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手段

【明慧网2003年2月21日】

1 强制洗脑,分什么“入所班”“升华班”“下沉班”,刚入所,首先进行隔离,“包夹”不准睡觉,进行体罚,太阳下曝晒等。
例〈1〉张宝菊等被隔离关入资料室内一个半月不准睡觉。
例〈2〉韩福兰被送入办公楼刑室内进行上绳,不准吃,不准睡,连续三天,“包夹”人用双手将她头撞在铁门上,墙上。被撞昏迷过去。
例〈3〉很多人被迫睡在冰冷的地上,(有床不让睡)
例〈4〉恶警又加倍恶毒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下流毒辣,将常喜荣,荆建秋,周红英,赵荣花等各自隔离在一套封闭的招待所套房内,入门后不让外走一步,被“包夹”看管,有专人送饭,头三天不让睡觉,由做工作的人从外边叫来的一些邪恶骨干进行轮流骚扰,冬天洗冷水澡。武宏儒(所长)对坚信者威胁说:“你不转化,等着坐冷板凳……”赵荣花,常喜荣都坐了,常喜荣被强制关禁闭隔离,至今仍不见下落,已达3个月了。荆建秋,范进等大法弟子隔离2个多月后回到车间干活。

2 利用广播宣传,诽谤,攻击大法与师父,音量开至最大。

3 用吸毒和其他性质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包夹”,规定许多不准:不准闭眼,不准坐在床上直腰弯腿,干警有时半夜或休息时间到寝室将大法弟子盖的被子揭开查看,有时还要“包夹人”与大法弟子一起上厕所,如有不在一起时“包夹”双方都要加期,扣分。由此有意从中制造矛盾,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对大法犯罪。大法弟子被打被骂被侮辱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例:大法弟子经常被吸毒人陈敏又打又骂,暴徒用拳头捶击其脑部,寒冷冬天拉她被子不准盖,用皮带打,被在场人员制止。

4 侵占人权:强行搜身,搜铺,搜经文,不准炼功学法,否则上绳,加期,扣分。

5 侵占星期天休息,使劲逼着大法弟子加班,不加班连寝室也不让进,被几次赶至寝室外(寝室落锁)受冻。

6 加强繁重劳动进行体罚,3大队管生产的队长郑玉凤专给大法弟子开会说:“你们不转化就和吸毒等其他性质(在那里统称为杂牌号)一样,任务一样多。”3大队的任务比其他几个队的任务都重(例:折书页,4队每人每天折500页,而3队定为1000页)吸毒人员超额可减期,而大法弟子只加期,从未减期,每天都干10多个小时劳动,中午不准休息,劳动量超过承受能力,不分年龄老少经常因加班干活而吃冷饭冷菜。

7 强制唱政治歌曲,不唱进行体罚,干警大叫:“不唱不准吃饭。”等。仅2002年进行几次体罚在院内站7,8个小时,不准睡觉。
例:大法弟子胡铁玲因不唱被打,4,5个吸毒人员用脚踢脸部,拉着头发踩,鼻被打出血,流在地上怕人看见连忙用毛巾擦,用双手夹住她的脖子,头向后仰,将出血往内流。被打后胡铁玲全身无力,头晕,不能吃饭,鼻梁到脑后一直巨痛,呼吸困难。

8 大法弟子经常被随意谩骂,殴打,上刑,上绳……
例〈1〉陈丽君,周红英,荆建秋等在2002年夏初参加所谓军训而经常在太阳下曝晒。
〈2〉韩福兰,王爱芳等被上绳。
〈3〉贾淑芬等被借故广播操作不到位而强行在太阳下曝晒大半晌。
〈4〉顾春红,高亚男等因不参加所里的模拟考试而被上绳又加期。

9 逼迫大法弟子参加所谓的“公民道德教育”考试,不参加被痛训,扣分,加期,到期再加期。
例〈1〉王红霞因拒考而被加期6个月。
〈2〉韦贵荣,韩国珍等因不参加而加期3个月。
〈3〉丁香琴,许云朴,苏娥,贾淑芬,顾春红,高亚男,许金凤,李素敏加期3个月。

10 毒害世人众生,接见日不准大法弟子家属接见,规定要在反对大法的表格里签名后才让见。

11 随意涂改,歪曲事实,迫害有“功”,得到上司重用,被评为“部优”,拨巨款盖两座高等大楼,楼内,院内翻修一番。
例〈1〉李小景劳教表被随意涂改,原劳教1年不知何故改为3年。
〈2〉荆建秋早已到期,却不让看劳教书,迟迟不放。
〈3〉贾淑芬因劳教期有误从当地公安局开来证明,恶警却借口一句话没按她的意思(日期写的很清楚)而作废。

12 三大队干警张惠,崔莹等搜收大法弟子写的经文到疯狂地步,出口就是脏话,队长贾美丽邪恶的说:“我就是要破坏大法,把我砍成肉浆了我也要破坏大法;我就是要迫害你们,不要让我抓到迫害你们的借口,我不怕下地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1/44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