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葫芦岛市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案例

更新: 2016年09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8日】2003年元月初,辽宁省葫芦岛市劳教所组织全院干警及检察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手段狠毒。葫芦岛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专管一大队大队长恶警刘国华叫嚣:“知道吗?为什么这段时间中央组织开会,省里组织开会,市里开会,院里也开会,为什么这次又增加了这么多警力?要三个干警包一个学员,如果干警不够有武警,武警不够我们还有野战军。”葫芦岛市劳教所专管第一大队中队长恶警王维真叫嚣:“告诉你们,共产党这辈子就跟人斗,跟地斗,跟天斗,跟神斗。”下面是葫芦岛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裴忠华:2003年1月7日,参与迫害裴忠华的人员有张福胜、宋忠天等恶警。迫害裴忠华之前,恶警强行给其灌几粒药物,然后用4-5根电棍毒打折磨6个小时,之后,又强行灌药物。张福胜还说:我非把你灌迷糊了。接着又毒打裴忠华2-3个小时。其背部、臀部、胯部至今还有伤痕。由于几个打他的恶警被电棍反电,恶警们才有所收敛。恶警张福胜反咬说:“不打你我能被电吗?”又冲别的干警说:“这小子发功了。”就改用手打裴忠华耳光,紧接着又将裴双手反铐着,扒去衣服,然后用电棍电,一看还不奏效,就往他身上泼水…边打边骂长达8-9个小时之久。裴忠华小便被打肿,遍体鳞伤,期间还使用过木板、胶皮棒等刑具。

朱明奎:被用四根电棍,同时毒打其腋下、后背、裆部、脚,被打得多处受伤,致使朱明奎两三天几乎不能大小便,嘴被勒破皮(用铝线勒住嘴不能喊叫)。恶警张福胜还说:“啥时打转化啥时算完。”

邓文兴:张福胜等恶警用4-5根电棍同时猛电邓,并毒打他。邓颈部被电出很大的水泡,面部肿得很高,变形,几乎认不出来了。折磨迫害长达24小时之久,第三天又打了两个小时,期间一直不让睡觉,在26个小时痛苦的折磨中,邓的脚、腿、后背、两腋、面部、全身多处伤痕累累。

王中涛:1月7日8时,王中涛被恶警当众揪着脖领子疯狂地拥到外边,张福胜还说往死里打,恶警们用4根电棍同时连电带打,看不能起作用,增至6根同时连打带电,致使王中涛小便处红肿,右耳肿大,全身多处受伤。

王海清:恶警逼迫王海清做一百五十个蹲起动作,然后双手被反铐按在地上,双腿挺直,用学生坐椅(椅子上坐一个人)压在王的腿部,使其不能动弹,背部靠物不能让其往后挪动,然后往脚跟垫木板。此招不行,又用五根电棍猛电,看不能奏效,又把其腾空架起,脚离地,同时用五根电棍拼命电,两腋一根,脚底心各一根,后背一根,全身多处被电伤。

高凯峰:被迫害方式同王海清相同,脚后跟被垫起五寸左右高,高凯峰责问恶警:“这样不把我的脚整断了吗?”恶警说:“打死你也白打。”10月28日因恶警强迫洗脑,高凯峰不配合,恶警用玻璃割他的颈部和手腕,事后恶警让四防寸步不离地看管高凯峰。

刘万利:1月6日晚,刘被用2-3根电棍乱打,经过几次乱打后,脸部、颈部肿的很高,浑身多处受伤。由于刘万利在毒打期间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电棍塞进刘万利嘴里致使刘万利牙齿松动,嘴里肿烂,恶警还疯狂的用脚踩着他的脸部电击他。恶警看刘万利口吐鲜血方才停止,第二天继续毒打。

梁国满:被恶警先用5-6根电棍拼命毒打梁国满,看不好使,就用7-8根电棍同时电击,致使梁颈部、面部出现一道道血檩子,肿的很高,小便周围红肿,后脑被打得多少天才缓过劲来,大胯两处被电糊,被击打的伤处部位还有脚、背、两腋、臀部、手等。

张利国:12月9日恶警王胜利、郭爱民、宋忠天等恶徒们用电棍毒打张利国,张被带回后浑身发抖,两肩颤动,经高医生检查,血压为110-180,心率过速、心脏有病。恶警怕被人曝光不敢上报,不让通知家里,事后还狡辩说:谁打了你了?张利国说:我的症状谁都知道,怎么说没打我呢!

李广海:其被迫害情况不详,但听说其被毒打的较重,1月11日被送到医院手脚抽筋,非常严重。李广海已绝食绝水抵制迫害13天。

历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恶警是劳教所管理科成员和法轮功专管大队成员:刘国华、王胜利、张福胜、郭爱民、宋忠天、佟立勇、刘佳文、刁自强、王维真、崔晓东、纪成果、宋云彬、姚闯(副院长)、孟教等,还有其他劳教人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