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发表声明──一个曾经向610出卖灵魂者的自白

—— 迄今已有 94288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3年6月2日】

严肃声明

我是一个曾经把灵魂出卖给魔鬼610的人,在自己的怕心下,被邪恶的伪善所欺骗,配合邪恶抓捕大法弟子,在网络上肆意的破坏。持续造成无数的损失。

今后一定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情。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魏伟


我的自白

我叫魏伟,青岛人。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内,做下无数的错事,同时由于自己的执著心不去,被邪恶所操纵利用控制,成为一个网特,代号特情xxx,给家乡当地和整个网络带来相当大的破坏。回想这近一年噩梦一样的生活,自己把事情的经过都说出来。

一、相关背景

小的时候,父亲去世,母亲含辛茹苦把姐姐和我抚养长大,我和姐姐不听母亲的话,使原本不幸的家庭始终笼罩着阴影。98年初,我和姐姐同时得法,家庭变得非常和睦,不再有争吵的阴影。母亲也开始学大法。

97年,我误练附体功,被附体所控制,一天头疼3遍,失眠。面临紧张的高考,学习根本学不下去。后来学大法,身体好了,学习轻松自在,成绩蒸蒸日上。如果不是因为大法,我根本就无法考上大学。所以当时我高中所在的文科班里,先后又有5个同学得法。

99年考入大学的时候,风云突变。在学校里,我受亲戚的压力不敢公开炼功。姐姐先后两次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学校非法拘留,扣押工资;母亲的脑血栓发作,一打电话就哭我姐姐。那年的大学生活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后来我学会了上明慧网,看到大法弟子遭受的各种邪恶迫害,慢慢地我开始在网络上讲清真相。

2001年9月,不小心给一个网特打电话,结果第二天就被市公安局一处非法抓走。在公安局我不配合邪恶,从3楼上跳下,送到医院住院1个月,而后被迫休学。

2002年1月份,我的姐姐和姐夫正准备下周结婚的时候,山东省公安厅突然派人把我的姐姐和姐夫非法抓走,原因仅仅因为他们上明慧网,我也被迫在外流离失所。

2002年3月2日,因为参加法会,被山东省610下令全部非法劳教。后来我因为身体有病被保外就医。

此后,因为在网络上认识很多海内外的大法弟子,被邪恶定为公安部的重点。

二、堕落

首先,我对不起家乡当地的大法弟子。2002年6月份,我从市公安局那边跑出来,当地的弟子都严肃的告诫我学法不扎实。我当时没有从根本上认识修炼的严肃性,为自己狡辩、开脱。

事后,虽然一直在学法,甚至当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精進要旨二》背下来了。但是根本上一点也没有向内找。当时,当地弟子为我着想,想办法安排我和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弟子装订资料,我由于和他共同语言不多,反而产生了很多矛盾,自己因此想离开家乡去别的城市,被邪恶钻了空子。

就在那个时候,被邻居恶人举报,2002年8月6日晚上被派出所恶警抓走。当时自己只想开脱自己,害怕再次被劳教,配合邪恶抓捕了孙吉香、李桂芳、宋美兰。后来知道,孙吉香阿姨被非法劳教3年,李桂芳阿姨被洗脑,宋美兰阿姨因身体不好保外就医。这些阿姨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过我无私的帮助,我却为了一己之私,出卖了她们。

2002年8月8日,又将我送往市610继续洗脑。当时邪恶之徒问我,资料从哪里来的。我如实地说了:“我不知道,可能在附近,我看见另外一个弟子去拿资料时间大概是半个小时左右。”当天晚上睡觉,我梦到一个阿姨在五楼上,回头看看我,然后就跳了下去。我自己觉得很惊恐。

第二天就传来消息:刘吉明阿姨被迫害致死。我感到非常恐怖,就问陪教怎么回事(他们是派出所的保安),他们告诉我因为我提供的“资料点在附近”的线索,派出所用排查户口的办法,抓到了刘吉明,同时那里是我市当时最大的一个资料点,存放了10多万份传单。

(2002年8月20日前后,刘吉明阿姨因为绝食送到市610,我住在805房间,她住在804房间,因为刘吉明阿姨身上有疥疮并且绝食,看守所不收,只好送到610。市610又把她转送到医院……)

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了,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样的坏事,从那以后就生活在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里。

三、对网络上的破坏

2002年6月份,跑出来之后,向一个另外城市的弟子新申请的HOTMAIL信箱发邮件,带着欢喜心说自己跑出来了。没有想到我发的第一封邮件就被盗取了,那个弟子当时被当地的国安带走。

但以后,我在网吧里,又用这个信箱收集了当时网络上全部的弟子做的技术网站。当时我收集这些网站的目的是学习突破网络封锁的技术等,却没有想到成了邪恶的帮凶,引导邪恶知道了网络上太多的事情。导致其中的“新人类社区”2002年6月份就被国安监控。

那个HOTMAIL的信箱也是我的MSN即时通,因为上面又记录有大量的国内外弟子,使他们也全部被跟踪监控。那个时候,很多国内弟子在家给我发邮件,我自己虽然当时看完了都删除了,但是还是被邪恶盗取,不知道牵连了多少弟子。直到2002年10月份,某市国家安全局把它们盗取我的上百封电子邮件交给我市公安局,同时他们说我以前在QQ上聊天认识海外某某、某某,把我定为公安部的重点。

2002年8月份我被抓后,先后又向邪恶说哪些软件是大法弟子发明的;说某某网站上有很多大法弟子;说某某网是海外弟子做的,导致该网站被封锁。

2002年9月份,邪恶接到海外国安的造谣,说16大期间美国、加拿大的弟子,在台湾研究了一种比TNT炸药还要厉害10倍的炸药(编注:此类“暴力”新闻均是江泽民一伙“名誉上搞臭”政策的产品),邪恶之徒让我去网上看看怎么回事。我就用原来的MSN继续聊天,同时又利用某社区的站内短消息收集大法弟子的QQ号码,间断的上网1个多月。当时在明明知道有监控的情况下,依然和国内外的10多位大法弟子在MSN上聊天。这些聊天记录也都保存在我市公安局那里,他们在研究大法弟子在网上怎么聊天和主要交流什么。可能连JW、DF、DZ、XIEE等字眼也成了监控的关键字眼。其间我还向邪恶说某网站的版主大概是什么地方的大法弟子。

2003年1月8日,他们把我从610放出来,让我回家过年。当时在610呆了5个月的时间,对海外一些网站和一些软件有看法,没有想到有的事情是从常人的角度揭露邪恶、针对海外特定的群体办的;还有就是对明慧网上报道的一些事情和现实我接触的有些差异。出来之后,曾经在网上和别的大法弟子争论过一些事情,当时大法弟子都认为我在诋毁明慧网。后来在别人善意帮助下,我静下心来,想起来自己并不是不相信明慧网,因为以前我自己也曾经给明慧网发过很多事情和严正声明,知道明慧网的真实性;我明白了,一些消息由于邪恶的迫害与封锁,海内外报出来时有些误差是可能的。自己抵触明慧网消息的根本原因,是自己妒忌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弟子。这才是自己肮脏的真实想法。

2003年3月4日我坐车出门,车上在放录像《杀猪状元》,讲述的一个人为了荣华富贵,不惜认贼作父,把杀父仇人,认做义父,最后不得好死的录像。我的感觉真是心惊胆颤,认为就是针对我的点化,但自己还是不悟,一再为自己找借口,一错再错。

2003年3月4日到2003年5月4日之间,当时我市公安局专门向省公安厅申请专款,让我在市公安局10米远的地方租了房子,电脑上宽带网。我在这两个月期间,主要为邪恶提供的两个情报是:一是国内网上大法弟子主要集中在两个论坛上,二是造谣说海外大法弟子主要利用非典讲清真相。

当时邪恶对我的要求是:想办法和海外弟子建立联系,知道他们的动向。省公安厅的恶人曾经来找我谈话,说台湾弟子研究了一种新的干扰鑫诺卫星的设备(编注:这是610谎言)。他们让我主要想办法知道这些消息。

四、惊醒

2003年5月3日,看到了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惊,其中很多事情就是针对我这种干特务的人讲的。以前,在很多事情上自己都被邪恶所控制,干着最邪恶、肮脏的事情。在网上曾经和很多弟子进行争辩,歇斯底里,明明知道很多事情的善恶是非,每天也在看着明慧网,大法弟子的悲壮经历经常触动我麻木的心灵,但我一直不敢真正的正视自己。我也曾经设想如果面临大审判的时候我将如何面对,但始终无法用正念主导自己的主意识,没能及时走上将功补过之路。

从进610的时候,我经常做着噩梦,生活在恐怖的阴影之中。自己也遭到报应,以前身上的皮肤病全部发作,那个时候整天都不敢出门,因为稍微一走动身上就麻痒难止。

现在我已经离开了邪恶,出走了。回想自己,接触大法几年了,我一直是看别人走的路,从来不真正用法衡量一切,也从来不真正严肃地理解和对待修炼……

在离开邪恶后的日子里,一次在梦中梦到法正人间后的情景,世人对大法弟子的羡慕就象《神的传说》中的歌词一样,万民千古流唱。那种生命的震撼无以言表,而自己差一点就永远永远钉在犹大的耻辱台上。这个情景深深触动了我。

回想这些事情,我无地自容,今后一定努力把握最后的机会,努力弥补,走好最后的路。

声明人:魏伟
2003年5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