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八里河劳教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4月2日】我退休后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2000年12月25日,为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我炼法轮功的好处,作个修真、善、忍的好人没错,我进京证实大法。还没走到上访处,就被恶警抓住,用车送到北京东城区劳教所,几天后被押回监视居住三个月,交4000元,没有任何发票,几次去要,都说会计不在。然后邪恶势力以所谓的“破坏社会治安”为名非法判我二年劳教送往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当时家中只有因脑溢血半身不遂的丈夫和一正上学的女儿。

在劳教所时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捆绑、电棍等,每天睡觉、吃饭、上厕所都有两名吸毒者所谓的“保驾盯梢”,连跟同修说句话都不允可,更不许看大法书和炼功了。更可恶的是恶警们采取各种手段攻心,劳教所的广播天天从早到晚都是污蔑大法的内容,连其它犯人都感觉厌恶。在劳教所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甚至以生产为名同吸毒的一起加班加点到晚上十二点、凌晨一、二点。恶警残酷地对炼功人进行迫害。它们经常指使吸毒犯人无事生非,莫名其妙地乱骂大法弟子,抓住大法弟子的头往墙上撞,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它们怕曝光,经常在厕所里毒打大法弟子。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大多被封锁。

在上告无门的情况下,有的大法弟子只好绝食抗议非人的虐待、非法关押。恶警对绝食的大法弟子更惨无人道,四五个吸毒犯按住大法弟子以灌食为名,用铁器撬开绝食者的嘴,有的连牙齿都撬掉了,强制灌水、食物。

邪恶势力在电台污蔑我们炼了法轮功不要亲人,不养老人等,欺骗群众,以达到破坏大法的目的。事实并非如此。我被非法劳教后,无人照顾我那半瘫的丈夫,他艰难支撑着,2002年11月22日,他又一次不慎摔倒在地,脑出血,不省人事,昏迷过去,送医院手术抢救,半个月也没醒过来,在病危的情况下,二个未成年的孩子只好向派出所苦苦苦哀求,让我回家照顾并见丈夫一面。结果只许了六个小时。当时看到此景人人都为之心酸落泪。这时离我劳教期满只有十几天的时间。我要求提前解教,照顾我病危中的丈夫。可十八里河恶警郭红颜推托说610不允可。它们残忍到我绝食六天也不动心,心全黑了。它们互相踢皮球,拖延时间,一直拖到12月27日我到期的前一天,26日下午我丈夫去世后才放我走。

邪恶势力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真是亘古未有的邪恶,这场迫害是一场千古奇冤。“人间无道,正念何存。”(《洪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