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迫害大法弟子的内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2月5日】一旦大法弟子被绑架进马三家,那些叛徒就会把她的东西仔细的检查一遍。新来的由“室长”(由叛徒担任,管理具体事务,相当于“号长”)带走,直接去给洗脑。后来三大队五分队的邪恶之徒周平发明了一种伪善的搜身方法,即:直接领进水房洗澡,“殷勤”的帮你洗换下来的衣服,以此方式搜走学员身上带的经文,实际上相当于仔细的搜身。

坚定的大法学员接见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还要由队长亲自监视。带去的东西除衣物外一般都不让拿进去。门卫、“坐班”(每分队2名,大的分队4名或更多)日夜轮流监视每一个室内大法弟子的日常生活,随时传达消息(这些事情由犹大担任),仔细检查两次。大法学员的衣物、笔记本等物品随时可能被叛徒搜查。每个坚定的大法学员有两个“包夹”。这个“包夹”和坚定的大法学员一起吃饭、干活,睡觉的时候也要睡在旁边。就连夜间上厕所也必须叫“包夹”起来,否则“坐班”不让这个大法弟子上厕所。如果两个大法弟子谈话,一谈大法的事,她们马上去制止。尽管这样,还是有师父的经文在大法弟子间传阅,但是传递的时候非常难,也很有限。一次一个分队的大法弟子A拿到了“大法之福”,可是一个多月都没有机会给同一分队的大法弟子B,而且那里的经文一般都是口传的。后期的“短诗”几乎都带进去了,但是传的时候多少都有一些误差,可这对在马三家的大法弟子已经是极大的鼓舞了。

一次一个大法弟子拿到了师父的经文,半夜她背时被旁边的包夹发现。等她再往衣袖里放时,已被发现。当这位大法弟子睡着后,第二天早晨发现经文已没了。为了追查经文的来源,恶徒们利用大家吃午饭的时间查了所有大法弟子的衣物,下午洗澡时,又搜查了大法弟子的衣服。新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本可带进去一些消息,可刚来就被领去洗脑,而且不准与大法弟子接触。而坚定的大法学员又给配了“包夹”。“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位置》)。被马三家劫持的大法弟子承受的精神摧残是在外面的大法弟子所无法想象的,可是她们还在坚定地修炼着。

灌食

三年来大法弟子前仆后继地以正念正行来护法。今天马三家已总结出一套全面的摧残大法弟子的办法,“灌食”在马三家已经成为一种酷刑。

对于刚绝食的学员,恶徒们多半采取伪善的办法,给你拿好吃的。队长找你谈,大队找你谈,甚至首恶苏所长亲自来劝你。而当这些办法都不见效时,她们就会撕开伪善的面具,将大法弟子的手腿铐在床栏上,找十几个叛徒,按的按,压的压。按头的按头,插管的插管,打食的打食。同时还给打点滴,输葡萄糖、盐水等。这就是她们的“人道”,但他们的“人道”是每次灌食,收取费用31.5元。灌进的食物主要为玉米面糊糊。玉米面糊糊收取费用为1.5元,其它手工费、管费等每次30元,一般一天灌一次,最多每天3次。而医学上要求是最多一星期一次。至于打滴流的钱另算。到医院检查,马三家教养院医院的费用通常比外面贵一倍,例如胸部透视为每次40元,所有的费用集中起来,等你家人去接见时要。要是没人给上帐,就让绝食者所在的分队的所有人集资。

2001年,灌食的费用为每次20元,随着物价的上涨,今年已涨到31.5元/每次。2001年某大法弟子绝食12天的费用为700多元,当这一学员要求明细帐目时,他们怕曝光,只给开了两张医药发票,而另一大法弟子的费用竟高达1500多元。如果马三家近2000学员都绝食,马三家教养院就要发一笔横财了。

当过一段时间,学员还不进食,他们就把学员的手脚捆住,用手铐固定脚,用绳子固定住胸部,固定期间,曹大夫或一个年轻的大夫来打食,或打滴流。给学员灌食时,灌食管插上之后不拿下来,大小便都得在床上接,一天24小时固定不动,那滋味非常难受。如果这个学员再不配合,往外呕吐,队长就让犹大拿绝食学员的衣服给其满脸涂抹,却不给洗脸、换衣服。叛徒有队长的撑腰,就能够有恃无恐的随意摧残绝食者。

洗脑

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到马三家时,队长或室长就会“热情”的把她接进分队,向室内介绍完后,通常洗个澡,也就是变相的彻底搜身,然后直接领去洗脑,通常两三个叛徒围着你谈。一般刚开始不切入正题谈谈你爱听的话题,谈谈马三家对法轮功学员如何“好”。你一看队长确实笑呵呵的,大家都笑呵呵的,你真会怀疑这里怎么能发生那些令人发指的迫害。可是在这里是不准许她和坚定的大法弟子接触的,走到哪都有人跟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和行为是绝不会让她看到的,这样就有人开始不相信明慧网的真实报导。当然背叛信仰的人有多种原因,被洗脑的时间长短也不一样。

一般这种洗脑是早晨起床就领出去,有时让你去食堂吃饭,有时别人给端回现成的,一般要持续到夜里十一二点钟。如果恶徒们对你一直抱有指望,就会三个一群两个一伙轮着给你“做工作”,那表情和心情好像真是“为了你好”,有时有些人真的会被恶徒们的伪善所动。一旦思想有松动,马上让你写“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如果你不愿写,她们会拿来样本“帮”你写。恶徒们连哄带骗,只要你写了,她们就自鸣取胜了。有很多被欺骗的人,三书写的是什么自己都不是很确切。

刚被绑架到马三家时,主要以“感化”为主,甚至你言行激烈一些,她们也会笑呵呵的对你。但是一旦你长时间的不配合,她们马上原形毕露。在这里,她们口口声声,“为你好。”不管打也好,骂也好,只要你“转化”,真是不择手段,而且这言行就是背地里的。

写了“三书”的,需要拿着三书在自己的分队当众念,把一个分队的人聚在一起,起名为“转化会”。念完“三书”,大家围着你唱歌。丑态百出。写三书后的人,一般要被集中进行几次“入所教育”,由方叶红、苑秀枝等进行欺骗,看一些“天安门自焚”等的谎言录像。在这期间每人被要求写一篇邪恶的东西,再写一份“讲清楚”。“讲清楚”是指你什么时间炼的功,曾上访几回,和谁去的,发过什么传单,从谁那拿的等。有的人写这些的时候有顾忌,她们就吓唬你说:“不写清楚,将来有人把你交待出来,就会送你去大北监狱,而且影响回家。”还要交书,有的让家人寄去,有的让家人特意送去,有的人买的精装《转法轮》自己还没舍得看,最后全部上交。这些背叛信仰的人在将来看一看这段被精神强奸的经历一定会不堪回首。

所谓的“入所教育”后就进入所谓的“学习”生活,但每周必须写一次“周小结”,每月必须写一次“揭批”,严格监督思想动态。一般为上午洗脑,下午劳动。早饭后坐着小板凳,先背《劳动教养人员守则》,也就是30条。她们不知羞耻的称这是“法”,必须按上面做,然后是狼哭鬼叫地唱半小时歌,随之进入1-2小时的所谓“学习”。原来每天必须听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诬蔑大法的内容,但由于坚定的大法学员强烈反对,从三月份以后就取消。一般这些书是大伙轮着念,但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不念,也不听。她们只是闭着眼睛背法,10点到11:30分为所谓的“自由学习”。临走时,还要进行20几天的出所教育。

下午劳动,劳动时间还要听1个小时的广播。广播的内容多为报纸摘要,而且大多内容为攻击大法的。除此之外,每周还要上三次所谓的“大课”,后期次数有所增加。
叛徒们还经常开一种“拔高会”,讲一些神智不清的自欺欺人的谎言。她们围着听,讲话的人极为可耻的肆意歪曲大法,他们犯下的乱法之罪如山如天。还有一项内容,马三家经常组织听一些文化打手的录像报告,其中所谓的“科学万岁”是直接攻击大法的。中国科学界的一些小人如何祚庥等没有任何做科研的本领,没有任何科学成就,只知道用一些所谓的科普知识来打棍子。其实很多真正的科学家都是宗教的信徒,如牛顿、麦克思韦等。只有那些不学无术的科学痞子才会通过打击一个精神信仰来获得政治利益。

我曾为那些叛徒流过泪,当我眼看着她们骂师父,骂大法,到后来又去欺骗别人、迫害大法弟子。我曾深深的痛心,她们是被骗的,又去骗别人。马三家叛徒有个共同的特点,有放不下的执著,而且去听邪悟的东西,因而上当受骗。

补充

现三大队四分队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分队,原来的带队长(现已到二大队当值班队长)对大法学员非常苛刻,曾纵容叛徒用鞋底把一位大法弟子的耳朵打聋了。一误入歧途者得了角膜炎,却长时间不放,致使一只眼睛失明,后来换队长后才办病保回家。四分队的带队长在带队时,分队一分活,她就要求自己的分队第一个完成,然后帮别的分队干。本来劳动量就大,致使学员分到手中的活干不完。熄灯后在被窝里还得捻豆(一种手工活)。她们分队的很多大法学员常年捻豆造成拇指关节损伤,不能自由曲伸。她在带队时还要求每个大法学员集资,集的钱用来给做洗脑的叛徒买吃的。每个人被放时,校服、褥单都不让带走,而新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必须买,致使她的分队是一个家底最厚的分队,旧校服、褥单存下很多也不给大法学员用。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至少有十个男队,称没有男队的说法纯粹是弥天大谎。我们曾经亲眼看到一群群男的被劳教者在地里干活,穿一身黄衣服。

现在经常给大法弟子判刑。

半军事化管理是为了迎接检查团,也是对大法学员肉体以至精神摧残迫害的方式。

马三家现在至少还劫持着200名仍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有的99年就被抓进去,已关了3年多。这些大法弟子除了初期承受着肉体上的摧残,近期因抵制邪恶,每天还要承受着极其残酷的精神摧残。2001年10月份,我所在的一大队,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带出去,被两三个叛徒围着灌自欺欺人的谎言,长达十多个小时(除吃饭、睡觉、洗漱外的几乎所有时间,睡觉也不让达到8小时睡眠),这样的邪恶摧残一做就是几个月。如果觉得你被转化的机会很小,就扔到室里,每天必须听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下午和晚上劳动时,也不让你头脑闲着,还要让一个叛徒念那些邪悟的东西。一旦有反抗的,就被送进小号,24小时铐在长凳上不让睡觉。至2002年3月份以后,基本上是灌输。但下午劳动时还不忘放一些所谓的“校园广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