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夏宁在马三家集中营惨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21日】看到明慧网在6月3日报道的马三家三大队五分队的恶警们对大法弟子夏宁的迫害后,我们在家的功友心情感到非常沉重,并且认识到这是我们这一地区的不足,当我们的功友被邪恶迫害时,没有将功友被迫害的情况及时在国际社会上曝光有效清除邪恶。

大法弟子夏宁,辽宁省兴城市人,四十多岁,是一位朴实、善良的中年妇女,送往马三家前体重大约是一百三、四十斤,目前在马三家被折磨得只剩六、七十斤。

夏宁于2001年1月1日去北京向中央政府说一句真话,澄清政府中某些人和一些不负责任的相关机构对师父和大法的恶意攻击,并告诉政府我们的师父和大法在世上没有任何的政治目的和政治诉求,只是告诉我们炼功人,炼功能祛病健身的同时要做一个好人,以至更好的人,做一个道德高尚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民的人,仅此而已。法轮功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好功法,要求恢复师父和大法的清白,恢复炼功的自由。

然而,北京的相关部门和机构竟然不敢听来自社会底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人的一句真话,无奈夏宁只好去了天安门,向政府、向世人喊出心里的真话“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当时的北京是“善良反被暴恶欺、广场遍地恶鬼集”。夏宁被广场恶警抓捕后,被分流到X派出所,派出所的恶警为了完成遣返大法弟子的任务,对不报地址、姓名的大法弟子开始使用暴力手段,它们看到夏宁不配合它们,雇用两名身高大约在1.9米的彪形大汉(实为职业打手),先拔夏宁的头发,头发被拔掉一把,又把夏宁的棉衣强行扒掉,只剩衬衣、衬裤,摁住夏宁开始用胶皮棍、狼牙棒进行毒打,直至将夏宁的全身打成一条一条的深紫色才罢手。恶警看夏宁仍不屈服,又心生毒计,说:“你不是嘴硬吗?我用打火机烧你的嘴看你说不说。”说完真的用打火机烧嘴,并用烟头烫嘴的四周,夏宁用正念正视恶人,心中背师父的《洪吟》-《无存》,在火烧、烟烫中,夏宁的嘴边起满了大泡……。气急败坏的打手们,一看夏宁还不说出姓名和地址,便扒掉夏宁的棉衣,隔着衬衣往身上浇矿泉水,最后索性直接用脸盆往身上泼,全身湿透后,再用电风扇吹,一直冻了一宿。两个打手(彪形大汉、恶警)身穿大衣仍然冻得直哆嗦。经过六天的残酷折磨,夏宁以惊人的毅力,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绝食抗议,堂堂正正地闯出了魔窟。

回来后的夏宁,并没有被邪恶的迫害所吓倒,更加看清楚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为了使更多的人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象,清除邪恶谎言对世人的欺骗与毒害,为了更多的世人在未来的法正人间中免于被淘汰,夏宁开始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在一次面对面发真象光盘给原拘留所的干警马威(现在收容所)的老丈人时,被马威恶意举报,于2001年4月中旬被城东派出所送往马三家集中营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

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集中营,夏宁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在一次炼功时被恶警看见,它们竟丧心病狂地将夏宁捆在死人床(铁床)上长达八个月之久,现在又被关进小号。在马三家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下,夏宁原先一百三、四十斤的体重急速下降,现仅剩六、七十斤,而且迫害还在继续。

在夏宁被非法关押马三家教养院期间,夏宁原本年迈体弱多病的父母,因女儿被非法关押,精神遭受巨大的打击,又因日夜思念女儿而相继去世。就是这样邪恶的马三家竟丧尽天良也不让夏宁回家和父母见上最后一面。

世人啊,请您想想,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儿女!又有谁愿意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您也许会说,干嘛那么傻呢?其实我们并不傻,大法弟子正是用他们承受的苦难唤醒您沉睡的正义和良知,没有我们的真,您就不会看到江氏流氓集团的假,没有我们的善,就不会映射出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恶,没有我们的忍,就不会暴露出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暴。

江泽民的政治流氓集团无论在什么场合,打着所谓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着“春风化雨”的思想教育的伪善画皮,都是在掩盖着它的邪恶本质,那就是对大法弟子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的邪恶命令。这里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过去的小偷人们都恨他,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而现在的小偷是人们都怕他,看见行窃也装着没看见,怕摊事。人人都在滋养和纵容他,试问,当有一天小偷将您的救命钱偷去的时候,您会怎样呢?其实江泽民的本质就象那个人见人恨的小偷一样,今天迫害法轮功,明天就会迫害您,善良的人们啊!请您认真的想一想。

附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责任人电话:
兴城市关爱委员会(实为610改名):0429-5130621
兴城市政法委:副书记,手机:13942915342,办电:0429-5152404,宅电:0429-5154972
城东派出所电话:0429-5153306
兴城市拘留所:0429-5153336
邮编:12510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