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次被酷刑折磨的经历:手脚肿如馒头 头发一把把被揪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4月16日】我今年22岁,是大陆大法弟子。2001年8月,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完横幅后,被抓进派出所关进铁笼里。10时左右又相继关进5个大法弟子。我们席地而坐,立掌发正念。其中一男大法弟子蹬断一根铁柱,发正念时对面办公室的门也关上了,看笼子的警察也走了。到了下午2点半,我们六人钻出了铁笼,但经过门口时警察出来了。几分钟后,由于心里害怕,我们又被抓了回来。当时我在往外冲时,挨了一个窝心脚,仰面倒地,后脑正好垫到一个人的脚面上,我立刻就起来了,什么事都没有。再被关进铁笼子,警察逼问怎么出去的,还要拉出去问话,我们一个拉住一个,不配合,警察就抽出大法弟子的皮带乱打。一男大法弟子的眼镜被打碎,额头流血,被恶警强行拖进办公室暴打一顿后,送进来铐在了木椅上。当天傍晚我们被送去看守所。

这一天,虽然我们没有冲出去,但我深刻体悟到大法的威严、正念的力量。师父给我们机会,可我们在紧要关头却暴露出人的观念,正念不足,让邪恶钻了空子,变本加厉地迫害我们。我也亲眼看到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威力。虽然挨了不少拳脚,但不觉得疼,其实全身很多地方都已青紫,几处已蹭掉了皮。

我到调遣处,因不写保证书,吸毒者在警察指使下,抓我头发,掰我手指,威逼利诱不好使,就用拳脚。最后,我的手脚肿得像馒头,一摸头发就一把一把的掉。我们集体抵制迫害,我被关进了仓库,吊在木板床上三天三夜,厕所也不让上。第四天被拉到办公室,两个吸毒者又将我暴打一顿。两天后因我不背监规,在单间又被逼抱头蹲地两天两夜。后来我被押往一个劳教所,一拨一拨地换“帮教”想要给我洗脑。在一个班里我告诉她们新经文,并说:“谁也‘转化’不了我。”果真她们没了信心,没精神说话了。当我们心地纯净、正念强时,说出的话就有制约作用。四天后,一个犯人拉我到她任班长的班里,当着全班十四个人,连续扇了我五、六个耳光,让我在后门睁眼面墙。她骂一句,我就说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然后她就扇耳光和挥拳头,连续几次,最后我告诉她,打人失德,德少要饭都要不着。她就在我脖子上挂一条白卫生纸当围巾,戏称江姐,推到门口示众,晚上在阴冷的水房里,又打我耳光,往我脸上吐唾沫,而门口来回走动的警察也不管。她还抓我胸前衣服,用脚尖使劲踢我的小腿骨,一边骂,一边踢,时而还碾我的脚趾,并扬言要脱光我的衣服。

下面是我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内经历的事,现写出以揭露其邪恶的内幕。

1、一次,除队里两三个患高血压的老太太外,80多人在楼道里罚站。因为一大法弟子坚持不妥协,恶警就用“株连”的办法不让其他人睡觉,恶警轮番进行“轰炸”,逼她写“三书”,帮教也一个接一个的骂。凌晨5点左右,她不忍这么多人受罪(很多都是老人),写下保证,这些人才得以睡觉。上午,她又声明被逼迫违心写的“保证”作废。几天后,我们看到她眼眶乌黑,在单间罚站。后来有目击者说,四、五个犯人心狠手辣,将她狠打了一顿,并专打人最软弱的地方,特别下流。大法弟子还被罗织罪名,延期10个月,至今在集训处蹲小号。

2、一天半夜,我看到班长正挥拳打刚来三天的大法弟子。班里另一大法弟子制止她,她才不敢再打。事后警察找那位制止暴行的大法弟子,威胁她不许管闲事。邪恶最怕曝光,如果伸张正义的人说一句话,它们就不敢再逞威。在那种环境里,能做到这一步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3、一未婚大法弟子因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在单间遭吸毒者的猥亵。后来许多人以不同方式抗议,此吸毒者才被警告处分,调到其它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