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2月6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4年了。以下向各位同修谈谈我们全家得法后的变化,足以说明大法的威力。

我于1982年在新加坡的一所初级学院教书,而我先生于1981年开始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教和做研究工作。虽然我们在金钱与物质方面不成问题,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在精神上却非常痛苦。

我每日早上4点多钟起床。晚睡早起。为事业、家庭、孩子的健康、学业等忙得不可开交。长期得不到足够睡眠,又得承受生活方方面面的压力。我的健康一年不如一年。于1991年底,我身患颈椎、腰椎病,浑身酸痛。头痛、头晕眼花,有时全身发麻。整日双肩发硬发沉。病情越来越严重,几乎难以支撑。于1993年我开始寻医。找西医、物理治疗、中医煮中药、针灸、脚底按摩、瑜伽、气功等。这一切只能暂时稍微减轻疼痛,都没有疗效。我患病时最小儿子还不到一岁。本来已没时间给四个孩子,现在更糟了。更别谈找时间管教孩子,连把工作做好都成问题了!

在1996年发现我先生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坐立不安、害怕、不能入睡、心跳过速、冒冷汗、走路不稳、颤抖等现象。医生诊断为忧郁症。医生叫他每日服镇定药丸。由于此药副作用大,我先生屡次想停服此药,但都行不通,因为不服药就不能入睡,冒冷汗等症状又出现了。真像吸毒那样恶性循环不能自拔。医生甚至要他加重药量。真是祸不单行。后来又发现我先生走路摇晃、东倒西斜、手脚不灵活、身体颤动,写字说话也非常吃力、视力差等症状。经多方求医,确诊为“小脑萎缩”。西医说此病罕见,是绝症,没药医,并告知此病发展结果是身体植物人,全身瘫痪。但是可怕的是,大脑清楚。到处行医,西医不行,就到处打听中国名医,来一个看一个,针灸、按摩、推拿,天天煮中草药进行调理,炖补汤、气功、物理治疗,求神拜佛问卦。其实早在1997年底我先生实在不行了,也只好停止上班了,薪水也没了。虽然病成这个样子,他可什么都不管,自暴自弃,脾气更不好。只会病痛呻吟。我很着急,除了上班外,还得替他安排一切,如吃药、和汤水、三餐、看医生等,清理卫生工作。他简直成了一个废人,处于非常被动。还敢说他勉强吃药看医生等一切都是为我而做的。我真不明白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真诚地努力生活,善待一切,回报我的却是没完没了的痛苦。

在我几乎耗尽所有心力的时候,就在1999年初有位志同道合的同事从中国得法回到新加坡,得知我先生的病状,夫妻俩马上给我们送来天书《转法轮》,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和炼功带,并且来我家帮助我们俩学法炼功。一个月后,我们又找到了炼功点炼功。

当我一开始读《转法轮》时,认定这就是我在心中一直在等待的真正能够使我安下心来的法门。师父在《转法轮》(第3页)中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人自己的业力就得自己还。”(第77页)“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第4页)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使我从新认识自己,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了很多的业才遭这么大的罪。我不再委屈,不再抱怨,知道是业力轮报,自己造的业自己承受自己偿还。我珍惜万古不遇的机缘,珍惜这比生命还宝贵的大法。

因此,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两个月内身体有很大的改善,折磨我多年的种种病状也渐渐地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身体轻快,走路不知道累。四个孩子也开始和我们共同学法了。老三老四容易得伤风感冒,有严重的哮喘病。自从得法以后他们两个的哮喘、伤风不知不觉中也不治而愈了。四个孩子也比较懂得做人。学会正面看待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心胸也比较开阔,学习能力增强了,都能自动自发地学习,学习成绩都有显著进步。

再回头来谈谈我先生的从头到尾的修炼过程。我先生于1999年底开始学法。在学法炼功的第一个星期内毅然不再吃那副作用大的镇定药丸了。停止服药5天后,忧郁症状也基本消失了。学法炼功一个月后说话也有显著的比较顺畅了。

得法一个月后就在我们参加九天班的中途,干扰来了。我先生信仰另一法门的妹妹从马来西亚来到我家非常热情地向我先生传那一门的东西。对于那一法门,先生原本是不信而且排斥的。此时却一反常态。妹妹每月来一次。由于先生学法不深,又因为悟性差容易受干扰,他竟然看起别的书来了。甚至造业说些不好的话。而妹妹反对我们修炼大法。竟然在我先生面前说坏话。原本我和他妹妹是很要好的,不用说我先生更固执不听我了,常常对我发脾气,我却很执著要他学法炼功。我得忍。讲到这忍实在不容易呀!为此我很失望、痛心、惋惜、气愤。有时实在受不了也因此和他闹得很僵。总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是唯一的一条生路送给他,他却不以为然轻易的放弃。

就这样先生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每天只能痛苦呻吟,很消极。吞食困难,总觉得喉咙里似乎有个硬块堵着。吃什么也没味道。晚上稍一入睡,鼾声如雷,而且常在挣扎中大喊大叫,连床的震动声都很大,弄得全家人都不得安睡。大小便失常,需要用纸尿片。手脚身体颤抖,常跌倒,有时也摔得头破血流。

2001年11月我的先生因跌倒,而彻底站不起来了。这时我得警告他只有学法修心性,排除干扰,而且要付出、要承受才能消去重大的业力。要不然只有把你送进医院,打针、吃西药,只能在极度痛苦中等待死亡。

就在先生走投无路的绝望中,我读大法,读明慧网上和新加坡同修们的心得体会给他听,这次他听进去了。就这样,他突然间能站起来了。接着我坚持要他到炼功点上去炼功。师父说,“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得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转法轮》第123、124页)

就在2001年11月的某个早上我推他去炼功点了。早上4点得起床。我先生得花一小时从三楼爬到楼下再爬到车内。到了炼功点把车停放好,把他扶下车,再扶上轮椅推到炼功点。那是相当费时费力的工作。因为我先生站也站不稳,连走一步都很费力。

他身材高大而我呢瘦弱矮小,你知道吗为了扶他上下而和他一起跌倒是很平常的事。

第一天炼完五套功法后回家,那天晚上他睡觉时,从前的睡觉可怕的状况全消失了。无声响,很安静。半夜睡醒起来,在黑暗中还以为他走了。把手靠近他的嘴有均匀的呼吸。从那时到如今每晚睡得很好。这是多么神奇啊!

近一年来我先生比较能主动听师父的讲法录声带和每天早上到炼功点炼功。虽然比起一般同修他是最差的一个(因为悟性差)但已一年完全没服用中草药和补品了。胃胀消失了,喉咙硬块没有了。胃口也好了。说话也有了改善。还尝试活动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如主动和家人交流,也开始比较关心孩子。虽然视力差也会主动自己读法。再也没有听到他发出病痛的呻吟,积极多了。脾气也没了。脸上也比较多笑容了。每当提起他过去那傲慢的作风,他也很难过,欲哭无泪的样子。不但没动气,过后还能轻声笑脸地对我谈话,从不再发脾气了。这在过去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我先生身上所出现的变化足以显示了大法的神奇威力。我在想师父慈悲于我这个坚信大法的弟子,慈悲我这四个孩子,所以才管了我这个业力深重、悟性特差、又患了严重病的丈夫。

这一整年以来,我和先生每天早上到炼功点去,4点多钟起身,先生从三楼走到楼下上车,然后用轮椅推他到炼功点得花一个半小时,然后留下他在炼功点,很放心那儿有热心的同修们关照他,我得赶回家安排早餐送孩子上学,然后又赶回炼功点继续炼第五套功法。可是在炼完功回家路上正是上班紧张时候,常遇到堵车,所以需花上30-40分钟才能到家。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费时费力,只因为从炼功点上回来我总是感到一身轻和有着充沛的精力。虽然一天只睡4到5个小时也不觉得累。

现今回想起当初不知道什么是修炼,不懂得重德提高心性,放下执著一身轻等等。还死抱着一切执著、怕心等等,紧紧张张的过苦日子,患了一身病痛,好苦好累啊!

现在,师父使我们全家都受益,尤其是我和四个孩子都尝到了没病痛的滋味。也不用辛辛苦苦找医生煎中药炖补汤,花钱看病买药了,省时省事省钱!人生最珍贵的莫过于得法修炼。得来容易要珍惜。师父说,“当你那颗心真能放下的时候,你发现你什么都不会失去。学大法本身就是有福分的”(《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第13、14页)。

对于传媒反面的报道感到非常痛心。我们凭着善心向受蒙蔽的世人讲清真象,向周围的人介绍大法分发资料。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

不过我还有做得不够的地方。离大法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决心要更好地学好大法。永远跟着师父走。

是的,学了大法使我们全家从根本上得到了解脱并且还有更美好的世界等待着我们。对伟大的师尊所给与我们的这一切我们是无法报答的,所以我只有从内心深处呼喊:法轮大法好!

(2003年新加坡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