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徒讲真话遭非法关押 劳教所造假象为欺骗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5月5日】我1998年8月11日得法,通过学法我才知道人也能修炼,而且还能修到很高层次,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修炼到底。

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非法打压法轮功,我极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无端被打压呢?我认为这是国家政府中的个别人所为,同时也希望政府能够代表人民思考这一问题。于是我在2000年“两会”前上访,希望政府引起重视,在“两会”期间解决这一千古奇冤。2000年2月28日我到达前门信访办,不容分说即被驻京办事处拉走,于次日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非法关押于看守所38天,罚款1000元(所谓的接我费用、吃饭、停车等)。出来后,警车隔三差五的到家中骚扰,搞得家无宁日。同年夏天恶警发现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而怀疑我与外地同修有联系,便抄我家,把我手抄经文和炼功音乐带抄走,前后一个星期的审问也没有结果,他们以失败而告终。

随着江氏集团镇压的升级,罪恶的爪牙不断来我家骚扰。不管上午、下午、中午,还是晚上,警车随时都会出现在我家院内,搞的人心惶惶,终日不安宁。但我仍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于是我准备再一次进京讨公道,为法轮大法鸣冤,为人间呼唤正义。在2001年元旦,我和其它三位同修在我家里写横幅,准备进京证法,被来我家骚扰的公安撞上,我们一同四人被抓,同时我家被抄,准备进京的东西全部抄走,我被非法押至派出所(原派出所所长李××因打压法轮功“有功”而升为公安局副局长,原派出所副所长宋××因打压法轮功“有功”而升为正所长)。刚一下车,莫明其妙我被派出所副所长宋××狠狠踢一脚,并痛骂说我影响了他休息,满口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然后它们非法把我们送入看守所。我们没有罪,修炼大法没有罪,便以绝食绝水抗议,用生命捍卫大法,证明我们的清白,证明师父的清白。一星期后他们自知理亏,怕出生命危险而放了我们。

回家后,县委派专人24小时监视,有镇里的、村里的,白天、晚上一班6人,轮班在家中监视,严重地扰乱了我们正常的生活秩序。我知道他们的诡计,是让我在家中养好了再抓起来,我决定再一次进京证实大法。于是趁他们放松警惕,在1月13日夜里,我和母亲悄悄离开了家,踏上进京护法的路程,于1月20日被押回当地看守所。一个恶警恶狠狠地打了我一记耳光,并一拳照嘴打来,嘴唇被打破,血直流不止。我与母亲在看守所受尽煎熬,而我父亲更是受尽折磨,只因为我们出走,而没去报告,他被非法绑架,并押往大队。村子里围来了好多围观的人,乡里的、镇里的、大队的、派出所的江氏帮凶,七八个象发疯的不法恶人轮番向父亲进攻,这些江氏追随者们怕自己的丑行被观众看见而曝光,强行驱散了围观群众。一个名叫焦××的副镇长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魔性,对父亲拳脚相加,可怜的父亲受尽凌辱。

我们一家三口我和母亲被非法关在看守所,父亲被非法关押在大队。大队不是监狱却甚似监狱,不让父亲出院。乡里、镇里、大队的村民兵轮番看管,连吃饭都不让走出大门。大队房前就是我哥哥家,就连去我哥家吃饭都不行。就这样父亲被非法关押70多天,家中空无一人,各路小偷乘虚而入,院中只要能拿走的东西都被扫空。

我和母亲被非法关押期间(另外还有两位同修),公安局局长、副局长、政委等不法之徒一有时间就来臭骂一通,满口脏话,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时间一天天过去,没完没了的关押并没有放人的迹象,我们悟到不该这样消极承受,于是以绝食绝水来抗议,绝食7天后看守所伙同派出所、公安局、610、医院等20多人给我强行灌盐水,致使我头昏目眩、呼吸困难、浑身发冷,身体极度虚弱,一个星期不能下床。一个星期后需要两个人扶着走路,就这样女狱警还不知羞耻的说风凉话。后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我被非法判三年劳教,于2001年5月16日送往劳教所。

在劳教所,一天三顿饭都是馒头。早上是干吃,中午和晚上有点菜,但上面总是漂一层虫子、飞蛾、蚂蚁一类的小动物,吃完后,碗底下是泥。高强度的劳动——背萝卜,挖红薯、挖大壕,冬天还要到地里摘棉花。早出晚归,一辆车里坐八九十人,挤的紧紧的,甚至腿上还要坐一个人,从早到晚上收工一直不停的干活。而且还有值班的刑事犯不停地催促快快快!

三楼大厅设有书房,有各种书,但门一直锁着,从来不开也不让看,只要有检查团来才匆忙打开门唤几个陪在押人员进去,不管识不识字,也不管什么书,塞一本在手里,随便翻开哪一页也不管,装腔作势在阅读,电视拍下来,这就是所谓的“监狱校园生活”。一遇有检查,就唤一帮在押人员,装模作样的坐在教室里,有队长“教学”,坐在那儿干等着,电视组将要到达门口时大家赶紧打开书,队长大声念点什么或讲点什么,或者黑板上写点什么,电视组刚刚离开,大家一哄而散。平时队长对待法轮功学员谩骂迫害,等电视组一来,队长们往学员身边亲近,说几句笑话电视一播,这就是“春风化雨”,类似情况同出一辙,明白真相后对于电视里的内容大家一看便知真假、是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