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北京石景山看守所恶警疯狂殴打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10日】我是2000年12月29日上北京证实法的,30日下午5时左右,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所遭受的具体迫害如下:

一、野蛮殴打

当时送往石景山看守所后,我被恶警提审了三次。他们用尽了伪善、暴力以及对我精神的摧残,目的是想逼出我的姓名和地址。约在深夜2点我被第一次非法提审。
提审我的警察A,表面装得很和善地笑了笑问我被抓的经过,后来他又说:“你嘴上怎么有血?”“是你们警察打的!”他阴险地说:“你看见我们打你了吗?”“反正穿的警服!”我当时笑了一下。正在这时走进一较年青的警察B,“我就是见不得法轮功的人笑!”说着到办公室后面拿了一只灯芯绒的鞋子过来了,凶狠狠地说:“我让你笑!”啪!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一鞋板打在我的脸上。”我很平静地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宇宙的真理。他说:“快说,你是什么地方来的,叫什么名字,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快讲真话,我可没有大哥(指警察A)那么好的脾气,跟你嘻皮笑脸的。”恶警B就用鞋往我头上使劲地敲打。我口中念“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他打得越快,我就念得越快。这时他住手了。就在我棉袄时每个口袋里摸,将我仅有的370元钱搜走了,可是他说:“太少了。我们警察口味可大了,你如果交一万元钱,就会免去一切痛苦,我还可以把你放出去。”我心里想着:这哪里是人民的警察,犹如拦路抢劫的土匪一样?恶警由于没有搜到更多的钱就火了,弯下腰来瞅着我的脸,左瞧瞧,右看看,“嗯,你的脸怎么一边高,一边低呢?我跟你搞一样平!”他把鞋板举得老高咬牙切齿地,啪又是一下打来。他又左看右看后,邪恶的说:“好了,一样平了!”

迫害在不断地升级。第二次非法提审是1月2日。“你想起来了没有?”还是恶警B问,我没理他。他说:“那好,今天是零下15度,我给你灌冷水,之后就把你反铐在一棵大树上,让你冻成一个冰块。”说着他就开始灌水了,把我全身的衣服都淋湿,然后逼我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恶警B还把吸烟的烟雾对准我的脸吹吐。我不配合恶警。

第三次非法提审是1月3日晚上5、6点钟。“你想清楚了没有?”那恶警B问。“先将你的双手铐起来再说。”正在这时,又进来了三个年青警察。其中一个恶警不问青红皂白地飞起两脚分别踢在我的左右肩上。他还不解恨,“这样铐不行,得这样铐。”他把我的一只手从肩头上拉下来,另一只手提上去铐着。五个恶警就有四个人轮流用拳脚踢打,并抓着我的头发墙上撞,累得他们上气不接下气。有个恶警照我的头顶狠狠地打了一掌,“你明天再不说,我就铐你打竹竿。”他还用手比划着。恶警B邪恶的说:“有一个办法能使你说出来,跟你打迷魂药,不过五分钟,什么都会说出来。要你说什么,你就会说什么。”经他这一说,我确实感到有点紧张了,但我马上想到:我是金钢不动之体,任何药物都对我无效。心里很坦然地对待。不一会他们把药拿来了,我心里想着师父的教导:“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他们五个恶警,有的拖住我的胳膊,有的在用橡皮管捆胳膊,有的在打药盖,有的往胳膊上使劲地打。那个打药瓶盖的警察怎么也打不开,又换一个也打不开,再换一个也打不开,不知过了多久才打开了,把药灌到注射器内对准血管自言自语地说:“你以前对什么药过敏吗?不能打不能打了,你看她胳膊上的点点!”说着那三警察都走了。恶警B的警号是“043353”(因为事隔太久了,也许有误差)。恶警打人时都把警号掩住,他们害怕大法弟子看到后会给他们曝光。

二、野蛮灌食

恶警表面上都装得很伪善,说是灌食是爱护生命,其实就是折磨你。当我绝食绝水10天时,恶警采取野蛮灌食。一个姓张的女管教使出她的看家本事,一扫腿将我打倒在地上,其它的恶警们一涌而上。我的两腿和胳膊上分别各站一个恶警,还有两个女恶警死死地抓住我的头发按住我的头,这时我发一念,“力可劈山!”一下他们全都下去了。他们又蜂拥而上,踹的踹,踩的踩,按的按,他们一个个就像魔鬼、像屠夫、像杀人的凶手,没有一点警察的风范,没有一点人道。他们把管子插进我的鼻孔里,我一下咬住了。他们拉也拉不动,灌也灌不进,他们没办法,只好提起我的头发向下使劲地按,这样不知坚持了多久,我刚松一口气他们就把口里的一个头抢住,一根管的两个头抓住以后使劲地扯、拽直到鼻孔、口腔里都扯出血来为止。他们这哪里是爱护生命,完全是为了借此把人往死里整。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