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富裕县劳教所暴行嚣张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4月21日】近年来中国黑龙江省富裕县劳教所无视国法,打人致死、致残事件不断出现,重伤、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尤其是劳教所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达到无法无天的程度。

2001年6月中旬,四大队长贾维军指使刑教人员毒打法轮功修炼者,多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大法弟子潘本于当时被打得满嘴流血,马勇、谢振洲等人被打得鼻青脸肿。贾维军常说:“劳教所死几个人算个啥!”他在指使打人时说:“你们给我整,出事我负责。”贾亲自用电警棍电法轮功学员王宝宪时间长达30多分钟,还叫嚣:“就电你们了,爱哪告哪告。”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富裕劳教所上演了一场毫无人性、凶残至极的丑剧。当时,所里恶警为阻止法轮功学员要求炼功的要求,抽调其他大队的“刑教”人员数十人,找来富裕县公安局的刑警大队的警察数十人加上本所的恶警,合计六十余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当场打倒在地的有二十余人,慈海、罗永金、李齐、刘晶明、武鸿君、兰红军、高德永、张兆华、夏云吉、谢振秋……有的被当场打昏在地,有的打的鼻青脸肿,眼眶上的青肿有的像鸡蛋一样大。恶警佟忠华、王喜、汪泉、黄殿林等人将大法弟子夏云吉(黑龙江省北胡铁路列检所工人)打得当场休克、人事不省,嘴鼻流血满地,它们还几十分钟不闻不问。事后,恶警指使“刑教”人员将夏云吉拖进监所内,既不给医治,也没有体检。从此,夏云吉头疼不止,渐渐的下肢麻木,到二零零二年春四月,医生已确诊其小脑萎缩,而且医生当场就指出一定要及时医治,保外就医。然而,恶警汪泉、黄殿林还不在意地说:“没事,死不了”,根本就不把法轮功学员的生死放在心里。直到二零零二年底夏云吉已失去自理的能力,就在一切手续都办理完毕、准备保外就医时,劳教所狱医还要勒索好处钱,人都要死了,还关了一个月有余。黑龙江省富裕劳教所恶徒的人性何在?!

从二零零二年四月下旬之后,由于大法弟子不断地立掌发正念,恶警汪泉、黄殿林等人用手铐长期吊挂大法弟子,长则五个多月,短则十几天,每天除吃饭、方便外,都被吊挂在高约两米的双人床头上,而且还恶意的将手铐别紧、减少活动空间。大法弟子王平发(纳河市人)的胳膊就被恶警黄殿林和另一个恶警掰伤,十多月后解教时还不能活动自如。大法弟子周树友的手腕被黄殿林用手铐卡破出血。被吊挂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罗永金、刘晶明、夏云吉、珍亚臣、付志宇、张化彬、黄利岩等十几人,恶警对周树友、珍亚臣、付志宇、罗永金的迫害更为严重,直到十月一日的前两天方解下手铐。由于长期站立,他们的脚肿得令人惨不忍睹。每天站立时间最少的都在十二小时以上。有一天周树友被挂到半夜一点钟,张化彬、高林军有几天被挂到夜间十点钟。后期,恶警们将付志宇从高处挂扣到低处(离地面20厘米)暖气管上,双手被这样扣着,由于长期被这样迫害,解除体罚后不久,付志宇便不省人事,送医院第二天即离开人世。恶警们明知付志宇年初体检时血压高达二百多,依然进行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富裕劳教所恶徒毒打大法弟子的事件更是残酷。恶警中队长韩绍坤喊号指使汪泉、黄殿林、佟忠华、陆警锋、杨雪峰等恶警毒打大法弟子,而劳教所科长数人在场无人制止,大法弟子被打倒休克后,还被强迫绑在刑具“铁椅子”上。

大法弟子高振江被大队长贾维军找碴强行关在一个不足两平方米的铁笼子里七天,并将其暴打一顿,还问:“服不服?不服就整死你”等等。这种体罚非常残酷,将两手反背用手铐扣在铁笼子的铁筋上,脚跟不能落地,几乎无法活动。恶警还指使“刑教”看着,有时不让睡觉。我们看到高振江的手肿的像馒头一样,脚走路也很艰难。

富裕县劳教所草菅人命,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行为已是无法无天,恶警汪泉、黄殿林等人常叫嚣:“对你们不讲法,让你们怎么的就怎么的。”强取强要是他们的拿手戏。生存,是人类最基本的权利。而富裕劳教所就是这样对待人的生死的,恶警像土匪一样地奉行 “打死你们也没人知道”、“整死你们就是玩”的嚣张言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