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赛特邮报:彼兹堡大学研究员希望在中国被监禁的妻子获得自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2月17日】格赛特邮报2003年2月16日报导,宾州彼兹堡大学一位副研究员许材芦(音译)希望给他妻子寄一张情人卡。

但是这位奥克兰居民知道如果没有美国当局的帮助这张卡她也许永远也收不到。因为他的妻子,41岁的贾晓梅(音译)一直被关在中国臭名昭著的监狱里。

在情人卡的正面,两只蝴蝶翩翩而飞,象征着这位40岁中国工程师的愿望,希望与他结婚14年的妻子能获释并跨过6800英里和他在美国团聚。

自从2001年11月,贾女士就被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据报导那里不让犯人睡觉和得到正常的营养,还不让上厕所,把犯人暴露在严酷的气候下,并使用电棒酷刑折磨。

贾女士和她丈夫炼法轮功,这是一种中国形式的静坐及5套动作缓慢的功法,用以改善身心及精神。学员们说他们努力遵循真、善、忍。

作为中国古老气功修炼的一种,法轮功在李洪志先生从1992年到1994年教授后在中国广泛流行。后来李先生离开了中国。

许先生担心也是工程师的妻子正在遭受狱警的洗脑和酷刑折磨。据报道,这个监狱释放的许多人都被殴打和折磨过。

在接受采访时,许先生说,“在中国,劳教所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就象纳粹的集中营。她被告知,‘如果你放弃法轮功,我们就让你走。’”

许先生和贾女士于1987年相识于北京的一个研究所,他们于一年后结婚。

1996年这对夫妻在他们公寓外面开始炼法轮功。

2000年6月他们在公寓外打坐炼功后,许先生被拘留在一个警察局约30小时。

贾女士数次被警察拘留。为避免被捕,贾女士2001年10月离开家并住在北京郊区。一个月后,在散发法轮功传单时,中国当局逮捕了她。

被捕后,她被关在一个拘留中心。许先生带着衣服去过该处两次,但从未被允许和她见面。

在妻子被捕后,许先生生活在恐惧中。他7月离开中国参加在波士顿的一个学术会议,于是就再也没有回去。在马里兰生活四个月后,他在彼兹堡大学找到一份工作,并搬到彼兹堡。

这对夫妇的儿子,13岁的许天楚(音译)和姑妈住在北京。

许先生逃到美国,他说,因为“在中国他做不了任何事。”他希望宾州参议员及其他美国官员能够帮助他说服中国当局释放他的妻子。

这位农民的儿子,许先生熬过从1966年持续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那段时间,大学关门,XX党领导人执意国民接受毛泽东主席的教导。

1978年许先生进入浙江大学,学了4年材料科学和工程。

1982年获得学士学位后,许先生在北京航天材料研究所读研究生两年半。1985年1月获得硕士学位。

1990年中国政府授予许先生奖学金,使他能够在德国慕尼黑学习。他在那里获得博士学位并从事博士后工作。1996年他回到北京并在中国首都的清华大学工作。

许先生说,通过政府控制的媒体,中国领导人早在1997年就开始攻击法轮功学员。

一年后,中国警察当局发通知给各管辖区,称当局要调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福建、新疆和辽宁省,甚至在调查开始前法轮功学员就遭到逮捕和抄家。

许先生说,法轮功学员早晨在公园炼功时,中国官员用救火的水龙头向他们浇水来试图阻止他们炼功。

1999年7月20日,中国开始在全国镇压法轮功学员,骚扰和恐吓他们。

2001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这对夫妇看望贾女士的父母。当局派人来到她父母家,破门而入并封锁该家庭入口达三天。

当许先生和贾女士回到家,发现他们的电话线被切断,而且他们居所的保险丝盒子不见了。

“你得按照XX主义领导人想的那样去想,”许先生说,并补充道这就是中国领导人指的“再教育。”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许先生越来越担忧他妻子的精神和身体状况。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被投入劳教所是因为江XX错了。”

一位和许先生一起炼功,来自茫罗威尔(Monroeville )的万英女士(音译)说,XX党不喜欢这个事实:90年代中期在中国有7千万到1亿人经常在公园里打坐炼功。

万女士说,“XX党不喜欢老百姓聚在一起。他们感到不舒服。他们只想控制每一个人。”

周末,许先生和居住在沙地塞德(Shadyside)的软件工程师金洪明(译音),还有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的万女士一起炼功。

许先生和他妻子的两个姐妹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联系,但不知道她们是否敢无拘无束的说,因为政府监视通讯。

两姐妹后来被关在同一劳教所,但于去年被释放。

许先生曾给妻子写信,但她的姐妹告诉他她从来没有收到信。

如果许先生能够给他妻子写信,他会告诉她:“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你是我的好妻子。我永远爱你。”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