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大法弟子三次在看守所抵制迫害的经历

更新: 2018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4月14日】我是湖北大法弟子。我原身患多种疾病、如鼻咽炎、神经衰弱症等,长达16年从未断过药。97年2月我有幸得大法,大法神奇超常在我身上展现。各种疾病不药而愈。学大法中我明白了人生真正存在的意义,并坚定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我的身体不断净化,心性、道德不断提高、升华。

一、进京上访

2000年7月中旬,恰逢暑假,时值双抢农忙。7月18日,我校几位干部来我家打招呼,看我正忙于插秧,叫我回家,说:上级有令,你们法轮功炼习者,此段时间不准外出。实际就是不准上访,要我写出保证。我没有听从他们。

7日19日,我觉得江氏独裁者昏庸无道,迫害法轮功,我必须进京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当日中午我同另一同修离家进京。7月22日同全国各地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前以各种不同方式慈悲地展示大法弟子的和平请愿。此时我看到广场到处是警察、便衣,“依维柯”警车到处乱窜、强行、抓、拉、推,打大法弟子。我和另一同修也被推上车。我看到一辆装满大法弟子的警车后拉着一幅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开到天安门公安分局。我心里暗暗称赞:大法弟子了不起,真伟大。7月22日上午8至10时,关押在一起的大法弟子不断增多,说不准有多少。10时后,我与另一同修被驻京办的警察带去了。我对他们讲了师父是救度众生,教人修真善忍;他们表示相信。7月26日我们被本地派出所押回拘留。

此次进京,我被开除工作、并罚金9千元,同时还将我妻子(大法弟子),无端非法拘留10天,罚款300元。由于他们知我家境贫寒无钱可罚,硬逼我校领导借贷款交罚金。并对县、镇、单位领导通报批评,取消文明单位,不评优,罚款等一系列株连处分。

7月28日公安一科恶警,在看守所审讯室,对我拳打足踢,当时打断三根软木条、对准我手背狠打、三根木条打成纵向裂开,横向一段一段断掉。当时我手指红紫、肿大,我几乎承受不了。他还将我强按跪在地,用脚踩、踢、拳头在我头、面部乱击,并将我打翻在地。此时我有些头晕目眩,支撑不住。但我强力支持着,告诉他:我没犯法、是好人,你才是违法、你要知道善恶必报的道理。而后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人员多次逼我写“悔过书”,“保证书”。我都拒绝了,并告诉他们:我修的是真、善、忍,不说假话,不能骗人。这样我被非法关押45天,可拘留证只写15天,出狱时又强逼交生活费700元。

二、在家人正义抵制下,派出所所长不得不释放我

2000年腊月21日,镇政府610、派出所、学校不法人员因害怕我再次进京,合伙密谋,在春节间要将我关押起来,以免妨碍他们欢度春节。上午以派出所所长为首几名恶警强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说要拘留我,并拿出拘留证要我签字。我严厉质问:我犯什么法?凭什么抓人?凭什么拘留?他们无理地说,就凭你炼法轮功。此时恶警们七手八脚、推推拉拉,我虽奋力抵制,终被推进警车。拖到看守所,他们拿出一张事先填写拘留7天的拘留证。

可是7天期限满仍不放人。我妻子、妹夫、儿子全到看守所要放人,并责问看管人员:为何不放人?你们知法犯法,强行抓人,无理关押是何道理?由于家人一身正气压过他们,此时这些看管胆胆突突,只说:不干我们事,我们只负责看守,无权放人,你们派出所说放就放。于是我全家老小、70多岁的老父母等家人赶到派出所要人,正好碰见所长,全家人上前质问他,他自知理亏,见状不妙,搪塞地说:不是我,是公安局一科不放,是镇政府的意图。此时我年迈的老父亲虽身体虚弱,但一身正气,严厉指责他:我儿子炼功专做好人,你几次三番与他过不去,他到底犯什么法?叫你放人,你推三拉四,大过年的不让人回家。今天我不要命,跟你没完没了。说话间冷不防一手抓住所长衣领说:你家在哪住?你父亲在哪住?我到你家过年。这下恶警所长被震慑住了,一反常态地说:我打电话问问。在家人的正气下,警察下午把我放回来了。看守所硬要了200元钱。

这也是我全家人一次抵制邪恶的正义表现。为此我呼吁: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家属,都应站出来,明辨是非善恶、支持亲人,维护大法,抵制邪恶迫害,这才是为自己奠定美好未来。

三、第三次入狱

2001年6月6日,在江氏流氓集团压力下,以当地派出所所长为首的一群恶警对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实行野蛮无理抓捕。我及另五名同修分别在子夜被绑架到派出所,关押在铁笼里。

第二天早,不给我们饭吃。我正读初三的儿子、特意买几个馍送我吃、却遭恶警无理堵截。孩子当时指责他们:我爸犯了什么罪?你们夜半三更非法抓人,还不给饭吃,你们才是犯罪。这群恶警将我儿子拖进厨房,对他粗暴无理拳打脚踢,他强烈反抗、毫不屈服,并严词以告:你们这样善恶不分,会遭恶报。上午9时,我们都空腹被恶警押进警车后货仓内带到二看守所洗脑班。

在洗脑班的第一天,恶警对我们罚站,夜晚不准睡觉,持竹鞭打我们。6月8日公安一科因抓我时搜出几份大法真相资料,就想从我身上捞点什么。他们将我带到县政府招待所地下室,这是公安局一科私设非法审讯大法弟子的刑房,由四名恶警负责审讯我。开始它们什么也不讲,只要我站立不动。此时我真有点怕心,但马上镇定,背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无存》)“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顿时毫无惧怕之感。接着恶警要我双脚大跨度的拉开蹬着,我想不能配合,不顺从邪恶迫害,就收回了双脚。我说我没犯罪、是好人,我不会这样站。此时他们露出了那凶险、毒辣的嘴脸说:不老实,看你是什么样的骨头,没有松不了的。我来帮你站好。上来两恶警将我两脚向两侧张拉,另一人往下压我,他们一松手我又收回,这样折腾了多个来回。我坚决不配合。一名恶人气急败坏抡起手掌在我的脸上左右扇打,使我口吐鲜血,还不让吐。他们见我不蹬,就要我跪在地下。我指责他们,这是非法打压、天理不容。他们四人齐上,要我跪下,我决意不跪。于是他们将我按、抬,非要我跪下不可,见实在不行,累得够呛,就拳脚交加,硬将我一只脚压跪在地上。他一松手,我又站起。这样他们一个上午用了多种方式的折腾我,也没得到想要的。

下午他们说这里不好,就转移到县公安局宾馆三楼房间(是非法审讯大法弟子刑房)。恶警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不说话。就这样,恶警从6月8日下午到10日晚,反复在我的身上乱打乱踢,陶劲松多次用皮凉鞋底、皮带纽打我。只要他们累了休息会儿时,我就对他们讲:你们心这样狠,这样对待我,我到底犯什么法,给你们造成什么损失?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只做好人,不做坏人、处处与人为善、无私无我,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不准我说,不准我开口。四名恶警轮班换替折磨我。用手铐将我的手,前铐、后铐、背铐。整晚不准我睡觉,用一个衣柱架,从我反铐的手内穿出,把铐子挂在衣架上。即使这样他们仍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6月11日我被非法关押在县第一看守所,后判我劳教一年三个月。在非法关押期间受尽狱霸和个别狱警的凌辱,折磨,摧残,过着非人的生活。但我从没间断学法、炼功、向犯人洪法讲真相,使很多犯人明白了大法真相,有的也跟着炼功,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是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而江氏犯罪集团必将得到应有的惩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