并问他们为什么不把我的情况如实记录下来。他们说你看这上面所写的询问地址是二大队办公室,我们是二队的管教,所以这里只记录在二队的情况,你在五大队的情况可以单独写成材料递交所领导。由于当时劳教所内外封闭很严,我对明慧网披露该劳教所恶行的情况全然不知,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去追究就签了字。几个月后才知道事情真相,心里很后悔,邪恶利用我签字的记录不知又如何抵赖或蒙骗了多少世人。

2002年4月上旬劳教所为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从各大队抽调他认为最得力的恶警十几人,又以一比三的比例抽调三十三名犯人,成立了所谓的“教转队”。并用钢材制作了五个行刑椅,恶人称之为“安乐椅”。恶警对这三十三个社会渣子多次召开“武装思想”会,说白了就是迫使他们对大法弟子实施迫害。并对这些人冠之以“包夹”之名。大法弟子的一行一动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一边一个距离不许超过一米。而且对大法弟子规定了十不准,大法弟子之间一句话都不许讲。40多天里他们用尽各种伎俩,在无济于事之后又把我们大法弟子分开,把他们认为最顽固的送去四队装磷肥。临行前公然说:你们不是要吃苦消业吗?今天送你们去一个最好的消业的地方。

2002年5月14日我和另五位同修一起被押到四队磷肥厂,第二天就规定每两人一天必须装45吨,我被指定装包,初去的20天里双手磨出十三个泡,两只胳膊红肿的象充了气一样。双脚都被高处滚下的磷肥硬块砸黑了趾甲盖,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手上磨破的泡裂开十几毫米长的血口,每铲一锹磷肥都钻心地疼,负责撑包口的小头头催促声一秒钟也没停过,就此还不算罢休,一月后任务从45吨增长到50吨。疲惫的身体到处疼痛,连睡觉都不能翻身,在这个人间地狱里度过了5个月。

2002年10月9日我和另一同修同时期满解除劳教,这天县公安局直接把我们接回并又投入监狱,十月中旬多次催家人来劝我们写什么保证书,并且说不写就判刑。果然几天后就提审了我两次,因查无犯罪事实,再次送劳教并未得逞。在此情况下又于2002年12月上旬在狱中办了个洗脑班,逼迫我们每天上午看两个小时的诬陷大法的录象。一连十天也没能使我们屈服,因此又非法关押了十个月。

2003年8月据说省里有一个检查超期关押的检查团要来此检查,于是恶警14日急忙把我转移到拘留所,办的手续是监视居住。

2003年8月18日县610主任来提审我,我问你凭什么长期拘禁我?他厚颜无耻的说:“啥拘禁呀,给你办学习班哩”。我说:“你是在强词夺理,如果你说我以前违犯了什么,你对我的惩罚三年已结束,如果说在劳教所有什么不规行为,劳教所自会对我加期处理,而劳教所到期释放我正说明我没有什么不规之处,如果说我又犯了什么错误,是你们直接把我接回来的,与社会没有接触,你在看守所非法拘禁我十个月,现在又把我拘禁在这里,显然是非法的,所谓监视居住的对象是对身份不明行无定踪的犯法嫌疑犯,而我身份明确,且是本城有家有业的永久性居民,也无任何犯罪嫌疑可言。”610歹徒听到此处急忙指使拘留所警员:去去去先把他关进去!其蛮横无理已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我岳父也曾写出材料申诉到县检察院,该院有关人士在办公室也只是敷衍,申诉已过数次至今毫无音信。

9月份我受超期非法关押的事实被明慧网披露,此后家里人找到610要求放人时,610头头却说:“等明慧网发布了处理办法再说吧!”其有恃无恐继续实施迫害的罪恶目的显而易见的。

以上我较粗略的谈了受迫害的大体过程。凡此种种迫害其根源出自江氏,而且迫害还在继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