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记者调查马三家劳教所电话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9日】我是一个海外的中文电视台记者。今日在网上看到关于马三家劳教所使用酷刑折磨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的一系列报道。而马三家否认所有的指控,并曾经邀请记者到现场“采访”。我感到一定要作为第三方记者了解出一些真实情况。我依照网上消息,给马三家劳教所挂了几次电话。

苏境,女二所所长,024-89210074-305,电话一直无人接。这个据报道采用法西斯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公职人员,因迫害有功,曾多次获奖。而海外的谴责电话来自四面八方,无尽无止。我推测现在再想打通这个电话是没有希望了。

我因此而试拨任意选择的分机号码。当我说明我是一个海外记者,希望对网上大量关于马三家使用酷刑的报道进行核实的时候,出乎意外的是所有的人都态度很好,并一致邀请我回国参观马三家以“眼见为实”。这反而使我直觉的产生怀疑。既然这里不象其他地方动辄挂断电话,我打算用记者的采访经验问出真正的情况。

我的前两次电话,两个办公室的人都笑着跟我说:“你想那可能吗?”(指酷刑)。他们统一的说道:“我们这里是对他们进行收留、教育、思想转化,怎么会打人呢。”我问:“他们思想是真、善、忍,那我不太理解思想转化的意思是不是不让他们信真、善、忍?”对方均语涩。然后说:“我们这儿不会打人。”我问:“会不会是您坐机关,不知道下面的情况,因为网上很多报道,有名有姓。”回答:“我在这里干很长时间了,下面的事情我全都知道,很清楚。”我说:“噢,那你听说过苏菊珍、高艳秋吗(两位被折磨成植物人的法轮功学员)?”对方嘴里发出很多含混不清的声音。显然她知道但决定不了该怎么回答。我就念网上关于两位学员被酷刑折磨的详细描述。这之后她说:“我知道高艳秋,不会打的……”我问:“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她又支支吾吾很久,小声说:“那什么,大概上×××(听不清)去了吧。”这时候她声音明显的发虚。我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情况,我也跟你说一说我在这边调查的情况。”我告诉她这里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包括西方人。他们看上去很和气、很正常,很多人受过高等教育,国外的政府都很支持,因为这是人的信仰,是最重要的受到保护的人权。大家对发生在中国的迫害都认为很不应该。我还讲了“自焚”的明显破绽。她听完了告诉我:“我在机关呆了12年了,底下的事情我都不清楚。”到此时她和一开始告诉我“下面的事情我全都知道,很清楚”是不一致的。

下一通电话我拨了总机,是一个小伙子。我说我是海外记者,找不到苏境,可以不可以问他一点情况。他马上说:“我是总机,什么也不懂。”我说:“我想调查法轮功在你们那被用酷刑折磨的事。”他说:“没有的事儿,你应该回来亲自到我们这儿看看,没有的事儿。”这位“什么也不懂”的小伙子和前几位机关人员的回答完全一样。

最后一通电话对方也是一位男士。他的回答是:“我不太了解情况。”因为我的分机号拨的是一个一个数字递增,他应该和其他人都是共事的职员。而所有人包括接线员在内的统一回答,使人不难知道他们均受过如何应答此类问题的培训。马三家号称对外开放的,所以他们不能采用类似于其他劳教所的简单不予回答或挂断电话的方式,因为记者会明白迫害必定是真。正因为如此,我推测这位男士大概是不愿意撒谎。于是我介绍了国外的情况,然后我说:“我想问一下为什么要把这些人抓起来?”他说:“嗨,政治,你还不知道吗?”我说:“噢,那你们那里有男犯人吗?”回答:“有”,我问:“是男六队吗?”回答:“是啊,有60来人。”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在2000年10月,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强行将18名法轮功女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罪犯牢房的恶性事件在国际曝光后,他们请来国际记者,假造马三家没有男犯人的假象。

挂上电话,我想,如果再拨更多的分机,并根据网上报道的迫害案例逐一询问被害者及一切细节及事实的话,应该不难得到更多的证据──马三家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无法抵赖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