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江氏集团的迫害中走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5月19日】得法前我身患慢性胃炎、肾炎、颈椎增生、肩周炎、牙周炎、乳腺增生等多种疾病,病魔折磨得我身心疲惫,苦不堪言。

96年4月,我有缘得法,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通过看书学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我按照大法要求不断提高心性,不断看淡名利情,努力搞好本职工作,出色完成工作任务。98年我班在升学考试中名列前茅,被评为教育处“先进”。我向处领导及校长表明自己是修炼人,应把名利看淡,主动将“先进”让给别人;次年质量处评质量“先进”奖,又将自己评上,我同样谢绝了。由于心性不断提高,师尊不断为自己消业,净化身体。是师尊、是大法使我身心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我从心底感谢师尊,感谢大法给我新生!

然而邪恶之首出于极端仇恨、妒嫉,于99年7.20操纵610、公、检、法、新闻媒体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陷、栽赃,使众多世人受欺骗,被毒害!为证实大法,讨回公道,捍卫大法尊严,2000年6月30日,我同本单位另一功友坐火车去了北京,7月2日上午8时,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四周戒备森严。我对她说:你在这等着,我去找其他功友,心想人多护法效果好。我绕广场两周找到几个功友,回原处叫他们等着,我再去找人。可当我再找一圈回原处时,几个功友早已不见人影,我决定一人站出来证实大法。选定好正对金水桥位置站好,随即发出洪亮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并做抱轮动作,立即奔过来两个便衣,将我双手拉住,往依维柯车上拖。他们把我拖上车,才发现车上已坐满大法弟子。邪恶不让世人看到真象,将车内两侧用白布遮挡,将我们送往宣武区派出所,已中午12点过。约200多大法弟子站得整整齐齐,顶着烈日背诵师父经文及《洪吟》,竟无饥饿疲劳之感。大约四点钟,来了一帮恶警,带着凶器,开始大打出手。于是大法弟子们手挽手,高喊“不许打人!”。我们始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自己行动证实着大法。外面好多行人围着看,脸上流露出愤怒的表情!在将近半个钟头的时间,邪恶打伤我们好多大法弟子,好多人衣服被撕破,当晚我们在派出所食堂过了一夜。

第二天,我们被送往宣武区看守所,里面又关满了大法弟子。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打人,且将我们随身带的物品丢掉,脱光衣服搜身,完全是法西斯专政!邪恶用欺骗手段谎称:只要讲出姓名、地址就送我们回原单位。我们坚持不报姓名,与提审的干警及犯人洪法,争取机会炼功等。大约第七天上午,我们十一号牢房三名大法弟子坚持炼功,被牢头告了,于是一女干警将我们三人双手铐上手铐,我们不屈服,坚持背《洪吟》,下午四点那女干警又将我们三人的手铐取了。次日,另两名大法弟子先后回去了,我想该洪法的已洪完了,没什么事干。第九天下午,我决定报姓名,并设法通知同来的功友也报姓名,准备次日出看守所。谁知邪恶立即与当地派出所联系,次日当地四个人坐飞机来北京,将我们二人“护送”回X市,且说他们四人的机票和火车票均由我们出。回X市后直接将我们二人送XX看守所。邪恶多次对我做“转化”工作,又让学校校长、老师来劝说,要我“识时务”,我当众揭露江XX践踏宪法的罪行,这下惹火了杨干警,将我远在X市的老伴、儿子、女儿、女婿通知到看守所施加压力,且将我在看守所的“顽固”表现转告全家人,说再继续“顽抗”就送劳教所,儿子、老伴的工作都保不住!又威胁儿子、老伴必须把所有大法书及资料上交。全家人经受不住邪恶的吼吓、威胁,更怕我真的送劳教所,次日不得已将所有大法书及其他资料全部上交,同时还上交去北京一次的罚款8000元及往返路费共计10500元,还说了些对师尊、对大法不敬的话,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当然自己修得不好,对家人洪法不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要大声作证:江氏集团迫害真、善、忍宇宙大法,不仅迫害大法弟子,还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迫害大法弟子的全家!犯了迫害大法、残害修炼人的大罪!我所在牢房的牢头极凶残,是个为了钱财竟伙同香港老公杀害亲生父亲的杀人犯,除了每天强迫做大量劳工外,经常打骂犯人及大法弟子。几个大法弟子都先后走了,同去的同修也在半月前回去了。老伴为我的事也没再回X市上班。8月31日下午,杨干警再次提审我,问我回去不?我说要回去。由于平时学法不深,修得不扎实,加上急于想出去的常人心占了上风,就听从邪恶的要求,写了一份悔过书。现声明作废[1],今后加倍弥补过错。

9月1日,老伴把我从看守所接回家,我们抓紧办退休手续及搬家之事。国庆前,我同老伴回X市,从此全家人团聚在X市。但由于邪恶的干扰破坏,加上自身各种过失,从2000年10月至2002年3月初一直未与X市大法弟子联系上,很是苦恼!其间只能靠一同修将她自己看过后的资料及短经文(包括手抄经文)转给我。感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关怀,2002年3月安排我与一同修接头,她给了我许多资料及经文,并在法上给予我很多帮助,提高。以后几乎每周我同她联系一次。万没想到,由于邪恶的疯狂迫害,6月20日以后直到现在再没见到她,直到2003年3月,师父再次安排我与她联系上,才又得到新经文。

[1]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