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第一看守所对我的野蛮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5月4日】2000年11月份,我和同修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在发真相材料时被江苏省苏州友联派出所绑架,关在派出所非法审了一天一夜,后转入苏州第一看守所,不法恶人并欺骗说几天后就放我。在看守所,我因坚持不放弃法轮功的信仰,遭到严重迫害。因我坚持炼功,他们给我戴上杀人犯的重刑具,不让我与其他人讲话,一天24小时让犯人监视我,强迫我背监规,每天强迫我坐号板8个小时,不让动,“严管”时每天坐着不让动,就这样半年后,我已经不能走路了,双眼视力模糊,耳朵听不见,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一举一动都要有人帮助。其间还强迫注射迫害身体的针剂。

精神上,恶警扬言让我精神上彻底垮掉,给我读乱七八糟的书刊、并给我施压。因为我反对他们的迫害,又给我加上脚镣,长达20多天。迫害9个月后第一次开庭,那时我已被折磨的不能行走,被人架上法庭,当时已瘫痪。半个月后第二次开庭非法判刑8年,后得知两次开庭唯独我的家人没被通知,把我在里面被迫害的一切消息都封锁了,不允许通信,不准接见。法院通知可以办保外就医,手续齐全后,他们封锁我的一切消息,不仅不放人,还强行将我送往劳改农场服刑,劳改农场医生看了医检证明(核磁共振图片、音),并且发现我生活不能自理,就退回第一看守所。他们还不放人,一个月后医院检查情况更严重(核磁共振检查),第二次办保外就医,他们又压住检查结果。我质问医院,想要结果,他们不说,又把我送往劳改农场,还是因不符合劳动条件被退回,他们后又将我送看守所。在身体严重病况之时,还给我吃大量的激素,把血压升高再吃降压药,反复折磨我。当时,心跳每分钟120次,半年后我的身体已不行了,只剩下一口气了。就这样他们说,“写了悔过书才放。”我被迫害长达一年半。放回后,在家中两次身体出现严重症状。两次都几乎死去,现还未脱离危险。就是这样他们还惊扰我的家人,打电话、派人四处找我的去处并威胁,我现在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

我母亲在我关押期间,由于惊吓,差一点失去生命,现在被惊的心脏病经常发作。在我被抓当晚深夜2时,十多名警察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女儿吓昏了两小时,(当时她自己在家,年仅12岁 )苏醒后,现遗留严重后遗症。我丈夫由于种种压力,在我被关期间,被惊吓患心脏病,几次急救才得以挽回生命,现在还时常发作。另外,我的其他亲人姨姨、舅舅、哥哥、弟弟、妹妹等等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他们的惊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