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8日】大法弟子张晓更,女,30多岁。2002年11月1日劳教所强行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强迫写“五书”,恶徒把张晓更背铐在劳教所二楼两个多小时,造成两手长期麻木,功能障碍。参与迫害者:张小丹、李秀锦

2003年5月7日,张晓更已经绝食13天,恶警洪伟用警棍打她两个多小时,同时上背铐,逼迫其放弃绝食。第二天竟然说打她是为了她好。

2002年9月末,劳教所为了强迫大法弟子穿囚衣、干活,两个男干警把张打了半小时,造成臀部大面积淤血,成黑色,用手一按象石头一样。那天早上,管教孙丽敏逼迫大法弟子张晓更与马翠红干活,二人均说我们没犯罪,不干活。孙丽敏出去后,进来两个男干警象流氓一样说:“干不干,快说!”看她们不干,就对门外说:“拿家伙来!”恶警孙丽敏拿来两根警棍,两个恶警便恶魔般地打起大法弟子来,直到把她们的双手都打抽了也不停止,张晓更问恶警张小丹:“你们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下打人呀,我们没犯法,活不干。”张小丹竟然说:“这是法律”。就这样,在恶警张小丹和孙丽敏的指使下,它们用棍棒毒打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一群女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边踢边喊:“快干!干活就不打了!”两个大法弟子被打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参与打人的男干警有一个又高又胖,脸上有块红痣,好象姓郭,他打完人后,流氓一样还用警棍拨弄张晓更的脸说:“还挺漂亮的,对我笑一下,不笑还打你。”

大法弟子姜淑芳,女,47岁,鹤岗市兴山区,因修炼大法被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里,恶警们逼迫写“五书”,姜淑芳不写,恶徒们就把她强行按在地上,手高举在头的后面,反铐在床边上。恶徒们还逼迫她写“周写实”、写诽谤大法的所谓“作业”,她拒绝,就挨打受骂、上背铐或被反铐在床上,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肩膀象裂开一样,直到失去知觉,最后双臂象面条一样不听使唤。就这样,做早操时,恶警蒋佳男还逼迫她做操,做不了就打她的手腕子。

2003年11月末,省官员来劳教所检查,指导员孙丽敏让姜淑芳写“周纪实”,她不写,孙就拳打脚踢,用本夹子狠抽姜的脸,把脸打的青紫。

姜淑芳进劳教所以来,被反复背铐了6次,打骂挨了无数。

直接参与的恶警有:中队长洪伟、副中队长蒋佳男、李秀锦、张艳、内勤侯丽、指导员孙丽敏

大法弟子郭凤霞,2001年出车祸肝脏被切除三分之二,刚出院不久就被抓到劳教所非法判两年劳教。因不写决裂书被用刑,中队长洪伟伙同刑事犯人、两名男干警五六个人拷打她,把她打得浑身是伤。之后又逼她写“五书”,不写就又用刑,她身上旧伤没好又添新伤。一年多来,她受尽了人间地狱的折磨。后来,因她不写诽谤大法的东西,又被逼坐小凳(漆包线轱辘),不让动,坐了两个多月,小凳上面的格子杀进肉里,臀部血肉模糊。因为大手术刚过,再加上劳教所的摧残,她身体虚弱,干不了活,可是大队长何强因为她抬不动线袋子、与其她两个人抬一袋而大发雷霆,对她不管头脸连踢带打,打倒了她站起来,再打倒反复多次,打得她浑身哆嗦,头昏眼花,已经不能再干活了,可是恶警队长洪伟见她不能干活就又来打她。这样的事,在劳教所里不知发生了多少次。

大法弟子鲁秀芹,已经被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了。2002年11月1日劳教所强行对大法弟子洗脑,鲁被戴背铐、手铐吊铐折磨。2003年2月(阴历正月十几),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下毒手,分批戴手铐吊铐强行折磨,为了能让大法弟子写“五书”,暴徒们使尽了招数。以八中队队长洪伟为主谋带领几个犹大对40多位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对她们的精神和肉体进行极大的摧残。一天,恶警队长张艳把鲁叫到了教室,到了教室恶警洪伟二话不说就打了她一个耳光,然后李秀锦把大衣脱下来,露出凶象,手里掂着手铐子说:“你还在搞串联,商量什么不承认强行转化,你是不是要写声明?”鲁秀芹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声明!”恶徒们把鲁吊铐在暖气管上达两小时之久,当时,她已经昏迷,恶徒打开铐子让她写保证时,她已经不能说话,手也不好使了。这时,大队长张小丹领一名男干警拽着手铐把鲁拖出好几米,手铐都勒进了肉里。恶警们写了一份保证书,按着鲁的手签了名。

大法弟子李凤兰,因为不读诽谤大法的文章,被恶警用警棍毒打,造成大腿青紫,不敢走路。2002年9月,因为李不穿囚服,被恶警穆振娟打了数个耳光,并用拳头打她的眼眶,打得李凤兰眼冒金星,眼睛青紫,头昏好长时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