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多来我在马三家集中营遭受的摧残(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2001年4月9日,由于我的视力长时间模糊不清,做机台活很困难,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视力与被打有关,不象消业的状态,便向队长申请去了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检查结果为结膜炎,视神经用仪器很难测出真正的结果,双眼视力由原来的一点五急剧下降为零点一五,要想看到对面的人得在一米以内的距离能看到。带着这个结果回来后,我向队长申请下机台,队长没批准,在此之前马三家教养院的大夫对我的眼睛预诊,“如果继续干下去,你的眼睛将会导致失明,不适合再做机台活,需要休养眼睛。”

回来后队长才让我下机台,2002年5月17日我从女一所再一次被转到女二所,曾在2000年担任分队长的张秀荣因做强制转化工作得力,以打人出色被“提升”为二大队长,王乃民被“提升”为副所长。自从我到女二所后的不长时间便开始出现严重头晕,走路很困难,右腿不断失去支撑力,经常是一蹶一拐的,基本上是被“转化”人员给我端饭,长过七个月之久,2002年7月31日,我室内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韩艳文因拒绝听“法律”课受迫害。在队长的命令下,叛徒们把韩艳文连拖带抬地强行带走了,此后几天内陆续又有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强行拖走,有的衣服被拖的露了肉,非常野蛮,简直就是一种严重的人格侮辱,毫无人性可言。分队里的阜新大法弟子于荣因在阜新教养院被恶警用电棍电了一夜,最终电出了心脏病,在教养院不能正常做操,队长给她非法加期一个月,同是阜新大法弟子宋桂云在女一所被罚蹲时,每天二十四小时一个姿势,不让动,长达一个月之久,最终造成了骨质增生,走路一蹶一拐的,有时疼痛难忍。即使这样,恶警们也不放过她,虽然她已六十多岁,同样要下楼做操,如不从便,就由叛徒强行拖走。因我的视力太差导致双眼球经常疼痛,需要闭眼睛休息,却得不到批准,否则就给加期处理,恶警及叛徒扬言要抓典型送大北监狱。

2002年8月22日,天空阴云密布,有三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因不服从教养院的各项无理纪律,被恶人开大会,公开宣布非法逮捕,她们分别是沈阳市苏家屯八一镇政府的李黎明,葫芦岛宋彩红、李冬青,她们几人和我一样多次被电棍严重电击,但非常坚定,当邪恶头子院长孙某先喊带李冬青、李黎明、宋彩红时,场内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陆续站起来高声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四周的恶警一大群一起上来揪着大法弟子的头捂住嘴,一个一个地强行关进小号,受刑,被公布加期处分十个月至一个月不等。她们三人据说被送进了沈阳大北监狱,有人告诉我朝阳的大法弟子姜伟被逼的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曾被教养院送过精神病院,需要说明的是;姜伟在受迫害前曾在朝阳某一地区开大酒店,是聪明能干的老板娘。2002年10月7日到期。

我于4、5月分别给大队长张秀菜、周谦及其他两名分队长写了四封讲真相的信件,目的是让她们更好地了解大法真相,为自己选择一条弃恶从善的路,我的言语完全是善意地为她们好,可我万万没想到,这几封救人的信却遭到了恶警对我三个月的加期处分。当我哥哥十月七日如期去接我时,得知我被加期了,他痛苦得精神就要崩溃了,尽管如此,我也顾不上这些了,迫不及待地告诉我哥:“不管我在教养院里怎么遭受迫害,我永远都不会自杀,如果我真的死了那就是被打死的。”这句话的起因是在此前不久,我从另一同修处得知教养院扬言:“打死算自杀”。所以我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向亲人交了底,以免恶人造谣,由于接见时间不长只给十分钟,来不及向亲人说什么,而且在一旁监控的恶警不断干扰我与亲人谈话,占用这十分钟的时间。

回去后的几天里,我心中无法承受无理非法的处分,在叛徒步步监控的跟随下,我与其争论起来,告诫她们没有任何权力再监控我,我不承认这三个月的加期,那名叛徒叫嚣着找队长去,我们一同去见队长,见了队长,我与她说我不能接受这三个月加期处分,如果我的亲人精神崩溃了谁来负责,那个队长根本不听我所说的一切,怒气冲冲把我关进小号,连续坐了十天十宿的铁板凳,我把这里的小号形容为“狱中狱”,那里的队长很凶恶,每天允许我们上两次厕所,白天一次,晚上一次。进号的当天晚上,由于喝的水多在上半夜时就已经坚持不住了,一遍又一遍地请求队长带我去厕所,队长根本不理睬,随便怎么善意请求都白费心机,万般无奈下只有把右手从铁筒里抽出来,好在我的右手第一天没被戴手铐,尿完。当时,我左手与胳膊被铐在铁筒里,只能小范围活动手,脚也被铁筒门固定起来,只有一点活动空隙,整个上身被胸前的铁盖挤得满满的,活动空间非常小,每天二十四小时就这样坐着,十月中旬天气开始转冷,有很多小号内的大法弟子没有保暖的衣服,到了半夜冻的浑身直哆嗦,我在小号的那段期间,大约八、九名大法弟子在受刑,她们多数是因为不劳动,被非法关押起来的,其它被关进小号的大法弟子被关后,因有尿频尿急现象,队长也不批准,无论怎么请求都没用,后来,她憋的大声哭了起来,年纪大约有四十至五十岁,这时那个队长气冲冲地让那名大法弟子去了厕所,命令她不准哭,如果哭就不让去,大法弟子忍着哭声蹲在厕所里好长时间尿不出来,站在旁边的队长却毫无人性地催促她快点。这种残害人的事,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中还没有听说过,都开创先例了。如此惨无人道的行径怎能再任其发展下去呢,当我被关进小号第二天,面对此种卑鄙手段我不得不采取绝食的方式来抗议,到第三天时其他小号的大法弟子被医生灌食,同时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不让上厕所只好不吃了。”分队长把我接回分队。当时,我的两手被铐得全部肿起来了,两腿也肿了很粗,走路就象踩在棉花上一样使不上劲。第二天,我的双手、双腿疼痛得象被钉了竹签一样难以忍受,手脚均不敢动,穿衣服上厕所由叛徒帮我,有时是两个抬着我去,蹲下来时,后面得有一个人抱着我为我支持力量,晚上无法入睡,持续二十多天才慢慢消肿。

中共“十六大”一个月后,女二所再一次出现惨无人道的强制“转化”,不让坚定的学员睡觉,由转化人员分批轮流做工作,实行疲劳、迷惑战术,使大法弟子在不清醒,极其困倦的状态下违心表态,如果第一招失败,便采取第二招,软刑。有罚蹲的,有把大法弟子的腿双盘上,用绳子绑在一起,不让动,不让上厕所,有把大法弟子送到由沈阳、本溪、抚顺、锦州四市组成的特殊的“转化团”去受刑的。经过十几天折磨,大部分学员因承受不住,违心地写了“转化书”。

我是十二月二十二日被她们带去转化的,每天晚上谈到十点才让我睡觉,接受第一次跌倒的教训,所有邪悟言论,我都能用准确的法理给破了,所以她们做不了我的工作。二十五日在大队长的叫嚣下,分队长把我带到“综合楼”进了本溪地区“转化团”,先由解教的叛徒做我的工作。我充耳不闻,见此招不通,随后,一名自称是本溪教养院管教队长的人对我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转化’工作做的这么急?我告诉你: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和辽宁省检察院院长亲自坐阵马三家教养院,并扬言道:‘不转化的学员到期也不让回家,全都送大北监狱。’”我明白,这是十六大后又一打压的升级。当时,我想,把我送到哪去,我也不会再改变修炼之路。随后,那个所长郭某把手铐拿来将我的双手背铐在一起,把我揪到墙角处,让我蹲在那里,由于我的鞋与地面都很滑,蹲不住,那个恶警就把我的鞋脱了,让我坐在地上,强行把我的双腿盘上,后背与墙之间用坐垫,海棉垫隔开,让我直不起来腰,只能低头,弓着腰,然后,恶警把我身边的双人床用力往墙这边推,使劲夹我的双腿,使我的双腿既上不来,也下不去,就象要窒息了一样,尽管如此,我还是默默地忍受着。不断地默背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还有师父的经文“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过了一段时间,我已经是满头大汗,这时迫害我的那个恶警进屋把床单连尘土盖在了我头上,对我进行侮辱、讥笑,我默不做声,片刻后,他又出去了,这时,我的腿疼得就象要断了一样,我大叫一声使出全身力气把左腿拿了下来,这时那个恶警从外面匆匆跑进来,大叫着让我把腿盘上,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你不是要修炼吗,我帮你修炼。”我又问他:如果我的腿折了,你能负责吗?他说:“你别跟我说,我不听,我不管,你赶快给我盘上,自己动手别等我给你盘。”我见他完全失去理智,郑重地警告他不要再行恶。听完后,恶警尽管说话很凶,但是,他没有再要求我盘腿,不久,那名管教队长把手铐给我打开了,当天晚上十点钟把我送回分队。

十二月三十日,我又被分队长送到一楼的密室(各个房间的门、窗全部封闭,专门用于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一进屋,分队长命令我蹲一上午,不许动,不许上厕所,由两名转化人员监控,到了中午吃饭时,他们两个叫我起来吃饭,让我快点吃,吃完后,又叫我继续蹲,我问她们,队长让我上午蹲,没说下午让我蹲,你们怎么自作主张呢?她们两个说:队长没说也得蹲,这样我又蹲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分队长才来,一进屋问我:“咋样了,想通了吗?”我说:“你就是让我蹲十天我也不转化,没有用。”队长转移话题说:“把你送到大北去第一关就是罚蹲,我先让你炼炼功夫,打个基础,不然的话,把你送那去我不忍心。”说完就走了,到了晚上九点钟,队长告诉我可以睡觉了。那段时间我始终不停地发正念,清除邪恶。自从2002年9月以后,女二所一边做强化工作,一边逼我们看诬蔑法轮功的新闻录相片,每天从早放到晚。一楼的大法弟子经常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虽然无法看到受什么样的刑,但从惨叫声足以想象到手段的卑劣。有一名大法弟子不知什么原因胳膊断了,不能穿衣服,上厕所时,有专门的人员给脱裤子、提裤子,另见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两腿一蹶一拐的,手也疼痛的不好使,提裤子很困难,站在一旁的三个叛徒还讥讽她,不让别人帮她提裤子,而且还催她快点,锦州的崔亚宁因不做操、不唱歌、不背“三十条”被连续罚站七天七夜,因拒绝“转化”,也被关进一楼密室,一天上厕所时,她被两名叛徒架着从厕所出来,走路极其困难。

2002年12月18日,队长带我去了沈阳市医大,进一步检查我的眼睛,结果是,双眼视神经损伤,耳朵在2000年4月9日诊断为神经性耳聋,受迫害前,我的听力特别好,没有任何毛病,现在耳朵经常响,听力差,头经常发晕。

到2003年1月22日我才顺利回到家中。我庆幸自己能够活下来,写出在马三家教养院三年来经历的迫害真相。现在,我的视力己经很难允许我再从事与我专业相关的工作了,因为我看不清字了。

虽然我出来了,可是马三家教养院仍然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在承受各种残酷、野蛮的非人迫害与精神高压,我愿与广大同修一道全力发正念,尽快营救正在受迫害的同修们,尽快灭尽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

以上是我自1999年以来经历的迫害事实,我只是千千万万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中的一个,迫害更严重的乃至失去生命的还有很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犯下的罪行,必遭到应有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