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睹王秋霞在大连教养院被活活打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9日】

我目睹王秋霞在大连教养院被活活打死
文/大陆大连大法弟子

那是2001年的6月10号中午前后,法轮功学员王秋霞在大连教养院被活活打死,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那天,我听到走廊里有人喊“队长”,我一看是王秋霞在喊。当时,恶警队长苑龄月就站在大铁栅门的外边,根本不理王秋霞。这时,七、八个人跑过来拖打王秋霞,王秋霞大声喊 “救命”,苑龄月没有制止,看着这七、八个人把王秋霞拖到库房里。因为库房和我所在的监室紧连着,所以我能听到声音。就听库房里传来密集的“啪啪”“咚咚”等声音,显然是多人一起打。

我趴在监室门口,看到不时有人满头大汗地从库房里跑出来,到水房用凉水冲汗,然后又跑回去继续打,直到把王秋霞打死了。我所在监室的室长段某回室里说:“王秋霞没气了,她们正在做人工呼吸,有人去报告了。”这时,我看到大队长马某来了,到库房里看了一下,满头大汗地匆忙走了。不一会儿,马某领着狱医(男,40岁左右)、拿着氧气袋一起上库房里,不长时间,就看见好几个人用褥子把王秋霞抬出来了,我看见王秋霞的两条腿都是紫色的。

在王秋霞被拖到库房里被打的过程中,我再没有听见王秋霞的声音,这是因为,大连教养院的打手们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都要把学员的嘴里塞上抹布,再将学员的上衣往上一掀,蒙住头部。我自己就遭受过这种折磨,陈辉等所有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都受过这种毒打。

参加打人的有:王启娥、曲环、修月、姚慧、张雪梅、孙谦毅、连旭、段某等二十几个人。她们是用装满水的可口可乐瓶子和鞋打的。

以上劳教人员,没有管教队长们的唆使和逼迫,她们是绝不敢打人的。2001年女队的大队长是陶军、马××、高××,6月10日值班的是队长苑龄月(女,因卖力迫害大法弟子,现被提拔为女子大队副大队长)。


印象中的大法弟子王秋霞
文/大陆大连大法弟子

高挑个儿、短发、白皙的皮肤、丹凤眼儿,说起话来,清脆的嗓音还不时地发出笑声,坦率而又真诚。

那是1999年末至2000年初,正是江集团迫害大法弟子最残酷的时候。那时,法轮功学员都是根据自己对法的理解在做,很多学员勇敢地走出家门炼功,到北京上访。而有一些学员甚至是辅导员,认为上访是不对的,应该呆在家里,并在一定的范围内阻止学员上访。

2000年初,我到北京上访回来后,有许多学员到我家切磋关于我们如何做的问题,王秋霞也在。我们彼此交换了想法,并且一致认为,我们应通过各种方式来维护大法,包括上访、公开炼功、向不明真象的老百姓讲清真象。于是,我就专门就恶人编造的谣言写揭露文章,有同修负责打印、然后分发给学员,通过各种方式发到老百姓手里。

在这个过程中,我时常被王秋霞的果断和坚毅所触动。她是只要应该做,就马上去做,在她的心里好像没有怕。有一次,本来有一批资料是给她的,当时,我和她好像都面临着一点危险,我就决定资料暂时不取了,而王秋霞却没有丝毫的忐忑。她做真象资料,到狱中看望同修,帮助迷茫的同修等等,说做就做,没有犹豫,不等不靠。

后来,王秋霞领着一批想到北京上访、又不认识路的大妈们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非法劳教劫持在大连教养院,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直到惊闻她因为坚持信仰而被教养院活活打死。

美丽的王秋霞去了,她是为了坚持“真、善、忍”的伟大的信仰。作为同修,我们要继续揭露邪恶,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共同制止对更多的王秋霞的残酷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