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恶警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据知情者透露,四川女子劳教所七中队从2002年8月中旬以来,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越来越残酷。先是以军训为由,从入所中队和生产中队临时调来一批劳教人员,这些人明是来规范法轮功学员的动作,实质是来当打手(这是它们自己说的,不干不行)。特别是七中队队长张小方,干事毛玉春,经常指使因吸毒被劳教的人员陈红、邓某某(外号步步高)、张超群、汪丽娟、陈立艳、庄小林、蔡敏、何平、刘林等,先是强行拉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快跑,跑着跑着突然将其猛推一掌,有意让其摔伤,伤了跑不动躺在地上就被一帮人拳打脚踢群殴。如法轮功学员韩洁、杨华莲等当时就被打得鼻青脸肿,手、脸都被弄破出血;祝霞、万古芬、吴厚玉、何玉梅、李桂香等不仅衣、裤、鞋被打手们跑着拖磨得稀烂,而且臀部、腿、膝、脚等处都被拖得大口子往出淌血。

2002年10月16日晚,法轮功学员杨华莲因揭发打手何平打人而被值班管教说成是顶撞“干部”,恶警队长张小方则说是在“闹事”,马上升级为严管中的严管,加倍迫害:如通宵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天冷了不准加衣服等。当月18日凌晨两点过杨华莲因为冷而多次向值班的张小方要求加衣服,却遭5人(值班干部张小方、安某某、民管郭练、姚沿方、室长罗章寿)使用警棍、皮鞋、手铐、绳子等毒打得鼻青脸肿,满身青紫。杨华莲被打得头、额上都布满了青包,头发扯得禁闭室满地都是,然而卑鄙无耻的张小方反而诬陷杨华莲打伤了它,并上报假材料给其延期三个月,还借此为由,张、秦(七中队副队长兼管经济帐的)二人伙同另两个打手(张超群、刘林)来勒索钱财,打手张超群先在杨华莲的帐上签杨的名,然后四人反押杨华莲的双臂,把她右拇指涂上印油沾在帐本上,强取700多元钱,手段卑鄙。

在16大以前,劳教所恶警是对一部份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吃饱(每餐不足一两),不准喝汤、喝水,限制解便次数。不仅长期不准洗澡,而且连脸、手、脚都不准洗也是常事,刷牙就更不行了。晚上两点左右才准睡觉,五点左右就起床,有时通宵不准睡。法轮功学员在饥寒交迫中还得干重活。

十六大以后,张小方当众宣布:“从现在开始,严管学员只能吃宽管(已被逼迫违心妥协放弃修炼的人)的三分之一。”全体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不例外,实际只有大概五分之一,打饭要打手们一一过目。2002年11月的一天,张小方竟然强迫身负重伤(2001年11月28日被恶警干事李家容迫害致腰椎压缩性骨折,腰部软组织增大3/5)的杨华莲,一个人把160多人用的粪池里的粪包下来用桶一桶桶地提走,否则不准休息。杨华莲只好咬牙从上午8点干到下午3点过,实在不行了,没干完,结果被值班干部方某某指使两打手写黑材料,伪证她“抗拒劳动”而加教。还有法轮功学员漆长平(50岁)、杜国建、钟水容、何玉梅、谭金会(58岁)、张素清、沈军、李桂香、陆水珍、曹伶利、付天禄、王义、黎云、王佳、韩洁、帅会兰、艾克秀、李安英、冯小韵、岳利勇、燕宝平、邓忠述等多次被拳打脚踢、扯头发、打耳光等惩罚,一个个被害得浑身是伤,骨瘦如柴。在一次安检脱光衣服时,一打手对付利琼说:“你比我们吸毒的还瘦,简直象收租院的人。”杨华莲还被打手汪丽娟、刘林等一伙抬到浴室里藏着打,汪丽娟用穿大头鞋的脚踩她的头。当晚值班的恶警副队长秦某视而不见,甚至当杨华莲逃脱跑到办公室门前喊,她也不理。60岁的何秀珍被弄到黑屋里(会议室关上门、窗帘放下)关押起来,在20多天时就被迫害至休克三次,打手们还骂她装死。

恶警打手们见此种情况下,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仍不写“悔过书”,于是中国新年刚过,邪恶的手段就更毒辣了,要求打手们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们的早餐稀饭越清越好,午、晚餐前必须先喝一大碗汤,有的直接端半盆(劳教所用的汤盆)汤强迫喝。另外每天还强迫喝5-6杯特大杯水,不喝几个打手就拳打脚踢扯头发把人弄到地上用开口器灌水。如法轮功学员付利琼等就多次被灌水,弄得头发、棉衣全身湿透,回到座位上就从身上流下一大滩水,此时不仅不准换衣,而且不准上厕所,当准备打报告上厕所一动身就被打手们拽住:“不写悔过书不转化,就不准上厕所。”当值班干部经过时也是不理装没听见,因此憋得许多人拉在裤子里。屎留在裤子里,尿水必然流到地上,此时邪恶之徒便立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脱下棉衣(或者毛衣)擦地。就这样流一次尿、脱一件衣服、擦一次地、扔一件衣服,从棉衣、毛衣直到身上只剩下一件秋衣或衬衣。

2003年2月24日早晨,恶警把法轮功学员胡润莲铐上后,将其穿过多日不准洗的臭袜子强行塞在其嘴里,并用封口胶带封其口,按坐在冰冷的坝子中,面前还摆了一只臭水桶。2月26日帅会兰该解教回家了,前几天就不时地从她被关押的禁闭室传出打骂声和哭喊声,原来恶警在强迫她写“揭批书”。25日,恶警对她骂、拖、踢,逼她当众念“揭批”,她被逼无奈真是泣不成声,根本没人能听清念的什么(帅会兰还把裤腿亮开,让大家看她身上被恶警打的伤)。

在杨华莲快解教的前两天,恶警也一直逼迫她写“揭批”,她坚持不写,张小方恶狠狠地说:“不写好就不准她睡觉!”并叫三人看守监视她,不写就不准坐、不准眯眼,否则清凉油等物马上就给涂塞进眼睛里。直到3月6日十点过,她当地的警察、单位干部及家人来到劳教所接人了,在门卫处打了几次电话催问时,七中队恶警还欺骗他们说:“杨华莲因高血压正在进行检查。”而实际是恶警们见杨华莲不肯写“揭批”而拖时间临时改写恶警自己杜撰的《在劳教所的感受》,杨华莲明白这是恶警在强迫为它们唱赞歌,但是在巨大压力下和不放人的威胁下,她违心的把迫害自己的凶手恶警们说成是“恩人”,把自己被打反说成是自己“打了人”,方才脱身跨出七中队的大门。

在七中队,当打手的人中,越是心狠手辣越是记功受奖,如张超群、何平等人就因整人有功多次获“记功奖”;而稍有正义感和善念的人就会很快被遣送归生产中队,还因不忍心打人而被恶警责骂、扣分,或以其它方式惩罚,就连给家打电话都不准提“在这里包夹法轮功学员”。

被关押在七中队的法轮功学员之间如果彼此对视、对笑一下,都被说成“违规”而遭毒打;头发遮眼用手整理一下,或扣一下扣子,等等都叫“乱动”而挨打;就连在别人和衣熟睡时把自己的大衣给别人盖上也算“违纪”,也得写检讨被罚分而加教。

我们现将四川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恶警恶行曝光,让恶人受到正义的谴责、法律的制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