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和葫芦岛派出所野蛮折磨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15日】我是辽宁省大法弟子,98年末幸得大法,从中受益,深知大法的神奇。

99年7月20日后,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利用手中窃取的权力,倾尽国力疯狂打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铺天盖地造谣、诬陷、攻击大法,邪恶猖狂至极,波及全世界。

2001年1月1日,我坚定地走上天安门,打出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当即被便衣抓上警车,送到天安门分局。1小时后与众多到天安门上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一同被非法拘送到一个不知名的集中营。当晚与一部分大法弟子又被非法关押进北京海淀区看守所。进院时,见院内有一伙狱警,走廊里也有很多男女狱警在等待着给我们非法登记。当一个女狱警问我姓名时,我告诉她,我姓正,名叫“正法”,再往下问,我几乎都用“不知道”三个字来回答。接下来的一整套程序中,我先后三次被它们非法搜身,衣物(皮鞋、皮手套、领带、腰带、手机)和近一千元现金当场被非法收缴,我被关进10筒4号牢房,编号的尾号是21号,牢房里的号长(老大)叫贾凤庭,在恶警的唆使下经常迫害大法弟子。因我拒绝非法登记,它们便对我进行有步骤的迫害。先是由号内的犯人对我施压,时而假仁假义,时而又凶相毕露,但它们一无所获。当晚又被恶警非法提审,回来后,号长贾凤庭用精神战术妄想动摇我的思想,将近两个小时,我便借机向他和其他犯人洪法。当晚以值夜班为名非法剥夺我睡眠的权利,让我靠墙站着,左右各有一个犯人包夹看着我,只要稍一合眼,它们就踢我,不让睡觉。它们轮班监视着我,我被体罚站了一夜。那个邪恶的贾凤庭还假意地说:“新进来的都得站一宿。”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第二天九点左右,邪恶的贾凤庭突然说让我洗凉水澡,指名叫了四个犯人准备好了盆,水池里放满了水,并打开了另一个门,露出了门外的“风圈”。所谓“风圈”就是紧贴着牢房后墙用砖砌成的水泥砂浆罩面的另一个小屋,但没有房盖,是用粗号螺纹钢筋封闭着,约4平方米左右。一个墙角下有根通往墙外的排水管。它们准备好了之后,强迫我到“风圈”里脱去衣服,蹲在有排水管的那个墙角,突然端起地上已装满水的盆子,劈头盖脸地泼了下来,我全身都沾上了水。它们连泼带浇,残酷地折磨着我……,当时正是腊七腊八,滴水成冰,地上的冰茬清晰可见!其中有一个犯人说:今天真冷!它们为了达到更为寒冷的效果,不象刚开始时那样狠命地连泼带浇,而是让水从头顶上慢慢往下流淌,让水顺着脖子从脊背流淌下来。这还不够,还让一个犯人拿着一件黄色军大衣一抖一抖地扇风……真乃邪恶至极呀!这样它们浇了二十多盆水之后才算罢休。因为太冷,穿上衣服后,我全身哆嗦了大约一个小时才缓过来。中午午睡的时间到了,它们仍不让我睡觉,还伪善地说:“好事做到底。”让我继续值班。下午三点左右,它们又用同样的方法残酷折磨我,连续浇了三十多盆凉水之后,我不堪忍受这种非人的折磨,我便报出了姓名、年龄、住址……

2001年1月18日下午五点左右,被非法移交葫芦岛驻京办事处非法拘押。

2001年1月19日晚被非法遣返,在当地派出所非法拘押。

2001年1月20日被非法行政拘留近四个月,由于邪恶的迫害,全身除脸部外都长满了疥,奇痒难忍,十分严重。而恶警毫不理睬,后来知道家人曾送过药膏也被恶警非法扣留。后来又被它们非法送到劳教所想非法劳教我,但劳教所医生检查之后拒收。加之常人相助(表面形式),以所谓“院外就医”形式走出劳教所。

这里顺便补充几句:我身上的手机和近千元现金被当地派出所私吞;衣物则被北京海淀看守所非法收缴。衣物、手机、现金总合人民币3500元左右。后又被教养院恶警敲诈3000元。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为了寻找我,据家人说路费、食宿及其他费用消耗了一万元左右。积蓄被掠夺一空,造成了生活困难。年迈的母亲和妻子及家人至今仍为我提心吊胆。由于生活上的艰难和精神上的沉重负担,使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严重影响。这是邪恶迫害所造成的恶果。我之所以写出这段曲折的经历,是为了告诫世人,以唤起世人的良知,不要听信江氏邪恶的欺世谎言,不要被邪恶操纵,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也为了现在与将来的所有人,不要再袖手旁观,大法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让我们挽起手来,共同制止邪恶,清除邪恶,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