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专家中国归来谈SARS疫情(图)

关注度:

普莱策先生
【明慧网2003年5月5日】本周三在德国威斯巴登结束的109届内科医学年会上,主委会特邀刚从中国调查归来的世界卫生组织普莱策先生介绍中国的疫情。会后普莱策先生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采访,这位37岁的病毒专家对他的中国之行仍记忆犹新。

问: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普:我叫沃尔夫岗-普莱策,是法兰克福大学医学病毒学研究所的主治医生。

问:您的中国之行是如何促成的?
普:我参与了德国最早出现的两例SARS病人的治疗,通过这两个病例,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地诊断出了病原体。一周后,即3月23日,我就被世界卫生组织作为咨询员派往中国。原计划停留十天,结果在中国一呆就是五个星期,上周末才回到德国。

问:您们在中国进行了哪些工作?
普:我们先到北京了解整个中国的情况,然后到广东省,接着又去北京了解北京市的情况,最后到上海。在每个地方我们检查了那里的医疗系统是否有能力对付SARS病,走访了各地的医院和卫生部门,我和我的同事们针对检查的结果提出了相应的改进建议。

问:您对SARS病目前在中国的传播情况印象如何?
普:在过去的几周内,中国的疫情急剧恶化,大家可别忘了,这只是官方公布的数字而已,实际情况并不是在最近才突然变得这样糟糕,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疫情已经很厉害了,只是一直没有公开,包括在中国国内也没有公开。一个很根本的问题是缺乏可靠的信息,这也是我们中国之行的原因,之前根本没有消息,总是被封锁或者被说成是没有危险。但是我们发现,目前中国的SARS疫情远不象宣传的那样已经得到了控制,我们密切关注着每天新剧增的病例,不仅是在北京一个地方,而且还包括其它省份,比如山西、内蒙古,还有一些地区的卫生部门现在也慢慢开始统计病例,因为只有当这些病例被记录下来时,人们才能进一步阻止疾病的传播。

问:您预计中国的疫情将会怎样发展?
普:肯定困难重重,很可惜宝贵的时机白白浪费掉了。这么多星期以来人们早就应该开始有所准备,可是却无动于衷,传染病在这期间大肆传播,所以现在自然是难上加难。如果三月初就开始采取措施会容易许多。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中国政府各层现在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我们但愿疫情能被控制住,但是目前的情况肯定会持续好多个月,至少半年或者更长。

问:上海的情况怎么样?
普:我们看到上海的准备工作比北京做得早,做得好。但是在上海也有迹象表明,公布的病人数据,可疑病人和确诊病人的分布并不是正确的。所以我们建议他们再考虑考虑,重新对病人进行检查,但这里的病例比北京少,这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准备工作做得比北京好,也许是上海运气好,这里发病的人少,没有出现人们在北京看到的医院爆满。

问:您觉得上海还会出现发病高峰吗?
普:和其他地区一样,上海应估计到疫情还会发作,所以必须始终保持高度戒备状态,到目前为止采取的措施当然还可以,但必须还要进一步改进和不折不扣地执行下去,对这一点我们做了很清楚的建议。上海的危险期远没有过去,到现在为止看起来还不错,但是一定要绝对谨慎,不可避免,还会有更多的病例出现,我们但愿人们能够正确地进行处理。

问:您对现在中国官方采取的措施印象如何?
普:有些看上去已经有点过分夸张了,比如对病人或和病人有过接触的人进行处罚,人们担心这可能会导致反面效果,病人可能因此隐瞒病情,不去登记。不过面对每天激增的病人数,严格的措施也是必要的,但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显然官方也想通过这样大的行动来弥补前段时间的延误。

问:您对中国民众有些什么建议来改善目前的情况?
普:建议很多,最重要的是,各级卫生部门要有能力迅速记录发现的病例,确定专人照顾,医院要有能力对所有的SARS病人和可疑病人进行及时准确的治疗,保证它不再进一步传播。这是最主要的两点。

问:您觉得SARS病在中国以外,尤其在发达国家,会大面积爆发吗?
普:人们应该预计到发病的可能性,我自己亲身体会到,到现在为止机场的防范措施还不够好,但我想,在欧洲或是北美,人们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所以我不认为会有灾难性的爆发,不过个别受传染还是可能的,尤其在频繁接触的场合,例如在家里,受传染的可能性更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