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市恶警绑架七百余位大法弟子及非修炼人并肆意勒索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27日】从2002年4月22日起,黑龙江省鹤岗市公安局在市委书记张兴福的公安工作会议的指示下,疯狂抓捕全市的大法弟子。六天中绑架了700多人,还不包括80多个不修炼的人。其中有很多是99年7月20日之前就不修炼的,还包括家属。有个老太太95年时学了几天,只因家中有个坐垫是打坐用的,就把她非法抓进监狱,还有一个人一进到监狱就哭着说:“我只看过四讲录像带,还没有炼过功。”有的被非法抓进监狱的没等提审,教养通知就下来了。有个叫韩秀英的以前炼了几天功又改信基督教了,这次也被绑架来了,同样不能幸免。李丽华从来没有炼过功(只看过书),因其同学丁凤莲被恶警追得到处躲,想在李丽华家躲几天,身上背着大法书刚进屋,包还没放下,恶警就跟进来,丁凤莲连同李丽华一同被绑架了。这些人全部被非法判劳教了,而且被送到外地各劳教所和教养院,哈尔滨戒毒所目前已经人满为患,都不接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了。第二看守所投到外地各劳教所和教养院,还要给这些地方送礼,才能把人送走的。因为第二看守所条件太恶劣,有8个女大法弟子的家人托人送礼才将自己的亲人送到了其他条件比较好的劳教所和教养院,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奇闻啊!

由省“610”头子张金峰出面送到哈尔滨戒毒所的一部分人中,有30多个老太太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就给退回来了。这里有20多个不炼功的,没被绑架之前就不炼了,这次退回来前,还得违心的表态。女管教吴艳飞和张福宏所长骗她们说:“回到鹤岗就放人。”可是一直到2002年12月20日才从第二看守所放回家10个人,而且是被迫表态放弃修炼的。张兴福在第二看守所会议室内叫嚷着:“我们鹤岗市在转化的工作上取得了很大成绩,在全省第一,全国第一!”其实,20日那天放的10个人都是那些当初就不炼功的。

12月,牛淑芹(也是所谓“被转化”的)的孩子托人接见告诉她:“快放人了,我已经花了1万5千元了。”这些不炼功的家属都不同程度地花了很多钱和送礼,她们才被所谓的“保外就医”。

有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刘金英,她儿子也托人来接见,见到她说:“妈,快说不炼了,说不炼了就放人,我都托好人了、花了1万多元了。”不法之徒就是利用这种方式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

鹤岗市东山区的张淑霞、王忠清、孙云杰是2000年被非法判劳教的。2001年7月,释放时已经是被所谓“转化”的。这次4月20日又给绑架进来了,他们是曾经背叛大法了,而且在监室里还帮助恶警迫害其他坚定的大法弟子,但是即使这样,他们不但没被放,还给批捕了,实际是为了凑数给张兴福争第一的。将2000年之前非法教养的移到2002年的名单上,许多人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春节的前几天,才将剩下的所谓“被转化”的放出去,而至今,那些抓进监狱之前就不炼的,有的根本就没有炼过的,还在各地劳教所,教养院干着重体力活,每个男劳动力每月1000元,女劳动力每月800元全部为第二看守所创收。

这就是鹤岗市“转化”全国第一的幕后真相。

在这期间,公安部来人,第二看守所将不炼的说成是炼的,从而向公安部要经费,向国家要钱。女管教吴艳飞为了稳住那些不炼功老人们的心,撒谎说:“公安部为不炼法轮功的事情来的,来解决问题来了,谁有心理话可以跟他们讲,有冤诉冤,到时候我来安排你们和公安部的人谈话。”用这些话来稳老人们的心。结果公安部人走了,这些人才明白过来自己上当了,第二看守所是财也发了,“名”也出了。

被所谓“转化”好了的老太太们放回家时,每人还要交给第二看守所3000元的伙食费,第二看守所真是“名利双收”,张兴福不仅捞到了金钱、“荣誉”、而且还捞到了政治资本。

2002年4月22日起,鹤岗市公安局在市委书记张兴福所开的公安工作会议的指示下,疯狂抓捕全市大法弟子,每个片警还给了4-5个指标。2002年4月21日深夜,疯狂的恶警砸门撬锁,翻墙和跳板杖子,骗开门,进屋就翻,不论在谁家见钱就抢走,连股票也拿走,说是当经费,小孩的卡通碟硬说是法轮功光碟,给搜走了。恶人将王风杰家炕洞都给扒了,有的家什么都没有搜到,就连唬带骗说到派出所谈个材料就回来,结果法轮功学员全被送进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两个看守所装满了大法弟子。人没有睡觉的地方,只能坐着睡觉。全市公安局六天共绑架700多大法弟子,还不包括大法弟子的家属和抓错的。事后有几个给大法弟子搜身的刑事犯说:“那几天给炼法轮功的搜身手都累木了。”还有30多个早已经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人也抓来了。

5月份在第二看守所中,为了不让大法弟子们睡觉,女恶警吴艳飞说:“抓几个典型,谁闭上眼睛,就是炼法轮功呢。”14监号的女大法弟子立掌发正念被管教知道后,在所长李树林指使下给大法弟子戴上支撑棍,第二看守所的支撑棍不够用,所长李树林亲自开车把全市拘留所和第一看守所的支撑棍全拿来了,还不够用,所长李树林又去买手铐,将这些大法弟子的双手与支撑棍铐在一起。14监号的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第二天,13监号的女大法弟子发正念,所长李树林气急败坏的又去买铁管,做了几十个支撑棍,又去佳木斯借来手捧子(三个环的),就这样50多个女大法弟子,不分老少都被戴上支撑棍和手捧子,手铐脚镣,不分昼夜坐在地上,不让睡觉,由卖淫的女犯们和其它刑事犯看着。邪恶管教又对这些女犯们训话:“看着这些炼法轮功的,不许炼法轮功的睡觉。”发现有睡觉的就给这些女犯也戴上支撑棍,而且还承诺给监视法轮功学员有功的提前释放或减刑。在所长李树林、副所长游杰和女管教吴艳飞的淫威下,这些女犯们肆无忌惮,用各种方式折磨迫害大法弟子,看见谁闭眼睛就往脸上浇冷水,抓住大法弟子的头打嘴巴子,给其戴上支撑棍,(支撑棍长1.2米)因为双手被铐在支撑棍上,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全靠别人帮助,一个监房40多人,有25人戴着支撑棍,坐在冷水的地上,为了减少麻烦,她们每天减少进食进水。有个叫安玉霞正赶上来月经,每天夜里冷风都吹在她的湿衣服和裤子上,身体象被虫子咬了一样难受,在身体承受不住的情况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才把支撑棍卸下来。这些女犯们不分白天黑夜,只要看见谁闭眼睛,就往脸上浇冷水,大法弟子们的衣服和裤子总是湿淋淋的,坐的地上都是水,有的身体十多天就开始溃烂。一个有善心的干警一天晚上把铐子给松了松,把包袱放在地上,让她们靠着休息一下,由于几天没有合眼,大家很快就都睡着了。因为手铐松了手就可以拿出来了,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了头上,这时被夜里来巡视的所长李树林在监控器看见了(2002年2月第二看守所在每个监房都安上了两个监控器,监控器的镜头连厕所都尽收眼底,有道德败坏的干警故意将厕所位置放大,更是一览无余),当时所长李树林气势汹汹带着值班的恶警们,手里拿着皮管子(一寸粗)冲进女监房,抽打已经熟睡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被抽得浑身青紫,直到第十七天,最后一个支撑棍才被卸下来。

5月份的那些天里,在第二看守所院里,惨叫声连天,全市各个派出所,分局都在提审大法弟子,上百名大法弟子,不论年龄大小,都要遭受到各种酷刑逼供,让监狱里的犯人们都提心吊胆,各个心惊肉跳的。

大法弟子陈明珍是鹤岗市兴安台的,儿子是警察,为避免包庇之过,她儿子将她送到第二看守所,陈明珍在第二看守所被迫害得有点神志不清,有时“啊、啊”的喊叫,被副所长游杰用皮管子抽了30下,后背当时全紫了,又给其戴上了支撑棍,让她坐地上,不许躺下,不让睡觉,闭上眼睛就浇冷水,20多天后,陈明珍臀部就溃烂了,医生给她换药时,看见她臀部已烂成两个大洞,医生当时的泪水就流下来了,站在医疗的角度上,医生一再请求看守所把陈明珍的支撑棍卸下来,陈明珍有点神志不清,好多天不能穿裤子,臀部在外裸露。直到6月末送到哈尔滨时,臀部的两个脓塞子才掉下来,留下了两个大坑。

大法弟子郝淑贤,59岁,是鹤岗市工农区的,4月20日,片警宠维峰和所长张成清与另外两个恶警,在郝家翻了4、5个小时,连煤棚子也翻了,结果什么也没翻到,在这期间,郝淑贤不离他们左右,知道他们最能栽赃陷害了。但在郝淑贤没有留神时,他们拿出塑料袋,说是在连煤棚子翻的。郝淑贤说:“没有。”他们将郝淑贤非法送进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们强迫郝淑贤“坐铁椅子”、“上绳”——用细绳勒胳膊向两侧拽,恶所长用皮鞋踢郝淑贤的小腿,打嘴巴子,边打边问郝淑贤资料是谁给的,郝和谁联系,郝淑贤拒绝回答,一直打了一个多小时,在被打得坚持不住时,郝淑贤喊了一声“师父”,就昏过去了。这时恶警才住手。

郝淑贤被架回监房后,右手被捆得不自主地振颤,两个月后,才能自理。

大法弟子张艳,55岁,是鹤岗市兴安台的,被恶警吊起来毒打,双手被戴上手铐后恶警往其双手上猛踩,手都被踩肿了。

大法弟子丁凤莲是鹤岗市东山区的,被恶警非法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后,在审讯室被剥去衣服毒打了一夜,第一次审讯是走着去的,回来时是抬回来的。回来后不能动只能躺着。第二次审讯是抬去的,又被毒打一顿抬回来。

大法弟子赵玉玲是鹤岗市向阳区的,被向阳公安分局的恶警察剥去衣服(只穿胸罩和内裤),被侮辱和毒打几个小时。后来,恶警还用报纸将审讯室的玻璃挡上,打了她一夜,并威胁她不许往外说。

大法弟子谭延军是鹤岗市工农区的,曾遭到严刑逼供,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说:“你不说我就把你206块骨头一块一块的查着打,上面说:‘打死有名额,打不死留口气就行。’”谭延军被打昏后,在工农公安分局自己填的询问材料上给其按手印。谭延军被迫害得耳膜已经穿孔,又被打出心脏病(有鉴定)。

大法弟子曲杰,57岁,家住鹤岗市工农区。被工农公安分局绑架,在工农公安分局,被副局长李树江刑讯逼供,并叫嚣着:“你知道老张头吧,死了又怎样,死了白死,上头有人给担着。”

大法弟子司尚云,55岁,家住鹤岗市工农区。被非法抓到第二看守所,由于心脏病犯了被送进医院。在医院司尚云的双脚被锁在病床的一个床头,双手戴着手铐被锁在另一个床头,不能活动。

大法弟子黄诗生是鹤岗市工农区的。被绑架到看守所审讯时,他被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用电线把手捆到背后,吊在暖气管上,李对其进行毒打逼供。现在手腕还留着伤痕。

在监狱还有这样一幕:毒打女大法弟子的恶警说,“你是刘胡兰,我们是伪军。”

大法弟子姜鹤军,50岁,是一条褪的残疾人。被恶警抓来后,被非法判了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每次大小便都需要人搀扶,家人来每次都听得见哭声。

大法弟子王秀芝,59岁。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时,体重160多斤,面色红润,到看守所一个月后开始吐血;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并送到哈尔滨戒毒所。因在哈尔滨体检不合格,又被送回到了第二看守所。第二看守所想“转化”她,拒绝放人。在看守所,王几乎天天吐血,胃黏膜都吐出来了,体重下降了50多斤,看守所带她去医院检查,做胃镜,检查结果是胃黏膜全部脱落,多处出血,大便紫色,十二指肠全部溃疡,看守所让其住院,拒绝放人。

大法弟子谭国义的女儿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劳教。之后,不法恶人又把谭国义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因检查后,发现其有病,看守所不收,恶警答应给看守所交钱,就这样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

大法弟子藏风芝,69岁。4月20日被劫持,被非法判劳教2年。现已经骨瘦如柴,被送进医院时,已经不能行走。

大法弟子邢淑清,70岁。刚进监狱时,走路生风,现在腿脚都已不听使唤。

大法弟子姜允敬被兴山公安分局劫持。经保队队长信德军带领分局的几名恶警对姜进行毒打(用打张景亮的招)。用他们的话讲:“206块骨头一块一块用手搂,用手按肋骨之间的肋神经,”一夜之间就折磨不成人形了,之后又把姜允敬吊在高处水管子上进行迫害。因为姜允敬拒绝按手印,信德军指使喝得两眼通红的恶警踩姜的手。姜允敬的手都被踩烂了,姜被折磨得5天5夜没吃没睡,后送进监房,又给其戴上脚镣,长达3个月。姜允敬进行绝食抗议,几天后才将脚镣给拿下去。

现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有20多名老太太,均被教养2至3年。最大的71岁,其中有10多人被投到外地又给退回来了。容纳20多人的监房挤了40多人,最多时挤45人,人多得立身睡觉,全睡满了。一天吃三顿饭,有两顿是窝头,有的老太太没有牙,吃东西很费事。看守所一两大酱和点盐水卖5元钱,一个榨菜卖5元,几角钱的醋卖5元,一袋豆粉20元,奶粉20元,一箱方便面50元,就这些东西不高兴还不卖;这些老人由于长期被非法关押,严重缺乏营养。看守所不让家属送吃的,从2002年4月20日进来,一直没有见到家人,直到11月下旬,有六个老人绝食六天,主管看守所的张春青副局长来了,大法弟子提出要与家人见面,从12月初才被允许和其他犯人一样,正常接见家人。20多个老人普遍血压都在240~170之间,所长和管教找来家属,让家属保证:出现一切生命危险后果自己负责,第二看守所不负任何责任。并让家属签字。这些老人日渐消瘦,有的吃的很少,瘦成皮包骨了,看守所就是不放人,就这样煎熬着这些老人们。

大法弟子杜桂杰在2002年1月在单位向人讲清真相时,被单位(市人民医院)送到派出所,被非法判劳教2年。同年3月,在第二看守所出现严重贫血,生命垂危,看守所将杜桂杰送到医院抢救,并主动给办取保候审。要求家属作保人,在身边看护的姐姐杜桂华给签了字。4月20日,鹤岗大规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杜桂杰知道后被迫流离失所,在外租房子住。9月初,在出租房屋内,被非法闯入的恶警强行绑架;因杜桂华是杜桂杰的担保人,也被劫持,非法拘留了15天,理由是“包庇”妹妹,明明是派出所强迫家属签的字,用恶警们的强盗逻辑,受害人反倒成了“包庇”。杜桂华被放回后,手机一直被市局刑警队非法监控。第二看守所又设了圈套,让杜桂杰往出打电话,电话通后,杜桂华没出5分钟就被恶警劫持,并到其家中搜查。只搜到一本真相小册子,杜桂华就被带到第一看守所,恶警们把会议变成刑房,毒打杜桂华,并用细绳勒胳膊四次,让她承认修炼法轮功。杜桂华否认,第二天又把杜桂华吊起来进行拷打,杜桂华实在承受不住了,被迫承认自己修炼法轮功才把她放下来,写了材料。这些恶警们这才满意地走了。杜桂华家中被翻得乱七八糟,全家维持生活的服装店被迫停业了,孩子和丈夫陷入困境,家中72岁的父母终日以泪洗面。

在鹤岗,有多少家庭被逼得妻离子散,又有多少孩子父母被抓无人照顾,是谁在祸国殃民,谁在残害百姓啊?

现正告鹤岗所有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员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你们的暴行,善恶有报是天理,江××马上被推上审判台了,如果你们还执迷不悟,那么你们也逃不脱历史的审判,到时候悔之晚矣。要知道除了人间法律外,迫害大法的恶人还要遭到天理的严惩。

鹤岗市恶人榜:张兴福 任锐忱 张春清 金龙锡 李树江 还有各个分局和“610”歹徒、第一看守所、
第二看守所: 李树林 吴艳飞 游杰;

电话(鹤岗市公安局区号是0468)

局长室 3340126 副局长室 3353909 3342233 3340257 3344591
政治处主任 3357799 工会主席3340908 居民身份证办公室 3348473
刑警支队支队长 3349216 防暴支队 3350206 自行车管理所 3431610
收容审查站 3343362 警犬工作站 3384380

工农公安分局
局长室3423113 副局长室 3422575 政委3450508 办公室3423115
治安科 3418558 法制科 3415757 刑警队 3419118 3423798
防暴大队 3436110 团结路派出所 3422137 文化路派出所 3342066
红旗路派出所3343833 站前治安派出所3228668 湖滨派出所3422149
新南路派出所3345008 解放路派出所3438386

向阳公安分局
局长室 3224647 副局长室3222336 3237544 办公室3220860 经保科 3236493
法制科3236049 治安科 3222066 刑技大队3283234 防暴大队3230110
北山派出所 3221018 光明派出所3224860 3225557 红军派出所3224678
南翼派出所3284854 胜利派出所3222544

南山公安分局
局长室 3333777 副局长室3333977 政委办3336888 政治处3332110
经保科3333969 刑警队3332118 3333987 3333388 防暴大队3344110
六号派出所3336476 富力派出所3383661 铁东派出所 3308555
铁西派出所 3305108 麓林山派出所 3383768

东山公安分局
局长室3567777 副局长室3563700 报警电话3569110
东山派出所 3532194 三街派出所3533711 新一派出所3562888
东方红派出所3564732 工人村派出所3572787 蔬园乡派出所3431587
新华镇派出所3682215 红旗乡派出所3623523
兴山公安分局 3529930 3529970
沟北派出所3523430 沟南派出所3529110 岭南派出所3523232

兴安公安分局
局长室 3621601 3621718 政工科3626991 刑警队大队长室3622854 3628110
值班室3622110 刑警队3702110 3621580 刑警队办公室3621662 经侦科 3623110 峻德路派出所3702084
新建路派出所3623183 兴安路派出所3621774 兴长路派出所3621546 河东路派出所3601333

鹤东分局
局长室3220087 政委室3226121 办公室3222195 刑警大队323331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