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暴行录:豁腕放血 注射有害药物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8日】从1999年7月开始至今,山东省潍坊市被当地不法官员和恶警迫害致死的、能知道姓名身份的法轮功学员就有30人,居全国地级市之首;3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绝大多数学员的劳教期为3年)。在100多名被非法劳教的女法轮功学员中,有一部分被送往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关押。她们在那所人间地狱里,遭受了骇人听闻的折磨与摧残。

为了曝光邪恶,清除迫害,让世人明白事情的真象,现将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事实及部分被非法关押在该所的潍坊籍女法轮功学员的名单通告如下: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动教养所,俗称浆水泉劳教所,地址在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路20号(位于济南市区东南郊的偏僻山区,2001年8月3日以前,该所名称为山东省女子劳动教养所,邮编:250014)。自1999年7月后,该所开始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从此,它地地道道地沦为江XX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法西斯集中营。2000年10月初,全省大量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至此(最多时关押800多名法轮功学员),所里在原有4个大队的基础上,又专门成立了第五大队,选派了最阴险毒辣的恶警担任大队长。四年来,该所在所长姜丽杭带领下,以王淑贞、孙玉花、赵杰(此三人先后担任一大队大队长)、许瑞菊(二大队大队长)、杨安荣(四大队大队长)、牛学莲(五大队大队长)等恶警为骨干的犯罪团伙,亲自出面或指使吸毒、卖淫、盗窃类劳教人员及出卖灵魂的犹大,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了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

(一)肉体折磨

1、罚坐板。2000年10月后的一段时间里,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5:00起床,晚上12:00以后才能睡觉。在马扎上一坐一天,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准动,腰板与地面成90,不准打瞌睡,不准说一句话,如有违犯立即招来卖淫女、盗窃犯和吸毒者的一顿拳打脚踢。

2、罚走正步。坐板一段时间过去了,所里看没有效果,开始换一种方式摧残,把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拉到院子里去走正步,有谁不走正步就单独拉进小号里折磨。

3、罚站、罚蹲。恶警们还动用了许多男管教,命令所有法轮功学员面对墙壁一站一天,鼻尖要贴在墙上不准离开。有的老年人站不住就会招来一顿打骂训斥。此外,法轮功学员还常常被罚蹲。

4、蚊香烧身。恶徒们有时用蚊香烧烫法轮功学员,被烧的法轮功学员背部布满了小坑。

5、倒吊。有的法轮功学员早上4点起来炼功,恶人们就将学员的腿绑起来,手反绑在背上,脚不着地的吊在床上,一直到早上6点才放下来,天天夜里如此,有的学员被吊长达6个月。

6、冷冻。有的学员冬天被恶人扒光了衣服,四肢被固定着,躺在床上头朝下倒挂着,然后打开门窗冻学员。

7、“五马分身”。恶人们将法轮功学员双臂伸开,绑在双层床两顶端,然后两腿分开,脚离地,绑在两边床腿上(床的宽度大约2米),再把腰上拴上床单子,另一头拴在对面的床上用力拉紧固定住,真象“五马分尸”,手段极其残忍。

8、豁腕放血。灭绝人性的恶徒们用针将法轮功学员的手腕绕一周把皮豁开,鲜血直流,然后逼着学员洗涮,伤口见水后发炎,致使两手腕又红又肿,有的学员现在还绕手腕一圈留下象细筷子一样粗的圆形伤疤。

9、暴力殴打摧残。恶警们以减期为诱饵,驱使卖淫、盗窃和吸毒类劳教人员看管、折磨法轮功学员。这些社会渣滓大都在看守所、派出所挨过刑讯逼供,所以特别会打人。扇耳光、踢小腹、捣乳房、用胳膊肘猛捣脑袋,或者用穿着皮鞋的脚猛碾法轮功学员的脚趾。有时8、9个恶人轮流暴打一整夜(从天黑打到天明),有的用竹板抽,有的用鞋底抽,有的用指甲掐,用脚踢,用拳头打,用手打。打得越凶狠,恶警给予的奖励越大,减期越多。

除了劳教人员殴打之外,恶警们经常亲自动手殴打学员。2000年10月27日凌晨,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抗议暴行,要求无罪释放。牛学莲就指使劳教人员使劲往地上泼水,直到泼得整个一层楼变成了水牢才罢休。恶警们对这群手无寸铁的善良群众毫无善念,动用了大批男恶警大打出手。到了晚上 7点左右,省劳教局派遣了大批武警前来镇压,采用暴力手段对五大队百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当天晚上学员大楼外围布满了警车恶警全副武装把大楼围起来,另有二十几名恶警喝的酒气熏天杀气腾腾冲进法轮功学员宿舍走廊,他们手持电棍在五大队头子牛学莲的带领下朝着法轮功学员就电击。牛学莲等恶警将法轮功学员薅住头发在地上拖,男警们上去就卡住这些弱女子的脖子,直到卡得窒息,浑身瘫软下来才放手。

10、电棍电。毫无人性的恶警经常用多根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学员,当时施刑最狠的是五大队大队长牛学莲和管教张某某的丈夫(都是劳教所的恶警),他们专电法轮功学员的手心、脚心和头芯子。有许多学员前臂都起了大水泡,钻心地痛,溃破之后就化脓,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直到半年后前臂仍在溃烂流脓。

11、关小号(禁闭)。恶警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长期非法关禁闭,有的好几个月,仅2000年7月27日那一天就有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穷凶极恶的恶警拖走关进了小号里。

12、野蛮灌食。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这反倒成了劳教所里的黑势力用来加重迫害的引子。灌食时,两个魁梧的武警拖一个瘦小的女法轮功学员,拖到走廊尽头一脚踢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撬开法轮功学员的嘴,撬不开就用工业用的粗黑又有恶臭味的胶皮管子从鼻孔里使劲捅,几乎每人都从口腔、鼻腔往外喷血。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令人毛骨悚然。楼道里整天哭喊声、电棍的劈啪声不断。后来为了掩盖罪行,每当电人的时候就用高音喇叭大放“革命歌曲”,阴森恐怖的气氛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性的非法灌食,有的时间长达半年之久。

13、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还有的同修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注射破坏神经的针药,使好端端的一个人变得口眼歪斜、直流口水,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因此失去生命。

14、绳子捆绑。法轮功学员翟金萍因不放弃修炼被牛学莲用绳子捆在理发椅上两天,并用布把她的嘴堵住。

15、剥夺睡眠。恶警采取不让学员睡觉或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觉等残忍手段,妄想摧垮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法轮功学员孙明香因坚修大法曾被逼迫三天三夜不让睡觉,

16、限制上厕所。恶警们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在厕所里见面说话,从来都是规定按时去厕所,早上、下午、晚上各两次,谁实在有特殊情况也得先打报告。每个班组都排队去,排不整齐还要挨训。有很多学员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不敢吃也不敢喝。有的人长时间处于紧张之中,结果落下了病。晚上起夜也不能去厕所,每个监室里一只大塑料桶,大小便都在里边,整屋里臊臭难闻。

(二)精神摧残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该所后,恶警先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不行就找犹大来洗脑,一般两个对一个,多时三个、四个围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更甚者六个人黑白倒班几天几夜不让合眼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妥协就不让接触任何人,不写什么书晚12点前不准睡觉,有的迫害到凌晨两三点,5点又被叫醒。有的学员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地写了什么书,接下来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材料,一步步将人拉下深渊。

每逢有栽赃法轮功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就提前收工强迫法轮功学员收看,看完后逼迫写“感想”。此劳教所有一种内部报纸叫《心苑月报》,被利用来刊登攻击大法、造谣惑众。为了鼓励犹大们多写攻击大法的文章,所里规定每在上面发表一篇文章减期1天。自从2000年11月自从原吉林省九台市某某小学副校长朱秀枝为首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演讲团”来省女所散布自欺欺人的谎言之后,就一直有预谋地组织这样的骗子来所混淆视听。

劳教所无理地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探视权。劳教所为了达到从意志上摧毁法轮功学员的目的,规定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不能接见亲属。家属一趟趟地跑来,苦苦央求也打动不了恶警的鬼魅心肠。

法轮功学员被剥夺通信自由。一个人一星期最多只能寄一封信,而且只能往家里寄。写出的信不能封口,得先让恶警们检查有没有所谓的“敏感信息”,才能寄出去。寄来的信也是先由恶警们检查。没有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既不让写信也收不到信,家人生死不知。

(三)奴役劳动

劳教所为了创收挣外汇,多发奖金,体罚法轮功学员,欺上瞒下强迫学员进行超负荷的奴役劳动。法轮功学员们每天被驱赶到车间或就在监室里做工。劳教所经常联系的活有山东昌邑一家抽纱厂的美丽丝、白带丽,济南工艺美术厂的圣诞产品、济南东港印务的药品包装盒及济南友爱铅笔厂的铅笔和彩色笔、不知厂家的工业花瓶,以及做出口的棉被等。

法轮功学员每天5点半起床,中间除了吃饭的3次半个小时的停息外,都在不停干活,晚上10点30分收工,甚至11点、12点收工也是正常事,有时候为了完成厂家送来的货,常常逼迫法轮功学员干到通宵。平均每天要工作十三至十六个小时。学员们整天都在身体的极限承受下坚持活着,稍微干得慢一点恶警们就扣上大帽子说思想有问题,逃避劳动。有的大学生也坚持着干超出她们身体承受能力的体力活,累得脸色焦黄。装铅笔又脏又累,就连五、六十岁的老太太都得运50斤的箱子,有人对乳胶、铅过敏也不允许休息。五大队的车间在地下室,没有窗户,白天也得开灯,却让法轮功学员干蘸着稀料往玻璃瓶上画图的活,稀料里含大量的有机溶剂苯,对人体肝脏、造血系统、生殖功能损害很大,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害得恶心、呕吐、吃不下饭、头晕眼花,恶警们仍旧拼命驱逐着法轮功学员们干活。就连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放过,稍干得慢就会招致警察们的讽刺挖苦。

法轮功学员晚上加班劳动到十一、二点,回到宿舍还被逼迫写所谓的感想,有的法轮功学员到一、两点还不能睡觉;有的60多岁的老太太硬拖着疲惫的身体煎熬着;有的法轮功学员因长期加班加点身体不支,晕倒在车间是常有的事。

劳教所的邪恶们利用这些善良而又廉价的劳动力及不正当手段搜刮来的钱,为自己囤积巨额资金,不但干警们拿着丰厚的奖金、“福利”,两年时间该劳教所利用各种手段索取法轮功学员的钱财,盖起了设施完备,装修一流的一座办公楼、一座接见楼、一座大锅炉房。

在残酷的肉体折磨、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繁重的体力劳动的摧残下,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神经失常而送进了精神病院。由于严密的信息封锁,具体人数很难统计,仅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成精神分裂症的就有三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