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受了一般孩子难以想象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4月26日】我作为一个大法小弟子,99年时还不满14岁,也亲身遭受到江XX一伙的迫害

1999年7月14日,那时我正在上初中三年级。这天,我父母(都是大法弟子)因本市某刊物公开诽谤师尊和大法,作为大法弟子,他们去市政府门前和平上访。下午,镇当时任政工书记的歹徒领着镇上和派出所的一帮人,大约有20名左右,其中也有我父母单位的头目。他们破门进入我家院子里,他们高声逼问我,叫我说出我父母的去向,我没告诉他们(在他们敲门时,我早就将大法资料藏好)。他们气急败坏地用脚踢门(现在门上还有他们踢门时留下的脚印),要我拿钥匙开门,我说我没有钥匙。为首的歹徒拿起窗台上的切菜刀将门玻璃砍碎,他在伸手拉门栓时,手腕处被门玻璃划伤一道口子,直往下淌血。它一边捂着伤,一边找我父母藏身的地方。它们翻箱倒柜,一窝蜂似的都进来搜查。此情此景,只在电视上鬼子进村时看到过,当时的场面很恐怖。它们一无所获,愤怒地叫我,推拉打我。

它们走后不长时间,第二次又来了少部分人逼问我。派出所一个姓刘的临时工打我的头,撕拉我,我站起来他就将我推倒在座位上好几次,我的头部被撞在椅子背上,只觉得头晕脑胀。它们还抓着我胸前的衣服左右撕拉我,高声逼问我。我的头处在猛烈的撞击和撕拉的振动中,我只觉天旋地转,头晕恶心,后来把吃的东西全吐出来了,吐了约有半小盆……

当父母和亲友见到我的时候,我平躺在床上,脸部浮肿、苍白,意识不清醒。后来医院诊断为脑震荡,以致我一个多月不能正常上学。由于当时受恐怖场面的强烈刺激,导致我的记忆力下降,学习成绩突降,由前几名降到末了。再加上我母亲进京上访遭到毒打及精神迫害,到后来的劳教;班里的坏学生的歧视和欺压,使我的精神崩溃,经常晚上睡不着觉。痛苦悲伤使我不能如期正常地完成学业。

邪恶的迫害使我遭受了一般孩子难以想象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