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吉林省舒兰市四位同修二三事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5日】初丛锐,吉林省舒兰市天德乡徐家村人。刚认识初丛锐是在一次集体学法交流中,那次辅导员说:由于我家环境场地有限,以后各乡镇除了辅导员和骨干,没有被通知的就是不要来了。刚说完,小锐就哭了起来。大家一看,是个十六七岁纯真美丽的女孩在哭。辅导员问:你哭什么呀?小锐说:“我不是辅导员,也不是骨干,我也来了。”大家一听都笑了,几个功友都说:你以后周日学法就来吧。小锐一听,开心地笑了。

2000年8月,小锐自己进京证实大法,被抓回当地,关押在天德乡,正念闯出后,在舒兰市一饭店打工,开工资时老板知道小锐是大法弟子了。由于小锐一言一行体现出大法的祥和、圆融、美好,一人干两人的活,对她印象极好,老板说:“你在这儿干吧,他们再抓,我保护你。”小锐要到北京证实大法,离开了饭店,十月一被恶警抓到乡里,关在乡领导家里。她正念闯出来,与另两名功友进京第二次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在吉林驻京办事处被认出。后来她再一次正念闯出后,又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迫害致死。

她爷爷去北京认人,发现小锐鼻子被打塌了。恶警却谎称心脏病发作,还要勒索家人钱财。

提起初丛锐,家乡认识她的人,没有不说好的;

在功友中,她是纯洁无瑕的正法弟子。

* * * * * * *


王国平
王国平,吉林省舒兰市人,40岁左右,一米八十多的大个,英武健壮。我和他在一个炼功点炼功,他是电工,口碑极好,修炼后,更是乐于助人。他家的暖窖大棚最大,但他把名利看得很淡,在洪法上却从容地付出,一次我俩约好去平安镇一同修家交流,他从菜地帮嫂子干完活儿,抬腿就和我去了车站,买两个面包充饥,算作是晚餐吧!

99年7.20以后,当地环境已被破坏,一次需要印资料,国平笑着说,“我去印吧。”拿着资料不久就回来了,笑着说:复印社的人以为我是警察呢!二话没说一会儿就印完了。

9月与功友一起到天安门正法,在广场如入无人之境,镇定从容地与各地功友交流,互相鼓励,整体升华。几十天后,被巡逻恶警晚间在一绿化带(露宿)绑架至吉林驻京办事处,国平从8楼顺空调管道往出闯时不慎坠地。

国平走了,在当地民众的心中留下的是永远的微笑,传颂着他助人为乐、平易近人,好人中的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感人故事。在同修的心目中,他永远是那么从容、坦荡、无畏。

* * * * * * *

孙建华,舒兰市开原乡人,30多岁。我早就听说过他,见面是在吉林市劳教所。

99年7.20以后,建华进京正法被抓回,非法判劳教。建华被释放后,与功友在外地一资料点做救度世人的真相资料,后来资料点被破坏,他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因为当地恶警正在抓捕他。他在野外饥寒交迫中呆了七天七夜,当我发现他时,他已极度虚弱。当天傍晚他便走了。

孙建华被江罗政治流氓犯罪集团迫害致死后,《舒兰报》歪曲事实,说建华有“心脏病”不医治而死。

舒兰市另一法轮功学员陈永哲被非法劳教,在吉林市劳教所身心倍受摧残,绑在死人床上,五根电棍同时电,残酷迫害三个小时后被所谓的“保外就医”,因受到的伤害过重已无法医治而去世。对此,《舒兰报》同样采取歪曲事实的说法,称陈永哲是“有病不治”而死。

* * * * * * *

王树全,舒兰市莲花乡人,30岁左右,我是在舒兰市看守所听到他的名字的,后来在吉林市劳教所遇到了他,那是2000年上半年,见到他时,他已被迫害得面无血色,呼吸困难,行走迟缓。他见我坐板时炼静功,抄写《转法轮》,他受到鼓舞,也学法炼功了。

一次我问他,你现在被迫害得这样,还相信大法吗?他说怎么会不信呢?他说他在家乡炼功点炼静功,一次他入定元神离体,见到蓝天白云,见到超常的真实景象。

后来,树泉保外就医,不久被邪恶旧势力迫害致死,他临走之前,当着他身边的亲朋好友的面说:“你们出去看看,天上有两朵云,银白色的边儿。”他母亲出门一看,果真见天空飘着两朵带白边的云彩。树泉又说:“我是为我二哥而来,二哥一定要学炼大法啊!一定要珍惜啊!”

树泉走后,没修炼的小孩在墙上看见树泉坐在莲花上神奇的景象,不少功友因此坚定起来。

几位可敬的同修走了,我们要将这悲伤化作对善良众生无限的慈悲,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整体协调配合好,整体提高,共同精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