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顺义看守所和本溪劳教所惨遭折磨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6日】我家住辽宁省,被迫害前在某公司任工程师。现被迫在外流离。

我是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99年4.25以后不长时间,单位干部就开始登记并找我谈话,威胁我必须放弃修炼,被我拒绝。7.20进京上访,单位干部扣发我全部奖金,随后要我写“保证”、交书,当时没有认清邪恶本质和修炼的严肃,写了几句文字游戏,交了一本修炼故事,以换取暂时平安。但我知道大法书绝不能交。当时只是在家学法炼功,不知道怎么做。

99年10月下旬,听说江XX一意孤行要诬蔑法轮功,我想我应该到北京去正法,并做了法不正过来不回来的打算。10月26日,我在天安门广场行走时,辽宁省信访办的人拦住我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是不是辽宁省的,我开始有些害怕不吱声,后来就向他们洪法,讲我在大法中受益。去掉怕心后,感觉天安门广场好像就我一个人,他们就叫我走,我走出十几米后,他们又喊我回来,我没有悟到是师父叫我走,就又回去。这时警车开来,它们把我交给警察,在拽上警车时,我想我不能白来,应该让别人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就向广场游人喊了一句:我是炼法轮功的。随后被带上警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不久又开到一个体育场进行登记,我坚决不报地址,当晚被劫持到北京顺义区看守所。

到后,警察每天白天晚上审问我,要我说出地址。2天后,恶警凶相毕露,把我投进犯人牢房,恶警指使犯人对我暴打,逼我说出地址,打一阵后,其中一犯人(名叫王飞,当年只有17岁)站在地铺上(比地面高),双手抓住我的双肩,用膝盖狠命撞击我的前胸,将我的肋骨打折。当时我用手摸直晃,前胸左侧边缘几根肋骨断裂(后来刚长好时还支出来),我向警察反映,他们置之不理。当天晚上我开始发烧,周身没有不痛的地方,脸被打肿。一个姓李的犯人用打火机直接烧我的下巴,烧成很大一块疤,现在还有,当时不能翻身,不能咳嗽,痛苦不堪。公安预审(警察)也对我进行毒打,逼我说出地址,他们用一根短铁棍,在我后面小腿至后背反复敲打,臀部上下全成黑紫色,还用烟头烫掉我脸上两块皮,脸和耳朵多次被打肿,一次打的脸肿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在这个纳粹集中营里受尽非人折磨,20天后我说出地址,被当地公安和单位接回,由于不放弃修炼,即使我这样的身体状况(我跟他们说明情况他们也都看到了)还被派出所继续非法拘留15天,在本溪市拘留所干重体力劳动,遭受打骂和奴役。

回家后,单位干部多次来威胁我放弃修炼,并指派专人对我监视,搞株连政策,经济制裁。每到所谓的“敏感日”,便对我家庭进行骚扰,对我年迈的父母施压(与父母住一起)。我不断向单位同事讲真相,不法干部见动摇不了我,便撕下伪装,于2000年10 月由计控厂党委书记王永和、支部书记邓凯等人编造所谓“材料”,(在此之前,支部书记邓凯经常以伪善的面目,利用大法弟子的单纯骗取信任。)伙同本刚公安处以“顽固分子”为名将我非法劳教三年,先在单位非法关押。我绝食抗议,邓凯等人到我家,对我80多岁身体非常虚弱的老父亲欺骗说,“您老放心,我们把他留单位封闭办班三天,三天后就送回来。”(父母需要我照顾。)两天后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几天后,老人打电话问他,邓凯说送公司办班了,具体我不知道,其实已被劳教,所谓“材料”都是他写的。这就是江氏流氓集团对善良百姓无耻欺骗的见证。两个月后,父亲在担心与思念的痛苦中去世。我在被单位扣押的那天早上帮我父亲穿好衣服去上班,81岁的父亲就再也没有见到我。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天后,于2000年11月1日被劫持到本溪劳教所,它们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进行隔离,和犯人关在一起,大法弟子互相见不着面,不让家属接见,利用叛徒长时间洗脑,不让睡觉。管教见这些对我不起作用,便对我进行殴打体罚。由于我不能用正念抵制,分不清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区别,只是消极承受,在连续九天的围攻、体罚、殴打、不许睡觉的精神折磨后,2001年2月违心地写了不修炼的所谓“悔过书”,认为先出去再说,给自己修炼路上涂上污点。

2001年5月12日,我写了严正声明当众宣读后交给警察。当天它们把我隔离,第二天押进小号关押半个月。2001年6月1日,新一轮迫害开始,本溪劳教所恶人成立以政委陈重维(教养院主管迫害的首犯,明慧网报导过其犯罪事实)、副院长吴刚(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主犯,明慧网报导过其犯罪事实)、管理科成员组成犯罪团伙,对我们坚决不向恶人妥协的六人集中迫害,其他五人是:吴俊阳、孔刚(沈阳人)、王吉才、宋月刚、康铁伟。我们第二天开始绝食抗议,三天后狱警对我们进行野蛮灌食,四名犯人将我摁倒在地,狱医用很粗的胶管插入鼻孔,一下插入我的气管里,几乎窒息,好长时间才缓过来。它们竟不拔出来,使气管发炎呼吸困难,由犯人灌一些玉米面糊和盐水,同时上抻刑定位(将手脚抻直24小时铐在地板上,由犯人看管)。抻刑定位期间,用1万8千伏电棍电击宋月刚。在极其痛苦中,我又一次向邪恶妥协,放下来时,左臂已失去知觉,很长时间抬不起来,半年后恢复。这次绝食六天,抻刑定位两天。关小号六天。

其实这些折磨对修炼人算不了什么,只是当时由于邪恶干扰,没能在法上认识,造成一种错觉,认为自己不行,一念之差,千古遗恨。2001年10月我被放出,2个月后离家出走并写严正声明,流离失所至今。

另:我单位曾在2001年2月将万辉、李厚艳、黄晶等三人绑架到洗脑班,使她们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十六大前,本刚610犯罪团伙又将万辉绑架到洗脑班,万辉绝食9天后正念闯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