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正念抵制丑态百出的凶恶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19日】2003年5月29日上午12点半,突然几个警察闯进我家中,当时我与同修在家,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就开始搜查。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拿走四十多本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及光盘,并象土匪一样把我家的照片和墙上挂的诗和画、25寸彩电、VCD、录音机也抢走了。

我丈夫(未修炼,但很支持大法)出来阻止说:“这电视是我挣钱买的,你们别拿走。”他们不理,我丈夫有些生气,他们指责我丈夫妨碍公务,说我丈夫要打人,我丈夫说:“要是我手里有刀,你们还说我拿刀杀人呢,要是拿气管子,你们还得说我拿气管子打人!”就因为这句话,恶警真就把我家菜刀拿走,说是凶器,把我丈夫一同推上车,强行押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给我们吃的很差,玉米面窝头和猪饲料用的是一样的面。我看到丈夫在拘留所院子里被训练折磨,被抓时只穿的一双旧拖鞋,一条红衬裤,不知是谁给了他一条很短的外裤,还有一截红衬裤露在外面,而现在我看到丈夫光着脚在水泥地上接受训练……,他就因为说了一句话呀!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的写照。

13天后早上5点,乡派出所把我和另两位同修秘密送往马三家女子教养院,我被判三年劳教。在送往马三家的路上,我们一路讲真相,唱“法轮大法好”的歌,车经常走错路,恶警向路人问往马三家怎么走,我隔着玻璃大声告诉那人:“我们是大法弟子,是好人,你们别告诉他们!”那人真的就不吱声了,可是恶警被邪恶操控得非常邪恶,我大声说:“是我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我坚决不进马三家!”我和同修相互配合着不停的讲真相,另一同修一直在旁边发正念。到了马三家先去医院体检,我和赵同修身体几项都不合格,邵同修合格,被判三年劳教。望着她被送进集中营的背影,我心里很难受。如果她在拘留所里注意发正念,也许也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邵同修丈夫是下肢瘫痪,她被抓后,乡里把她家的房子出租,把她丈夫送到福利院。

恶警看到我们两个送不进去很不甘心,跟体检的医生说:“你收下吧,我们大老远来的。”我正面痛斥他们,恶警没办法,只好收场。但他们仍不甘心,回来的路上,一处处的体检,其中走到新民医院,他们又强行让我们体检,体检中发现我们还发烧,就让我们打针,我不配合,被两个恶警一个抓一个胳膊拖到打针室,我一边拼力挣扎,一边对护士说:“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修炼七年了从没打过针,吃过药,身体非常好,你如果硬要给我打,对我不好也对你不好!”那护士像被定住了似的。恶警说:“你不敢打,我来打。”其中一人骑到我身上,另一个人拽开我裤子说:“今天高低给你打!”又对护士说:“快打,快打!”那护士说:“我听你的咋的?”恶警说:“那你听谁的?”护士说:“我听护士长的,听院长的!”恶警没办法又把我推上了车。

在沈阳一家豪华饭店的大包间里,他们要了很多的饭菜,大吃起来,我们俩被迫害得坐不稳,赵同修躺在地上。恶警怕外面的人看见,一再说快关门,说:“瞧你俩躺在那儿啥玩意儿,一会儿人家拿你们当“非典”抓走,往身上浇上汽油把你们烧了!”

恶警把我们拉回当地派出所,让赵同修家人拿一万块钱取人,家人没钱由一万降到五千,由五千降到三千,把赵接走。我心想一分钱也不给他们,外甥女着急,东借西借才凑了九百块钱,说:“我只借到九百,如果你们嫌少,我就再借去,要是我借不来,也就不来取我姨了,没人管了。”恶警怕弄不到钱,赶忙假惺惺的说跟所长商量一下,说:“九百就九百吧。”我看到恶警拿到赵同修家人给的三千块钱时,那贪婪的嘴脸,兴奋的用钱打着手,“钱!……钱!……”这些恶警们对金钱的欲望已经埋没了自己的本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